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Carman Chan:懂得 flip the coin 的話,劣勢也可以成為機會。
Interview BAZAAR at Work

專訪 Carman Chan:懂得 flip the coin 的話,劣勢也可以成為機會。

數學系畢業的陳海麗 (Carman Chan) 從創業到成為知名的天使投資人,一路走來全憑對工作的無比熱誠與無數付出的汗水,然而她絲毫不覺得辛苦,反倒享受過程上的每分每秒。本以為數學系女生 與投資不就是天作之合嗎?是的,但原因卻不是因為數字,「我是讀純數的,許多人誤會我整天算數,其實我們更多是 play with logic ,就如投資一樣,在充滿雜訊的狀況下,找出最重要的基礎。」

走出舒適圈

走出舒適圈

讀純數 (Pure Mathematics) 出身的 Carman 最初的理 想是成為大學教授,然而人生就是那麼不可預測,到底又是甚麼機緣讓她放棄來自 Imperial College London 的博士獎學金,一意孤行踏上創業之路呢?「那時我還在修讀碩士課程期間,已經與朋友於內地合夥電腦 培訓中心的生意,又有 part time 在香港大學教書,亦有為一些外國財經記者做本地資料分析,每周穿梭廣州香港,時間排得非常緊密,很 fulfilling 亦很刺激。」 許多人都以興趣作為創業的靈感,但 Carman 認為看清市場的缺口更為重要,就如 1998 年她創辦英語教育平台English Street,之後更獲經濟日報收購,一切皆因自己的需求而起,「讀數學的人英文普遍很差,當時只沉醉於讀數學的快樂,但到真正出來工作才發現英文如此重要,碰巧於內地工作時發現到一些以娛樂為主題的英語學習雜誌,覺得非常生動有趣,在香港從未見過,我覺得會很有市場,與友人商討後決定試試。那時我還打電話上電台分享了這個 idea,中途電台突然 cut 線,我以為自己說錯了甚麼, 最後發現原來許多聽眾打給電台查詢這個 project。創業其實需要一個過程,由最初 part time 搞雜誌到電台 這事件,慢慢你會願意付出時間與精力,變得有熱情想去改變現況,那時的意志強烈得讓我願意放棄 PhD offer,全心全意投入事業。」

有危便有機

有危便有機

English Street被收購後,Carman留任繼續為其 效力,在陌生的出版領域亦遇到了不少趣事。「我 們那時是經濟日報的第一份英文報章,最記得第一份 sample還是用了中文字模的英文字,那些標點符號仍 是中文格式,看起來非常古怪,可惜我沒有留低這個錯體作紀念,否則我一定把它變成NFT。我做了6、 7年,那時的訂閱量非常成功,範圍從中學延伸到小 學,除推出了小學版報章,連公司的同事們也想訂閱 看看。因為我們始終是針對學習英語,常想構思些好 玩一點的內容,曾試過問電視台拿劇照,但那時的劇 照是實體,可能預算關係因此數量不多,每次要問 main paper借也頗為麻煩,於是我便約見了電視台製 作部的經理,他非常讚賞我們創新學生報章的教育意 義,便多送一份禮物方便我們工作,禮尚往來,我們亦教了他們利用FTP 發布照片,剛好丈夫 是電腦工程師便幫了 忙,那時的server還 放在我家中呢!」 遇上難關,Carman 認為創業人看見到 卻是難得的機會。 「就是因為劇照這個 obstacle,讓我認識 了那位電視台經理, 拿到照片之餘,更拿 到不少周邊禮物作小 讀者們答對問題的獎 品,這個模式亦可複 製,我們之後聯絡各 大唱片公司與電影公 司,報章內容變得更 為豐富有趣。」

尋拎新機遇

尋拎新機遇

離開 English Street 後,不能停下來的 Carman 立馬到內地再 創新事業,同樣是英語學習網站,更打造 了互動的網上社區。「小朋友完成學習任務後會得到虛擬貨幣,購買衣 服、家具,有點像現在的 metaverse。2007 年還在融資階段,我遇到一位主投資人,他是騰訊早期的一位 CFO,他與我的一位友人本來已準備投入資金,哪知碰巧我懷孕了,他們非常友善,叫我安心養胎,休息夠了才啟動。」2013 年公司與另一間公司合併並被台灣的遠傳電信公司收購,創業十多年,Carman 覺得是時候尋找新路向。「我花了數個月研究不同領域,最初抱持開放態度,從地產、傳統行業如飲食、美容等 等,但最後還是選擇了初創投資,始終是我最熟悉的領域,且那時香港與新加坡的創投氣氛還未活躍,但美國那邊已經非常成熟,特別是種子期的創投。」

創業如玩遊戲?

創業如玩遊戲?

