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Claudia Sin:做任何事也好,尤其要做重要決定時, 都要以興趣行先。
BAZAAR at Work Interview

專訪 Claudia Sin:做任何事也好,尤其要做重要決定時, 都要以興趣行先。

疫情歷時 3 年多,至今情況仍未算太穩定,但不少行業已逐步恢復運作。雖然大家已適應或接受了所謂的 new normal,但畢竟仍渴望生活可以重回正軌,或是重新建立因疫情而打亂的生活節奏。疫情對各行各業的打擊有目共睹,失業、結業潮令各界人心惶惶,但在逆境中掙扎求存,正是香港人的特色。疫情前與丈夫一同於港龍航空任職機師的冼嘉寶 (Claudia Sin),因公司結業而雙雙失業,但她沒有氣餒,而是借助繪畫減壓,偶然下她優秀的作品得到大眾賞識,開展了另一項興趣。對她而言,興趣是主導人生各種選擇的重要因素。

機會只留給有準備的人

機會只留給有準備的人

飛機師可說是其中一種夢寐以求的職業吧。試想在萬呎高空駕駛着飛機翱翔天際,各種大自然景色盡收眼底,自豪之餘也有着一份感動。在不少電影、電視劇薰陶下,飛機師有型、瀟灑的造型及過人的生活品味,或多或少也讓不少人對這份工作存在憧憬。現 職國泰飛機師的 Claudia,自言成為飛機師的確是小時候的志願。「當時中三要選科,大人一定會問『你們長大後想做甚麼?』那時剛巧在報紙看到一位女飛機師的報道,才知道有這個職業,覺得很有趣,於是就選了理科。後來大學時真正深入了解這個行業,於是下定決心要做這份工作。」Claudia 在科大選修土木工程,並參加航空青年團及成功考取獎學金,於大學二年級暑假到澳澳洲修讀短期飛行課程,對這個行業認識加深,遂在畢業後報考航空公司的 Cadet Pilot Programme。想要成為一位飛機師,不是單單說是夢想就可以,一定要做很多準備功夫。Claudia 認為如果有心知道關於這行更多的資料,只要上網搜尋就可以了。而且也要把握機會參觀多些相關活動、考取獎學金等好好裝備自己,於面試時也能讓考官知道你真的對這個行業很感興趣及有一定認知,而不只是發白日夢。

能夠成為飛機師,做了夢想中的工作逾 10 年, 飛行對於 Claudia 有怎樣的意義?她指以前聽不少人說,若把你的興趣成你的職業,有一天你可能會覺得沉悶,因為「做邊行厭邊行」。最初她也會有這種想法,起初數年每天上班下班,也覺得有些疲倦,但直至 2015 年有了第一個小朋友,由於懷孕後不可以飛行,轉為於辦公室上班,沉悶的上班生活,反而讓她 認清自己當機師的熱情。「最初轉職那兩個月,我常 夢見自己上班要去飛,但總是發生很多情況讓我不能趕上飛機。那刻我才知道,原來我真的很熱愛飛行。」2019 年 Claudia 懷了第二個小朋友,又從機師位置退了下來,緊接而來的疫情,讓她整整 3 年沒有飛 行,直至最近才復飛。她自言感覺很興奮,重拾 10 多年前受訓完成剛開始飛行的感覺。

女性擅於溝通更有優勢

女性擅於溝通更有優勢

當了飛機師多年,除了享受在空中翱翔的感覺,相信一定有不少難忘 事情。Claudia 淡然表示難忘的事多與 天氣有關,如遇上颱風,有時情況也頗緊張。如數年前香港遇上黑雨,有 一架中國東方航空民航機降落時滑出 跑道。當時她正從檳城飛返香港,而 起飛前已知道香港的天氣惡劣,所以額外入了很多油, 但到香港空域時, 惡劣天氣已造成大概半小時的延誤。 「記得那時突然聽到空中控制員好像很緊張,並說香港機場只有一條跑道可使用,那時我們知道一定發生了事故。後來知道有一條跑道封閉,於是我們立即決定轉飛深圳。」每遇到這種情況,做決定的都是機師,控制員只負責給予資訊。Claudia 回憶那時其實可以繼續等待降落,但估計要再延誤多半小時。 「我們考慮了實際情況,當時只剩一條跑道,天氣狀況又差,若再發生甚麼事會沒有後備選擇。如再遲些才決定轉飛其他地方,就會需要排於其他飛機之後, 有可能到時深圳機場已滿,我們就要再轉飛其他地方。」所以跟機組人員溝通後,她跟機長當機立斷, 決定轉飛其他機場。這種情況很常見,而公司在安全情況下也會盡力維持航班運作,避免影響乘客行程。

