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齒》影評|獲金像獎最佳女主角!Disney+ 已上架,黑白美學絕對值得欣賞
Culture

《智齒》影評|獲金像獎最佳女主角!Disney+ 已上架,解讀鄭保瑞的黑白美學

由鄭保瑞執導的電影《智齒》,最近在香港電影金像獎獲「最佳導演」、「最佳電影」、「最佳女主角」等多個獎項。然而《智齒》上年尾上映時,票房成績卻不理想,叫好而不叫座。最近 Disney+ 已將電影上架,這部曾經讓觀眾錯過的佳作,絕對值得大家再次把握機會欣賞。

一個原諒與救贖的故事,老與嫩警探之對比

一個原諒與救贖的故事,老與嫩警探之對比

《智齒》其實改編自作家雷米的小說,故事圍繞兩個一老一嫩之警探,分別是林家棟飾演的斬哥,與李淳飾演的任凱。通常在故事中有這種一老一嫩的組合,老的都是較偏峰與不守常規,而嫩的就會成為約制,最終卻被對方改變。《智齒》亦不例外,加上李淳本身的外國成長背景,與林家棟的反差就更為明顯。

林家棟整個角色的人生,都與「救贖」相連

林家棟整個角色的人生,都與「救贖」相連。他因為太太被劉雅瑟飾演的王桃,吸毒駕車撞到變植物人,因此極度憎恨對方。而王桃亦覺自己對他有欠,所以甘願當他的線人,希望終會得到原諒。整部電影的主題非常強烈,一直到後來王桃遭兇手捉拿強姦,才令斬哥改變對王桃的態度,讓王桃與斬哥,都各自得到他們的救贖。

林家棟發揮至極緻之作,劉雅瑟成影后大熱

林家棟發揮至極緻之作,劉雅瑟成影后大熱

《智齒》這故事其實寫得非常深沉,尤其是對每個角色的刻畫,都是有非常完整的設定、成長與結局。林家棟今年憑《智齒》問鼎香港金像獎影帝,除了因為角色寫得好,其演繹也是令「斬哥」賦有生命的原因。斬哥一出場已背負著沉重的背景故事,就是他的太太被車撞到變植物人,而他的使命就是要報復在王桃身上。

林家棟開首的演繹是憤怒乃至無理、憎恨大於一切專業與理智

林家棟開首的演繹是憤怒乃至無理、憎恨大於一切專業與理智,對劉雅瑟這弱質女流更沒有絲毫憐憫,以至於觀眾同時也對劉雅瑟生憐。直到故事發展下去,他的態度就漸漸改變,後來更選擇以犧牲來拯救李淳與劉雅瑟。當一切戾氣都消失,林家棟亦以演技再重新界定斬哥,由開始、轉化、到結局,同樣演繹得精彩。

獲金像獎提名的劉雅瑟,是繼《麥路人》後,再次演繹一名被壓迫者

至於同樣獲金像獎提名的劉雅瑟,是繼《麥路人》後,再次演繹一名被壓迫者。但她今次在《智齒》,明顯有更深層次的矛盾。

HOT OFFER
她雖是個吸毒者,卻充滿自責感。常說導演鄭保瑞不會讓演員「好過」

她雖是個吸毒者,卻充滿自責感。常說導演鄭保瑞不會讓演員「好過」,劉雅瑟亦不例外。外在如動作(被打、逃跑),內在如內疚、委屈、悲痛等情緒,都對演員的面求極高。

劉雅瑟完美地將王桃的內與外都演繹得完美,絲毫沒有「演」的感覺

劉雅瑟完美地將王桃的內與外都演繹得完美,絲毫沒有「演」的感覺,觀眾完全信服她就是王桃,以至於很早階段已對這個角色產生同情。當然,劉雅瑟的投放是毫無保留的,到後面更有非常難演的強姦戲,每一場也令觀眾極之心痛。林家棟曾指,演這部戲,打人者與被打者同樣非常辛苦,相信這就是所謂鄭保瑞式的「折磨」:無論是對演員還是觀眾。

「鄭保瑞式」暴力美學,將香港化成罪惡都市

「鄭保瑞式」暴力美學,將香港化成罪惡都市

鄭保瑞因《恐怖熱線之大頭怪嬰》、《熱血青年》而成名,後來一連拍攝了《怪物》、《狗咬狗》、《軍雞》幾部極具風格的作品,奠下了獨有的暴力美學風格。其後他北上發展拍攝《西遊記》系列,明顯難以投放個人風格,但來到《智齒》,像一切都回歸,就像那 17、18 年前看到《狗咬狗》與《軍雞》的頹廢、極端、暴力感覺。

作家雷米書中,只形容故事背景是個濕漉的南方城市。

作家雷米書中,只形容故事背景是個濕漉的南方城市。取景香港,重要主場景置於觀塘、土瓜灣,是因為鄭保瑞要將香港化成罪惡都市。在《智齒》的鏡頭下,一切都是骯髒、雜亂,令人一下子已認同這是個罪惡溫床,因此失槍事件、毒品交易、黑社會活動,也就變得合理。

《智齒》中有量血腥場面,也有佈滿垃圾的場景,不少人以為鄭保瑞一開始已打算將電影製作成黑白片。

《智齒》中有量血腥場面,也有佈滿垃圾的場景,不少人以為鄭保瑞一開始已打算將電影製作成黑白片。但據導演所講,原來起初《智齒》並不打算以黑白上映,直到剪片之時,覺得黑白之下,呈現出來的感覺更合符心中所想。而事實上,黑白確令電影整體美感大大提升,令作品再提升了一個層次。

《智齒》「死因」何在?上架串流能令它找回自己的「救贖」嗎?

《智齒》「死因」何在?上架串流能令它找回自己的「救贖」嗎?

《智齒》上映時,票房成績並不佳,大家或會奇怪,既然講到如此好看,為何仍然得不到好成績?這裡講的所謂「死因」純屬猜想,始終令一部作品成功/失敗的原因可以意想不到,只是有點替《智齒》可惜而已。

電影的片名令大家缺乏一個清晰的理解:它是警匪片?

首先,電影的片名令大家缺乏一個清晰的理解:它是警匪片?是兇殺片?要定一個較抽象的片名絕對可以,但加上海報、預告其實都沒有清楚講出它的重點,是令觀眾未必想沒頭沒腦地入場的原因。另一方面,不得不承認香港觀眾還未接受到全黑白的作品,但這觀眾的觀影習慣有關。

亦是最重要一點,就是《智齒》上映的同期撞正了《梅艷芳》。

最後一點,亦是最重要一點,就是《智齒》上映的同期撞正了《梅艷芳》。《梅艷芳》是一部具話題、情懷、口碑的作品,色彩豐富、金曲連連。在對手太強,此消彼長下,《智齒》難以抗衡。但隨著金像獎獲多個提名,得到業界肯定,加上 Disney+ 的串流,相信《智齒》是一個值得觀眾發崛的寶藏。而電影本身,也應該找回自己的「救贖」,被更多人欣賞。

HOT OFFER
EXPLORE MORE
訂閱 Harper's BAZAAR 電子報了解更多生活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