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H 變 WORK FROM HELL?3大重點遏止WFH倦怠症
Wellness

WFH 變 WORK FROM HELL?3大重點遏止 WFH 倦怠症

因應疫情,企業讓員工居家工作 (work from home,  WFH) 初期,打工仔都因為可省卻上下班交通時間,又毋須長時間留在辦公囚室而萬分雀躍;但疫情持續,長期在家上班反而令不少人開始有「WFH倦怠」,不論工作效率、士氣、情緒都受到影響。身為一team之首,怎樣去重新啟動團隊的工作活力,令員工不會跌入 work from hell 狀態,已是疫境危機管理的重要課題之一。

小心 WFH 變成 WORK FROM HELL

小心 WFH 變成 WORK FROM HELL

人力資源顧問公司就香港職場現況發表的調查顯示,有 85% 受訪者希望可重返辦公室工作,這與 2020 年展開的同類型調查比較恰成強烈對比,當時有 73% 受訪打工仔認為,疫情完結後應繼續將在家工作變成常態。臨床心理學家指出上述現象,主要由於 WFH 的上班模式,大為減少了員工與外界接觸機會,當一個人長期缺乏面對面的人際溝通時,孤獨、不安等情緒便會漸次浮現;加上居家工作令上班、下班的界線變得含糊,若然管理層或僱主因擔心 WFH 會引致員工的工作投入度偏離軌道,進一步施予壓力的話,例如不斷要求職員匯報工作進度,員工所承受的 work from hell 煎熬、煩躁不安以至工作倦怠問題便會爆發。

溝通令團隊維持工作動力

溝通令團隊維持工作動力

企管顧問提示,要突破員工的心理、精神障礙,令團隊維持工作動力,最有效的管理策略是:溝通、溝通和溝通;溝通時,主管切記不要只着眼於工作進展與績效,應關心各人的身心靈健康;因為一個出現工作倦怠的團隊,可導致企業瞬即掉進退步深淵,理由是倦怠引致的「抗拒創新」(innovation resistance) 集體意識,會令人不能自拔地沉溺於停滯不前狀態,對企業會造成極大的負面影響。

重視功能性讚美說話

1. 重視功能性讚美說話

WFH未必能媲美在辦公室辦公的效率,原因不一定是員工敵不過家中的高床軟枕,或者唾手可得的串流平台誘惑。香港的居住環境狹窄,不是每個人也有獨立房間、足夠空間用作home office,當全家都要困獸鬥式在家中防疫時,工作受到打擾的機會率自然較高。
所以,主管除要體諒員工,對績效標準作出具同理心的合理調整外,如發現 WFH 的員工表現良好,就必須多去表揚,多講一些鼓勵性的讚美說話。這些具功能性的讚美,不僅可建立彼此的良好合作關係,並能激勵員工繼續做更多「對的事」,包括同心協力,進一步與企業願景拉近。

提升員工自我價值

2. 提升員工自我價值

「WFH倦怠症」的其中一大癥狀,是對自身的工作價值評價貶低;所以,主管如懂得將不同工作崗位的意義和價值,發揚光大,對於治療或防止工作倦怠症,將產生正面作用。

雖然很多工種未必如醫護、社工及紀律部隊般意義鮮明,但如能讓員工感覺到不論任何角色,對團隊以至社會其實也有貢獻,就可避免他們日復日漫無目的地「打份工,𢭃份糧」。專家指,這種從精神層面取得的滿足感,較諸於薪酬調整,很多時更具吸引力,因「工作意義」是建構自我價值 (self-worth) 的重要組成部分,與工作的熱誠和戰鬥力,息息相關。

防範工作與生活失衡

防範工作與生活失衡

由於WFH跳過了「返office」、「離開office」的上班指定動作,收工界線便開始漸漸變得模糊不清,日子久了就會加深 24/7 也在開工的感覺,令人失去「儀式感」。專家發現長期 WFH 的上班族,甚至連熾熱期待周末周日、long weekend 來臨之興奮也麻木起來。這種工作與生活失衡的狀態,會令人既提不起勁工作,卻又無法徹底休息,管理人如不加緊留意員工的心理健康狀況,正視問題,WFH 倦怠就會蠶食團隊士氣,令工作能力每下愈況。

HOT OFFER
重拾工作儀式感

3.重拾工作儀式感

在美國,為紓緩這種 Work-Life Imbalance 現象,金融界正嘗試以不同方式,替員工減壓,例如某大銀行集團推出的「無Zoom星期五」 (Zoom-free Friday),目的就是讓全球各地正在遙距工作的員工,逢星期五可停一停,毋須參與視像會議,以減輕 Zoom 形成的疲勞。
另外亦有企業每星期定期辦一次「網路午餐聚會」(cyber lunch) ,令各自在家工作的同事,在網絡上可重拾之前一起食 lunch 放飯之樂趣,調節因 WFH 而出現的人際互動交流問題,重新凝聚團隊,令大家回復工作朝氣。.

Getty Images
EXPLORE MORE
訂閱 Harper's BAZAAR 電子報了解更多生活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