飛機師看似是比較以男性為主的工作,但近年已有不少女性加入。Claudia 透露,10多年前真的比較少女性申請成為機師,但現在已普及得多。最初入行 時,大概 400 個機師中只有6 個女性。到港龍航空結業時,500 個機師中大概有 30 位女性,而現在國泰航空有大概一成的女性機師。她續指:「我認為女性本身的溝通技巧比男性好,在這方面會較有優勢。其實飛機師就如一位 manager,除了駕駛航班,還要跟公司、機組人員等合作,每次飛行也要跟各單位保持良好溝通,尤其發生突發事情時更甚,要綜合各種狀況才能下正確的決定,所以良好的溝通相當重要。」至 於女性在這個行業中的機會跟待遇,Claudia 認為男性跟女性沒多大差別,因為這份工作不是對體能要求很高,只要符合民航處的體格要求就可以。他們的晉升也是以經驗、飛行時數或公司的人手安排作為考慮因素,不會以性別作考量。

工作上的滿足感

工作上的滿足感

問到 Claudia 目前為止事業上給予她最大的滿足感,她笑說能當上飛機師的人,或多或少一定喜歡操控機械,她跟身邊的同事都是這樣。如他們工餘時間都喜歡駕車、賽車等。「我們這類人最大的滿足感是可以操控一架飛機,令它做到在我們的操控範圍內想要做到的飛行。例如我們每次降落時哪個角度最完美、怎樣才能最省油或最順暢⋯⋯可能在乘客角度不會覺得有甚麼分別,只有機師自己知道,但卻讓我們有很大滿足感。」至於當機師另一吸引之處,就是以另一角度看原與別不同的風景。Claudia 笑說自從當了飛機師後,去旅行時每當別人說要去山頂看日出,或是到哪裏看夜景,她都不大感興趣,因為沒有地方比在飛機上看到的更美。「最美的景色早在機艙盡收眼底,如日出、 日落、流星雨、北極光,或是在雷雨雲附近飛過,那個 180 度及看到水平線的位置,大自然各種難得的美景都一目了然,真的很美很美。」面對着眼前的美景,單是想像已覺感動,相信這也是當飛機師一個很主要的吸引之處吧。

以繪畫來減壓闖出另一番事業

以繪畫減壓闖出另一番事業

Claudia 與丈夫同為飛機師,疫情前同樣受聘於港 龍航空,一同實現飛行的夢想,本應很快樂、滿足, 但疫情令公司結業,一下子雙雙失業,或多或少也造成一定的打擊。Claudia 在公司工作多年,難免感到傷 心。而且當時她懷上第二個小朋友,而丈夫剛升了機長。「平日一班飛機是一個機長加一個副機長飛行, 之前我們都是副機長,不會有機會在同一班機工作。 當時一心待放完產假復工後,我們就有機會一起飛。 兩公婆駕駛一架飛機感覺很奇妙,所以很期待。」無奈公司結業,始終沒機會實現這個她心底的這個小願 望。可幸的是,現時她與丈夫再一次在同一間公司工 作,兩夫妻在同一架飛機擔當正、副機長的夢想,或許很快就能實現。

