專訪 Fion Leung:做義工不是要拯救世界,而是從細微處改變生活,令世界更美好。
BAZAAR at Work

專訪 Fion Leung:做義工不是要拯救世界,而是從細微處改變生活,令世界更美好。

說起做善事,香港人一向為善不甘後人,每當有捐款、震災等從來義不容辭。但說到做義工,雖然不乏願意身體力行的人,但實際人數並不多。畢竟香港人以忙碌見稱,說繁忙的工作及生活是原因或藉口都好。而其實做義工,除了一般認知的派飯、賣旗、清潔沙灘等付出勞力外,更可以利用自己的技能幫助別人。技能義工在國外已很普及,但在香港仍有很大的發展空間。Fion Leung 於 8 年前與友人以業餘性質成立 Time Auction,一個讓人累積義工時數換取特別體驗的平台,後來再於 5 年前正式成為註冊慈善機構,致力鼓勵更多人以不同的技能幫助社會上更多有需要的人,發揮影響力。

誤打誤撞成立 Time Auction

誤打誤撞成立 Time Auction

Fion 在大學修讀 Business Adminstration,畢業後跟很多人一樣,加入銀行這些前景比較樂觀的行業。 但她心底裏其實不太喜歡銀行的工作,而是想做一些自己真正喜歡的事。「那時跟朋友誤打誤撞成立了一個業餘的計劃 Time Auction,以義工時數換取體驗。 因我們覺得學習機會很難得,如果想參與由專業人士進行的分享,就 要有付出,故此想到可以用義工 時數去換取。」 首兩年半他們主要邀請社會不同界別的人士捐贈聚餐,當中有做 生意、慈善或金融而又很成功的人士,任何人累積達 10 小 時義工時數就可 以參與。 Time Auction的主要理念是鼓勵多些 人做義工,讓大家在過程中可以 多學習及增值自 己。機構成立至今已有 8 年, Fion解釋:「我們現在的工作主要有兩方面, 其一是 incentive programme, 以前多是兌換午餐或晚餐聚會, 現在多了很多選擇,如瑜伽班、 沖咖啡,或是參觀嘉道理農場 等,是一些有錢也買不到的 behind the scene 活動, 希望可以為義工帶來各方面的增值機會。」

3 年來他們舉辦了很多這類活動,參與的多是 20 至 40 歲的在職人士,有着很多不同的技能。「這數年認識了很多不同的 NGO,他們最需要的就是技能義工。」很多小型 NGO 缺乏資金,所以很需要有人在 marketing、設計或翻譯方面提供幫助,Fion 遂於 3 年前展開了一個新項 目,就是為其他 NGO 尋找具備不同技能的義工,現時平台正支持香港 500 多個 NGO 的工作。 至於為甚麼最初的概念是以義工工時兌換跟專業 人士飯敘?Fion 解釋年輕人剛出社會工作,最困難是找到一份喜愛的工作而又做得成功。「剛開始時主要找提供飯敘的專業人士,不是看他們賺多少錢或有多成功,而是對工作抱有多大熱誠而又做得出色,很想 他們分享心路歷程。因為整個飯敘不會錄影,他們都很自在的分享很多平日或許不會在其他場合說的事情及感受。」 多年來他們曾邀請近 500 位講 者,大部分都很 樂意分享自己的經歷去幫助年輕 人,或是很想知道現在的年輕人想些甚麼,畢竟他們年輕時也曾感到迷惘。

以義工工時兌換體驗

以義工工時兌換體驗

過去 Time Auction 曾邀得前財爺曾俊華、 梁錦松及鄭秀 文、森美等名人參與聚餐,他們 也很享受整個經歷,完成分享後更樂於介紹朋友來參與。Fion 透露每次飯敘前, 也會將參與義工的一些資料跟講者分享。當中有 些大忙人,竟會預先將所有義工的資料記下,交流時更了解每一 位參加者,這些很細微的事情都令 Fion 很感動。當大 家會以為有些成功人士應該遙不可及,但事實並非如 此。「有位成功人士你以為他一定由小到大都很進取,但原來小時候每當要排隊,他都會讓人排他前面,表現『佛系』。原來只要遇到自己喜歡的事,你自然會努力爭取。」這對於義工們很有啟發性,讓他們知道原來自己也有機會達至成功,最重要是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香港有很多不同的慈善機構一向有招募義工,但一般多是派飯、賣旗、清潔沙灘等活動,但 Fion 覺得傳統做義工的方式跟技能義工同樣重要。她第一次做義工是以前在大公司與同事一起清潔沙灘,她記得當時面對排山倒海的垃圾,內心很激動,於是立即去購買一隻環保咖啡杯, 並提醒自己不要再使用塑膠飲管。「做義工是一個在真實世界的教育,你可以真正看到問題所在。到後來你或許沒有時間去清潔沙灘,可以繼續以其他方式幫忙,例如捐款。」Fion 認為其他平台一直鼓勵大家做比較傳統的義工,但當知道問題所在,想深一層就能夠思考下一步可以怎樣幫忙。而技能義工就是下一步,如怎樣幫忙環保團體,令他們有更多人認識,他們的團隊就有機會可以做得更好。

