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7: 逆戰救兵》影評:8.5分鐘一鏡到底!演員、燈光拍攝、爆破效果屬極高水平製作
賀歲電影推介:細數 6 大必睇新年經典香港賀歲片
農曆新年習俗禁忌數一數!年廿八洗邋遢、年初一不洗頭
《小婦人》教會了女生的事: 10 大揪心金句,完全反映新時代女性特質
玄彬開拍前學講北韓話!玄彬孫藝珍韓劇《愛的迫降》熱爆全亞洲
《安眠書店》第二季劇評 :故事添加了更多懸疑感,以續作而言確是出色之作
做個不失禮的遊客!日本社交禮儀禁忌、飲食習慣和泡湯注意事項
feature
《1917: 逆戰救兵》影評:8.5分鐘一鏡到底!演員、燈光拍攝、爆破效果屬極高水平製作
Culture

《1917: 逆戰救兵》影評:8.5分鐘一鏡到底!演員、燈光拍攝、爆破效果屬極高水平製作

奧斯卡最佳攝影《1917: 逆戰救兵》影評:8.5分鐘一鏡到底!演員、拍攝屬極高水平製作
by 艾加
by 艾加
0

獲最佳攝影、最佳混音、視覺效果 3 項奧斯卡大獎,由導演森文達斯(Sam Mendes)執導,哥連費夫(Colin Firth)、班尼狄甘巴貝治(Benedict Cumberbatch)、理察麥登(Richard Madden)及馬克斯特朗(Mark Strong)等巨星助陣的戰爭電影《 1917:逆戰救兵》(1917),在金球獎摘下最佳電影獎座之後,同時亦成為戲迷間之熱話。電影以最簡單,同時又最複雜的方式,呈現出戰爭的實況,故事雖然簡潔,但無論演員演出、拍攝,以至燈光、爆破效果,無不展示出極高水平的製作,以無法為有法,似簡單又複雜。若不入戲院觀賞,恐怕會後悔終生。 

《1917:逆戰救兵》故事其實非常簡單,講述一戰期間,二等兵佐治麥基(George MacKay)及甸查理斯查普曼(Dean-Charles Chapman),接下一個幾乎不可能的任務:在限時內穿越敵陣,傳遞軍令,阻止數以千計的同袍命喪戰場。故事的簡單直接,其實有一個好處,就是觀眾完全不需要有一戰的相關背景知識,不用消化對話或任何事件,簡單直接入場,感受堅張氣氛與觀能刺激便可。

故事簡單:孰好亦孰壞

《1917:逆戰救兵》故事其實非常簡單,講述一戰期間,二等兵佐治麥基(George MacKay)及甸查理斯查普曼(Dean-Charles Chapman),接下一個幾乎不可能的任務:在限時內穿越敵陣,傳遞軍令,阻止數以千計的同袍命喪戰場。故事的簡單直接,其實有一個好處,就是觀眾完全不需要有一戰的相關背景知識,不用消化對話或任何事件,簡單直接入場,感受堅張氣氛與觀能刺激便可。

電影只描述了兩個士兵的傳遞軍令之旅,當成冒險電影亦未嘗不可,觀眾亦可以將所有心思都投入到電影的氣氛當中。不過,故事簡單亦帶來一個問題,就是戲味不足。以往的戰爭電影之所以吸引,因為在前線打仗的同時,後方決策者其實都在鬥智鬥力。如何以空城計引對方入局?又如何佈陣令自己以寡敵眾?然而,《1917:逆戰救兵》卻沒有此等戲味可尋。

電影只描述了兩個士兵的傳遞軍令之旅,當成冒險電影亦未嘗不可,觀眾亦可以將所有心思都投入到電影的氣氛當中。不過,故事簡單亦帶來一個問題,就是戲味不足。以往的戰爭電影之所以吸引,因為在前線打仗的同時,後方決策者其實都在鬥智鬥力。如何以空城計引對方入局?又如何佈陣令自己以寡敵眾?然而,《1917:逆戰救兵》卻沒有此等戲味可尋。

此外,劇情上亦有一些可挑剔之處。(以下內容含劇透)例如故事一開始,兩位士兵的互相扶持非常好看,但到中途甸查理斯查普曼死後,佐治麥基的故事就變得單一,而且觀眾都知道,他一定可以達成任務。另外,他在意外跌入河流之後,又可以剛巧沖到彼岸目的地的旁邊,亦令人覺得太過巧合。

