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嘉玲訪問:演戲的人生
Behind the Cover: 劉嘉玲
Women As One
林憶蓮訪問:愛與正能量
Behind the Cover:林憶蓮
Emma Roberts 新一代甜姐兒
Jamie Chung 獨家時尚專訪
Interview

劉嘉玲訪問:演戲的人生

by Artemis Lam
by Artemis Lam
0


還記得上一次近距離接觸劉嘉玲是一年前的週日,風雨飄搖的下午,地點是一家即將開幕的餐廳。她姿態妙曼,艷光四射;在一群俊俏男模特兒簇擁下,那輯照片令人難忘。今次拍攝場地在影樓,少有機會觀看全程,幾個小時下來,倒是見識了一場紅得火熱的 couture 演繹。其實單以一個紅字不能形容那絢麗奪目的感覺,還要以朱赤丹彤才能道出那層次分明,濃淡交疊的嫣紅。


滿堂紅
紅的又何止是劉嘉玲身上一襲襲紅彤彤的雲裳,她參演的話劇《杜老誌》首度、再度賣個滿堂紅,現時更訂於明年初 3 度公演。借標誌着昔日香港紙醉金迷「銷金窩」的「杜老誌夜總會」作為背景,故事道出一宗 70 年代的龐大商業詐騙案。飾演鞋廠老闆娘的劉嘉玲與操控騙局的馬來西亞富商(謝君豪飾演),以及木訥的銀行家(梁家輝飾演)擦出火花。

對於話劇受觀眾歡迎,她自然感到十分高興。原來這齣華麗星級話劇籌備了超過一年,最初打算以 3 位男主角作為主線人物,更打算邀請梁朝偉擔任其中之一的角色。不過,後來劇本改動,換了女主角。「梁朝偉覺得未有充分準備,最後決定不參與演出。我又希望可以嘗試,正好讓我『補上』了,」她的加入,也為故事帶來了一點女性筆觸。「我也期待由他們 3 位合作下一次的話劇,又或者梁朝偉參演話劇,我作為觀眾也十分期待。」

參演今次《杜老誌》演出,劉嘉玲覺得最大的挑戰是「用心」,何解?「相比多年前參演話劇,這一次更希望藉着用心參與演出,改進自己的演技。舞台劇是現場演出,跟拍戲拍得不好可以重拍很不一樣,因為除了自己在台上演出,還有留意觀眾的反應,這其實是台上台下的互動表演,」她說難免會緊張,感到壓力。「不過,也是為了這種感覺,這種滿足感,才會到台上演出。」

《煙雨紅船》
或者跟「紅」結下不解之緣,既是長青的當紅女明星,多年前參予演出的舞台劇《煙雨紅船》也少不了一個紅字。又或者,只有能擔演武則天的劉嘉玲,才能輕易駕馭馴服赤焰驕紅。
「說起來,我跟兩位男拍檔在 14 年前已經合演過一次舞台劇,當時梁家輝是男主角,謝君豪則是幕後,」她回想說。其實還有導演毛俊輝,跟她也是繼 14 年後,再次合作。《煙雨紅船》以清末民初粵劇戲班棲身的紅船為背景,陳寶珠飾演一名在年幼時便被賣身紅船,受盡師傅打壓的二、三線文武生,但最後都能一舉成名。劉嘉玲則飾演的花旦,兩位女角與梁家輝飾演的富家子弟戲迷,展開一段曲折的三角戀。

