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時過節影評|香港傳統家庭的平凡一章,帶著原生家庭的包袱面對生活
Get the Look

《過時過節》影評 |香港傳統家庭的平凡一章,帶著原生家庭的包袱面對生活

香港電影下半年迎來了小陽春,在一眾 MIRROR 粉絲期待之下,文藝片《過時過節》亦正式上畫。電影除了有呂爵安(Edan)、盧瀚霆(Anson Lo),亦有毛舜筠、謝君豪、談善言與袁澧林等主演。電影將香港一個傳統的家庭故事帶給觀眾,各自帶著原生家庭的包袱,面對生活。電影展現了演員們的超凡演技,但在情節取捨、角色的動機設定上,亦有可以加強之處。

Edan 收起笑容,與父母愛恨交纏

Edan 收起笑容,與父母愛恨交纏

《過時過節》是一部頗為「愁雲慘霧」的作品,在這個家庭之中,衝突與張力佔的比重較多。今次故事,就以 Edan 與父母的關係,及毛舜筠、謝君豪夫妻的關係較為吃重。Edan過往在劇集、電影的角色,都與他本人差不多,充滿喜感而活潑。但今次他就收起笑容,與父母的愛恨交纏,更影響及其角色的核心價值。

Edan今次具爆炸力卻脆弱的演繹,就是一個很好的嘗試

Edan 的角色,因為與爸爸的一次重大爭執,結果還是中學生的他離家出走,一去八年。結果他自己就活於這個陰霾下,即使是努力發明的電腦技術,原因終歸都是想與爸爸重溝通。兒子對家長的恨意,是不少家庭的寫照,而 Edan 今次具爆炸力卻脆弱的演繹,就是一個很好的嘗試,讓觀眾有全新感覺。

毛舜筠與謝君豪這對問題多多的夫婦

當然,有了毛舜筠、謝君豪的「加持」,更讓 Edan 以至整部電影,都生色不少。毛舜筠與謝君豪這對問題多多的夫婦,一剛一柔,前者的情緒爆發力是外顯的,後者卻是內歛,但並不代表爸爸沒有不滿。

是又一次的演技示範作。

到最後,他平淡地向婚姻宣佈告別,完全捉住了角色的神緒,是又一次的演技示範作。

具傳統特色的設定,以過冬至為由化解怨恨

具傳統特色的設定,以過冬至為由化解怨恨

今年有幾部電影,都是以家庭作主題,不論是笑片《闔家辣》,還是《飯戲攻心》,都是在帶出一家人齊齊整整、沒有隔夜仇的訊息。來到《過時過節》,則是以較嚴肅的方法去處理這個主題。即使他們之間充滿問題,但最終都有共同的心願,希望借過節的機會,讓大家放下仇恨,一起吃頓飯。

HOT OFFER
相信更能讓人感受到「傳統」這種特色。而「齊整過冬至」這個期限

這種設定,可謂甚有香港甚至中國人的特色,若在外國放映,相信更能讓人感受到「傳統」這種特色。而「齊整過冬至」這個期限,某程度上也是一種催逼,讓家人必須在「期限」之前處理好彼此關係,其實也是種很有趣的設定。

各自帶原生家庭包袱,角色動機可作加強

各自帶原生家庭包袱,角色動機可作加強

《過時過節》中的每個角色,都各自帶著原生家庭的包袱。他們如每個香港人一樣,都有忙碌的生活,但這些包袱就成為了影響他們生活的要素。姐姐談善言,一心想借愛情來離開原生家庭。電影花了不少篇幅去講她的求愛之旅,但動機不明顯,若不是花心思了解,會比較難理解。

如果想在一個多小時的時間內,讓觀眾理解到角色的心情行為,其動機、發生的事件可稍作加強。比較喜歡的是袁澧林與祖母馮素波的背景設定與互動,較能觸動到觀眾,讓人印象深刻。

另一方面,毛舜筠亦有作鐘點女傭的支線,故事很隱約地表達出,她借這個家庭去滿足失去兒子 Edan 的填補,但其實可以再刻劃得明顯一點,讓人更易理解及對角色有共鳴。知道《過時過節》是導演對自身家庭的致意,當中平淡的表達也是經過深思熟慮,但如果想在一個多小時的時間內,讓觀眾理解到角色的心情行為,其動機、發生的事件可稍作加強。比較喜歡的是袁澧林與祖母馮素波的背景設定與互動,較能觸動到觀眾,讓人印象深刻。

知道《過時過節》是導演對自身家庭的致意

知道《過時過節》是導演對自身家庭的致意,當中平淡的表達也是經過深思熟慮,但如果想在一個多小時的時間內,讓觀眾理解到角色的心情行為,其動機、發生的事件可稍作加強。比較喜歡的是袁澧林與祖母馮素波的背景設定與互動,較能觸動到觀眾,讓人印象深刻。

EXPLORE MORE
訂閱 Harper's BAZAAR 電子報了解更多生活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