當時面對失業,Claudia 最擔心的莫過於疫情究竟甚麼時候完結,但她笑說公司一結業,他們比上班時更忙碌。不但要忙於處理很多瑣事,如歸還制服、 文書處理、飛行牌照轉名等⋯⋯而當時很多同事也開始找工作,但由於疫情影響,其他航空公司也凍結人手。她雖然也有申請,但深知一時三刻未必能如願獲聘。「當時也真的感到有壓力,並非來自經濟的考量,而是根本不知道情況甚麼時候會好轉,所以我開始以繪畫來減壓。當你很專注做一件事情時,會忘卻其他煩惱,感覺較輕鬆。」如果沒有疫情, Claudia 直言根本沒時間再畫畫,現在相對比較空閒,可以趁這段時間多重拾自中學以後荒廢的興趣。

熱愛挑戰自己

熱愛挑戰自己

除了減壓,Claudia 重拾對繪畫的熱情,也跟疫情有關。失業後,她才發覺跟丈夫原來從沒有穿起制服拍照,而那時要將制服交還給公司,於是同事們都紛紛找影樓拍照。由於很多
預約已滿,Claudia 最後找了一位當攝影師的朋友幫忙,拍了一輯很專業的家庭照,而且不收取任何費用,於是 Claudia 就想到為他的寵物狗狗畫一幅畫作為謝禮。 那位攝影師朋友為愛犬拍下很多漂亮又高清的照片, Claudia 就是根據那些照片繪畫。過程中可以將照片放大至清楚看到每條毛髮,甚至連狗狗眼中拿著相機拍照的主人倒影也看得到,讓 Claudia可以將主人也畫進畫中,為他們送上驚喜。將畫送給攝影師朋友後,他在 social media 分享,引來各方朋友激讚,紛紛要找 Claudia 付費畫畫。半年內她畫了約 10 幅畫,主要是寵物貓、寵物狗。後來 Claudia 想嘗試畫些不同的動物, 於是暫停不再幫人畫,轉為畫野生動物。Claudia 跟丈夫早前開了一間飲料店,剛開業時 較忙有一陣子擱筆。近兩個月生意漸上軌道,她又再重拾畫筆,主要仍然以畫動物為主。Claudia 直言想畫一個動物系列,完成老虎圖以外,她很想畫其他如斑馬的野生動物。「我在網上看到一些 wild life artist 畫得很美,我就想究竟自己可以做到嗎?於是又蠢蠢欲動。其實這是我的性格,看到別人做到,又會想挑戰自己。」Claudia 也將自己的畫作上載至社交平台, 她的朋友看到後又幫她分享,無意中母校 (香港科技大學) 的教職員看到了, 邀請她在大學圖書館舉行畫展。

HOT OFFER
Spread The Word
做任何事也好,尤其要做重要決定時, 都要以興趣行先。

.

她笑說這是一件很神奇的事:「這是我兩、三年前還在做 飛機師時沒有想過會發生的。其實無論是做飛 機師或畫畫,每做一件事情也是出於我自己真心喜歡,如果你對於那件事很有興趣,全情投入,就算廢寢忘餐也不會覺得辛苦。無論結果怎樣,過程一定是享受 的,如果結果是好的就當 bonus。」她指很多年 輕人於大學面臨選科或 關於就業前景問題時, 也會找她提供意見。她 一般會跟他們說不要看前景,要看興趣。數年前有很多基建工程,修讀土木工程學科的前景看似不錯,但她總會叫 學弟、學妹好好思量:是否真的對這門專業有 興趣?如果只為就業前景,一定讀得不開心, 最後也不會以該專業為職業。「你至少在大學的 3、4 年讀得開心,到畢業再作打算。畢業時可能就業環境已改變,那讀了不喜歡的科目不是很愚蠢嗎?所以我會建議以興趣行先。雖 然那份工作未必能賺很多錢,但你真心喜歡才會覺得 開心,才會有滿足感。」Claudia 強調做任何事也好, 尤其要做重要決定時,都要以興趣行先。當你有興趣,就算不吃飯不睡覺,都不會覺得辛苦,而且做出來的成績一定不會太差。

Co-ordination by Mike Lai;Photography by Vincent Ma;Assisted by Francis Wong;Design by Yann
EXPLORE MORE
訂閱 Harper's BAZAAR 電子報了解更多生活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