「那時候是比較純粹的參與演出,揣摩角色、上場演出,未算真真正正完全投入一場話劇。到了今時今日才進入另一階段,想藉着用心學習舞台技巧,來提升自己的演技。」


舞台與電影
舞台對劉嘉玲來說無疑別具吸引力,她曾經贏過香港電影金像獎及中國電影金雞獎的影后,加上奪得法國南特 3 大洲電影節的最佳女主角,如果想要更進一步磨練自己,踏上舞台現場演出,相信既是考驗自己,也是贏得觀眾歡呼聲與掌聲最直接的途徑。
《杜老誌》對她來說既有機緣巧合的原因,台前幕後陣容鼎盛也實在十分吸引。「過去也有幾位舞台劇導演來找過我談合作,但最後都沒有落實,今次倒是在沒有劇本的情況下,我已經答應了。」
她在演出之前曾經到過其他不同地方觀劇,觀摩不同的專業舞台劇演員的演出。同時也不斷鑽研演技,務求把自己的表現帶到另一層次。「拍攝了多年電影,可以說在各方面都或多或小掌握到一點竅門。加上拍戲除了演員的合作之外,還可以在化妝、動作、特技、後期製作等各方面錦上添花,令畫面感覺更加完美。當然化妝服飾,舞台設計在舞台劇中缺一不可;但同時要加上演員之間相互補足,以及演員與觀眾之間的互動,每一場表演都是一次全新的挑戰。」

難度及滿足感
「正如之前說過,演出舞台劇不單是人物揣摩;還要考量台上環境,表情與肢體語言可能較為誇張,或者要令觀眾更容易了解,又或傳遞不同的訊息。同時要『執生』,現場反應快,萬一對手忘了台詞,要懂得如何接下去,免得出現冷場;面對觀眾的現場表演難度高,滿足感同時提高,」劉嘉玲說。
首演、再演,更將於明年初 3 度公演,她形容「確實不容易」。「最難是騰出大家的檔期,要讓我跟梁家輝、謝君豪都可以白天排戲、晚上演戲,加上台前幕後的工作人員,難度可想而知,哈哈﹗」開朗又滿意的笑容,可見她對公演的成績感到欣喜。「其實這裏還有『私人』的『犧牲』,演出期間不能出門出旅行,也不可以接其他工作,免得分心。」言雖有憾,心實喜之﹗
「不單是演出,排戲時也會擦出火花。每次的對手戲都會令我更了解自己或對方的角色,過程就像慢慢認識一個新朋友一樣。但同時會發現更多可能性,讓我以不同的表情聲線去演譯這個角色,由此提升自己的層次。」
那麼在舞台劇和電影以外,還有甚麼是她想嘗試的?「我想,可能是作為監製;也有人跟我談過,但我要好好想想應該選怎樣的題材和方向。」


《我愛扭紋柴》
為甚麼提起《我愛扭紋柴》?因為說着說着她另一邊廂在拍攝的賀歲片《賭城風雲 2》,便提起與「萬人迷」周潤發、同戲但不同場的余文樂,與及同戲的張家輝 3 位男角的合作。想起來她甚少拍喜劇,今次更擔綱反派角色。

「我真的很少拍喜劇,大概並非『攪笑』能手。只是當年跟周星馳演過那些喜劇角色,之後都比較少。說真的,要把角色演得有趣讓人發笑,比讓人哭更不容易。跟周潤發合作喜劇已經是多年前的《我愛扭紋柴》。」跟她提起片中周潤發跟鄭裕玲以圍頭話交談,她不禁芫爾。翻查起來,這部由羅啟銳導演的喜劇,於 1992 年上演,可說是見證了當年的港產片黃金時代。
在《賭城風雲 2》,她主要都是跟周潤發拍對手戲,其他兩位都是「有戲無份」。「雖然相隔了很久才再跟周潤發合作,但大家是好朋友,合作十分有默契,感覺非常合拍。」在戲中她跟周潤發將發展感情戲份,並於沙灘浪漫約會。不過聽說周潤發「投訴」劉嘉玲—不要緊張—只是投訴她喝光了培養感情用的香檳。喜劇未拍完已有喜劇效果!
「我很佩服周潤發,今次拍攝他清減了很多,還可以按捺得住,吃飯就是吃個小小的蕃薯!但他瘦得健康,還說要跟我去行山!」

觀眾們,萬勿錯過她的喜劇演出﹗

Photographs by 韋來
Styling by Crystal Wong

更多《BAZAAR》封面故事:
林憶蓮訪問:愛與正能量
全智賢訪問:星星夢
陳慧琳訪問:戲癮仍深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