此外,劇情上亦有一些可挑剔之處。(以下內容含劇透)例如故事一開始,兩位士兵的互相扶持非常好看,但到中途甸查理斯查普曼死後,佐治麥基的故事就變得單一,而且觀眾都知道,他一定可以達成任務。另外,他在意外跌入河流之後,又可以剛巧沖到彼岸目的地的旁邊,亦令人覺得太過巧合。

雖然電影的劇情簡單,但此作亦是少有並非以故事掛帥的電影。其最大之賣點,就是「一鏡到底」。甚麼是一鏡到底呢?就是由電影一開始,到完結的最後一刻,都是以一個鏡頭直落,沒有平常電影看到的剪接位。當然,此作是模擬一鏡到底,據電影的剪接師及導演所講,有短至39秒,長至8.5分鐘的鏡頭,但當加以剪接技巧,電影就完全像是一鏡到底,一氣呵成。

一鏡到底:令人嘆為觀止

雖然電影的劇情簡單,但此作亦是少有並非以故事掛帥的電影。其最大之賣點,就是「一鏡到底」。甚麼是一鏡到底呢?就是由電影一開始,到完結的最後一刻,都是以一個鏡頭直落,沒有平常電影看到的剪接位。當然,此作是模擬一鏡到底,據電影的剪接師及導演所講,有短至39秒,長至8.5分鐘的鏡頭,但當加以剪接技巧,電影就完全像是一鏡到底,一氣呵成。

或許會有人覺得, 一鏡到底只是賣弄技術,但導演就表示:「我們都是以一個長鏡頭體驗生活,以無間斷的拍攝經歷生命。剪接才是噱頭,它可以令你神奇地跳過時間、跳過空間、跳過故事,但它在一些基本場景被過度使用。」而電影以「一鏡到底」拍戰爭電影,所花之心思更是令人驚嘆。

或許會有人覺得, 一鏡到底只是賣弄技術,但導演就表示:「我們都是以一個長鏡頭體驗生活,以無間斷的拍攝經歷生命。剪接才是噱頭,它可以令你神奇地跳過時間、跳過空間、跳過故事,但它在一些基本場景被過度使用。」而電影以「一鏡到底」拍戰爭電影,所花之心思更是令人驚嘆。

事實上,一鏡到底可以讓觀眾的投入感大大增加,因為現今觀眾都看過太多戲,在哪個位置差不多有危險,觀眾都能感覺到,但當電影是一鏡到底,危機就變得突如其來。觀眾永遠不能知道,甚麼時候主角會遇上難關,因此電影的緊張感就大大提高。當然,在營造緊張感的背後,所費之心力之大,更令即使不懂製作的觀眾,都想一知背後秘密。

事實上,一鏡到底可以讓觀眾的投入感大大增加,因為現今觀眾都看過太多戲,在哪個位置差不多有危險,觀眾都能感覺到,但當電影是一鏡到底,危機就變得突如其來。觀眾永遠不能知道,甚麼時候主角會遇上難關,因此電影的緊張感就大大提高。當然,在營造緊張感的背後,所費之心力之大,更令即使不懂製作的觀眾,都想一知背後秘密。

講「一鏡到底」,其實年前的《飛鳥俠》(Birdman)都試過,但那是一部現代的劇情片。起初聽到《1917:逆戰救兵》玩一鏡到底,以為只是某此場面用長鏡頭表達,怎料入到場,才發現導演真的膽敢全套戲都玩一鏡到底。這種拍攝技巧之所以比一般拍攝難,是因為所有演員走位、鏡頭配置、燈光、爆破位,任何細節都不能錯,如果一錯,就要由頭再拍攝過。

演員落足心機:綵排籌備花足半年

講「一鏡到底」,其實年前的《飛鳥俠》(Birdman)都試過,但那是一部現代的劇情片。起初聽到《1917:逆戰救兵》玩一鏡到底,以為只是某此場面用長鏡頭表達,怎料入到場,才發現導演真的膽敢全套戲都玩一鏡到底。這種拍攝技巧之所以比一般拍攝難,是因為所有演員走位、鏡頭配置、燈光、爆破位,任何細節都不能錯,如果一錯,就要由頭再拍攝過。

正因為長鏡頭所花之人力物力如此大,所以要籌備這種拍攝,也非常困難,導演就表示,這部電影的準備功夫是普通電影的五倍,事先花費了足足四個月時間綵排,演員的排練時間更達六個月,因為他們所有人,都必須要對拍攝計劃非常熟習,以免出錯。