Spread The Word
這些義工的得着除了在我們平台換取想要的體驗外,更重要是利用技能義工的經驗去轉型......不但可以令自己的履歷更豐富,甚至 可以成功轉型。

Time Auction 的理念跟傳統的義工平台不同,主要針對 20 至 40 歲、有自己的職業、及有心想幫社會出一份力 的人。以技能義工來說 Time Auction 在香港算是比較大規模,他們更是唯一一個以時數換取獎勵的平台。「據統 計,香港人做義工比新加坡少一倍。香港大學曾就此進行研究,顯示很多人指出不知道在哪裏可以做。而使用我們平台的義工,是希望獲得學習及參加不同工作坊的機 會,發現原來做義工也可以增值自己。」Fion 笑說很多人一開始也會說:我沒有技能!但其實微小如做mentorship 幫助劏房戶的小朋友或是一些翻譯工作亦有它的價值。 Time Auction 網頁上有清楚列明所需義工種類及可兌換的經驗,大家只需根據自己的技能填寫清楚,每星期就會收 到技能配對的義工工作。

有些義工一年內在 Time Auction 平台累積了 100 多個時數,甚至疫情時邊工作邊參與。有些因失業未必能在金錢上幫忙,就轉而以自己的技能盡力幫忙,這都令 Fion 很感動。疫情也令技能義工的參與度更高,很多人在家又不想每天看 Netflix,於是想做些有意義的事情。當時 Time Auction 大概 90% 的義工 project 都在網上進行。「這些義工的得着除了在我們平台換取想要的體驗外,更重要是利用技能義工的經驗去轉型。因為疫情時可能很多行業消失 了,不少人轉而學習digital marketing,以這個技能幫助 慈善機構做project,不但可以令自己的履歷更豐富,甚至 可以成功轉型。」

做義工都會上癮

做義工都會上癮

Time Auction 與超過 500 個 NGO 合作,當中絕大部分都是小至中型甚至草根基層。「有一半以上的機構只有 5 個以下的員工,每年資金只有 1、200萬,所以我們主要針對這些小型 NGO,可能在網頁設計上小小的幫助,對 於他們已是很大的幫忙。」他們有些跟着 Time Auction一 起成長,例如幫助露宿者的 ImpactHK,他們在平台找到一位設計師幫他們做設計,由最初只有一位員工加一班義 工,到現在有 50 多位長工,成長得很快。又例如現在有 些機構需要 sales force,義工也可以幫助他們整理 data, 這對於他們來說很重要。

Fion覺得現在社會大眾對做義工的態度已變得積極,而且做義工的人很多時會想進一步,以自己的能力為社會帶來多點影響,他們就是想集合更多這些人。 「其實義工有點像做運動,一旦開始了就會有點上癮。 我看到有些人做了一次後就不斷參與,當然這是我們樂 見的事。畢竟技能義工概念在香港比較新,我們過去 兩年半大概為差不多 500 個機構聯繫超過 11,000 人做義 工,進行差不多1,800 至 1,900 個 projects,這些人絕大 部分沒有做過技能義工,增長率不錯,但我們最終仍然 希望引起更多社會大眾的關注。」她指出去年他們跟時 裝品牌 Ports 有一個跟 Mirror 成員 Anson Kong 及 Ian Chan 一起乘搭直升機的體驗,可以義工時數兌換,結果突然 很多人詢問可以在哪裏報名。「最重要的是作為小型機 構要經常思考怎樣透過跟其他機構合作,喚起更多人關注及行動。」