2015 年成立創投基金 Click Ventures,至今仍是業內其中表現最佳的基金,成功之處源於 Carman 一步一腳印的經驗累積,「我們的種子期投資組合收益平均皆達 9-10 倍, 而失敗率約 0-20% 左右,市場上常常有人說 9 成死,但有 1 成回報也很好,這讓我不斷思考我們有何不同,後來我發現可能有兩個原因,以往我每周寫科技業專欄,養成了一個習 慣,令我至今也經常分析不同商業模式與運作,加上一年要跟千多人交流、討論,從他們身上都吸取到許多知識。 當有新科技出現,我便會想如何重新設計這些商業的運作。 另一個原因則是雲端運算的出現,令創業成本大大降低。 在這之前,做互聯網業要先自己投資服務器,加上資料中心費用等等,成本很高,但有了雲端運算便可以控制成本做測試,還有很多仔細數據分析整個 ecosystem 可以支援他們,哪怕他們沒有找到 product market-fit,也可以 有足夠資本重新再來。其實 這樣有時對投資者而言可能會更有信心,創辦人可以呈現整個解決方案,新模型往往亦更為精密。創業者是否懂得玩這個遊戲,會帶來很大分別。」

我是 facilitator!

我是 facilitator!

「或許我也是創業出身,許多創辦人喜愛與我交談,共享相關知識很容易建立友誼,我深深理解他們的想法,相對地我提出的問題亦有可能幫助改善企業, 投資早期我有較多時間,真 的試過與創辦人談上 4 個小時。有些投資人希望創辦人 好聽話,但我更喜歡他們有自己的想法,我會擔當一個 facilitator 的角色,你需要幫助的話,我樂意協助、指導;你能自己處理好,不找我也沒關係。投資人有很多種,美國那些的比較多像我這類不會過多干預初創營運的投資人,他們從事科技業並作天使投資,因而可提供許多經驗與專業知識,但香港大多是金融背景的投資 人,他們對後階段的投資更為有幫助。」

HOT OFFER
初創的黃金年代

初創的黃金年代

儘管近年因為疫情關係衝擊世界經濟,但 Carman 深信現時的香港還是充滿希望,「香港人最大的優點是其靈活性,中國人相信物極必反,劫後重生,正因為如此許多政策可以推動起來。如最近很火熱的加密貨幣,近期香港政策亦有所放寬,同時另一方面又加強管控,降低投資風險,而內地市 場亦可視香港作測試的窗口,所以未來會有許多 synergy。另外 香港非常有紀律地封閉了 3 年, 現在大家亦很有決心地想 catch up,許多 policy 亦變得更為容易實行。但當然是有挑戰的,在這氣氛下,創業初期的融資或較困難,之後卻會愈見容易,因為雖然投資者的 risk appetite 偏低, 但使他們加倍關注具有 good traction 的項目, 所以如果你能捱過初期,便不愁沒有機會。」

Spread The Word
懂得 flip the coin 的話,劣勢也可以成為機會。

.

在資訊創投這個圈子中, 女性仍屬少數, Carman 出色的表現讓她成為了不少女性的 role model,「當然還是存在許多不公平 的情況,如我也有投資過一間女性主導的企業,她們針對一個不平等的情況而成為了start-up 的靈感,她們 邀請了世界 500 強的公司 CMO,共同簽署一份關於在推廣活動上 avoid gender unconscious bias 的保證,從 而她們又研究出軟件與社區,並為這些公司提供各階層的女性人才。另一個我有興趣的基金她們關注消費的未來,這其實與女性亦息息相關,因為女性掌管着家庭的消費,如健保、教育、娛樂、旅遊等方面,不像大部分男性的消費都是關於自己。由此可見懂得 flip the coin 的話,劣勢也可以成為機會。開始時無可否認要比別人更努力,但只要浮上水面你便有機會讓人留下深刻印象,我曾獲邀出席一個 VIP 投資研討餐叙,全場只有我一位女性,但亦正因為如此,數年後那聚會的 host 卻一 眼認出我來。」

作為兩女之母,Carman 從小便與女兒分享她的「生意心得」,最初大女兒也很感興趣, 但後來「她已經是 teenager,不愛聽這些,又告 訴我以後她不會當 investor。不過有次大女兒 10 歲時匆忙從學校 回來就自顧自地 寫作,最後給我檢閱,原來是她要向校長提議一 個零碳企劃,並從網上抄寫一份 agreement 給校長,她應該是經常看到我簽署合約的因由吧!」 10 歲便深明合約精神的重要性, 看來 Carman 的身教還是挺管用的!

Co-ordination by Mike Lai;Photography by Steven Cheung;Design by Yann
EXPLORE MORE
訂閱 Harper's BAZAAR 電子報了解更多生活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