正因為長鏡頭所花之人力物力如此大,所以要籌備這種拍攝,也非常困難,導演就表示,這部電影的準備功夫是普通電影的五倍,事先花費了足足四個月時間綵排,演員的排練時間更達六個月,因為他們所有人,都必須要對拍攝計劃非常熟習,以免出錯。

雖然這部作品有不少巨星客串,但事實上最需要花心力的就是兩位主角。他們要好好記熟對白、走位,只要走錯一步,或做錯一個動作,都要全體人員重新再拍攝。然而,電影中最常犯錯的卻不是他們,而是只有一場戲的安德魯史葛(Andrew Scott),他笑指自己有很多道具,令他常常犯錯,更被封為NG王呢。

雖然這部作品有不少巨星客串,但事實上最需要花心力的就是兩位主角。他們要好好記熟對白、走位,只要走錯一步,或做錯一個動作,都要全體人員重新再拍攝。然而,電影中最常犯錯的卻不是他們,而是只有一場戲的安德魯史葛(Andrew Scott),他笑指自己有很多道具,令他常常犯錯,更被封為NG王呢。

電影以多個長鏡頭串連,而當中的燈光,也是相當令人驚嘆。戲中一幕夜景,講男主角佐治麥基在廢墟中逃生,在他逃跑的同時,頭上有一枚又一枚的飛彈飛過,照亮了整個夜空,畫面非常美麗。原來,燈光亦是那場夜戲的一大挑戰。由於要用長鏡頭拍攝,他們不能打燈,因為這會穿崩。結果燈光師就想出,以天上劃過的「飛彈」用作光源。

燈光場景:費盡心思

電影以多個長鏡頭串連,而當中的燈光,也是相當令人驚嘆。戲中一幕夜景,講男主角佐治麥基在廢墟中逃生,在他逃跑的同時,頭上有一枚又一枚的飛彈飛過,照亮了整個夜空,畫面非常美麗。原來,燈光亦是那場夜戲的一大挑戰。由於要用長鏡頭拍攝,他們不能打燈,因為這會穿崩。結果燈光師就想出,以天上劃過的「飛彈」用作光源。

不過,要用會動的光源也是很大挑戰,因為主角不斷跑動的關係,建築物的陰影也會很容易就遮住男主角。因此,事前他們也用以模型去模擬所有效果,以求做到最像真。另外,電影亦有很多戰壕的片段,兩位主角在戰壕中一直行,根本沒有位置可以擺放燈具,所以電影要設定在陰天開拍,有日光之餘亦不太猛烈,劇組更因此常常要「望天打掛」,等到陰天就立即跑上車開始拍攝。

不過,要用會動的光源也是很大挑戰,因為主角不斷跑動的關係,建築物的陰影也會很容易就遮住男主角。因此,事前他們也用以模型去模擬所有效果,以求做到最像真。另外,電影亦有很多戰壕的片段,兩位主角在戰壕中一直行,根本沒有位置可以擺放燈具,所以電影要設定在陰天開拍,有日光之餘亦不太猛烈,劇組更因此常常要「望天打掛」,等到陰天就立即跑上車開始拍攝。

戲中有兩個很主要的場景,一是戰壕、二是廢墟,兩個場景都是由劇組一手一腳打造。戰壕方面,為迎合長鏡頭的需要,劇組真的要掘出非常長的戰壕,演員們亦要一邊排練,劇組亦一邊掘,才知道實際需要的戰壕長度。另外,主角身處的廢墟同樣是由劇組打造,以配合放置爆破、攝影機位置等,此等費盡心思之舉,全部都是為了讓觀眾有置於其中的感覺,確是非常值得欣賞。

戲中有兩個很主要的場景,一是戰壕、二是廢墟,兩個場景都是由劇組一手一腳打造。戰壕方面,為迎合長鏡頭的需要,劇組真的要掘出非常長的戰壕,演員們亦要一邊排練,劇組亦一邊掘,才知道實際需要的戰壕長度。

另外,主角身處的廢墟同樣是由劇組打造,以配合放置爆破、攝影機位置等,此等費盡心思之舉,全部都是為了讓觀眾有置於其中的感覺,確是非常值得欣賞。

另外,主角身處的廢墟同樣是由劇組打造,以配合放置爆破、攝影機位置等,此等費盡心思之舉,全部都是為了讓觀眾有置於其中的感覺,確是非常值得欣賞。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