Spread The Word
做義工的心態不是要拯救世界,而是從生活的細微處着眼,逐步逐步去改變,令世界更美好。

其實義工服務於社會以至全世界都存在一定的意義,在自己能應付的能力範圍為別人提供幫助,社會某程度上也變得更和諧。 Fion指出:「如果退 一步看,你可能會覺得 社會上很多問題應由政府、政治官員或是公司去處理,但所需時間很長。而義工角色其實很重要,你不需要等別人去解決,比較彈性而 又可以即時解決些問 題。」例如剛才提過的 ImpactHK,他們每天幫 無家者或有需要的人提供 3,000 位義工,剛開始 時只是由一位老師帶領 一些義工為露宿者派送 物資,到現在已發展為 一間慈善機構為露宿者 提供服務。露宿者也由 最初接受他們的物資, 繼而信任他們,再到中 心尋求進一步的支援, 如找工作或重建一個家,這麼漫長的旅程都是依靠一些很有心的義工,而不是單靠金錢就可以做到的,當中的出發 點很不同,影響力可以很大。一般人會想露宿者問題應靠 政府或政策去處理,但事實證明原來由義工發起的 NGO 也可以真正提供幫忙。 對於 Time Auction 及義工服務的展望,Fion 首先希望 多些人認識技能義工的重要性。「做義工的心態不是要拯救世界,而是從生活的細微處着眼,逐步逐步去改變生 活,令世界更美好。」

HOT OFFER
要想得比別人更前

要想得比別人更前

當初轉型為初創機構的創辦人,Fion 認為最大的轉變是要習慣沒有人告訴她當天要做甚麼。「現在機構或團隊下一步要走到哪裏是最需要預想的,這對於剛開始創業的我是很新鮮的。原來作為一位企業家,一定要想好下一步,例如最理想的是做到甚麼成績,然後倒轉思考由現在開始要做的每一步,怎樣才可達致預想的目標,很慶幸我身邊有很多 mentors 提供意見。」現在團隊人多了,能提供更多幫忙,讓 Fion 可以更努力想像下一步要怎樣做。另一方面,Fion 覺得領導者其實要服務很多人,包括明白每位同事的需要,令他們工作得開心及容易獲得成功。「領導者也是把關的人,要思考怎樣令機構不停增長,才有空間讓人發展。」Fion 很鼓勵員工作嘗試,就 算失敗了也完全不是問題,這個心態很重要。 如做技能義工就是其中 一個考驗,他們發現參 加的義工大多是大學生或在職專業人士,就想 是否能幫助其他 NGO找 到更多技能義工。於是 他們每星期在 instagram 上載 4 個 projects,報告哪些機構想找甚麼技能 義工。結果 3 個月已有 300 多人回應,證明原 來有很多人有興趣。這個證明也令 Time Auction 進而更順利籌得更多資金,如得到太古基金贊助。Fion  認為這些小試驗對他們來說很重要, 畢竟得到更多贊助,他們可以有更多資金去做更多事情。

令社會多一點溫暖

令社會多一點溫暖

Fion 指出慈善機構一般比較多女性,其中一個原因可能很多人以為做慈善不能賺很多錢,而傳統上男士要養家,所以相對上比較少男性做慈善。「但其實做慈善機構也是打工而不是做義工, 薪酬也會跟上標準。」對於有意投身社會義工服務的年輕 人,Fion 認為很重要的是做慈善要做一些全心全意相信的 事情,一定要知道自己在做甚麼及為甚麼而做,否則很容易失去目標。另外也要趁年輕多作嘗試,去做一些自己真 正喜歡的工作,因為一旦在一間公司待久了,就不會那麼 容易放棄由經驗及時間換來的職位及薪金,只有年輕時才 可放膽去作新嘗試。只要開始做得好,往後機會可能會自 動找上你。 訪問期間知道原來 Time Auction 首兩年的花費只用了 1,000元,用於租用網址及學校傳單,而飯敘地點及費用都由義工們分擔,或是由參與的講者付出,一班有心人錢 又出力,為的就是令社會多一點溫暖。現時 Time Auction 已上軌道,規劃與規模已不可同日而喻,而這些成長的過程亦成就了現在的成熟,其實很珍貴。.

Co-ordination by Mike Lai;Photography by Vincent Ma;Design by Yann
EXPLORE MORE
訂閱 Harper's BAZAAR 電子報了解更多生活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