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nneth Cole 訪問:amfAR 巨星雲湧香江背後的故事
容祖兒訪問: 我最喜愛的
Behind the Cover: 容祖兒
訪問:Brian Cha 運動啟發人生
訪問何居怡-《淨靜空間》
Red List:楊婉儀 簡單是美
Red List: 邱詠筠 開心正能量
Interview

Kenneth Cole 訪問:amfAR 巨星雲湧香江背後的故事

by Mite Chan
by Mite Chan
0


無論網上平台或其他不同界別的媒體,近日都充斥著 Paris Hilton「老蘭」夜蒲、Victoria Beckham 來港高調巡舖、又抑或是梁齊昕擺出的 S 形甫士的新聞。究竟是什麼因緣際會令全球的巨星都雲湧來港?原來是因為 愛 滋 病。


(Kenneth Cole & Victoria Beckham)

amfAR 的主席,同時是時裝設計師的 Kenneth Cole,為愛滋病患帶來關懷與援助已經踏入第 28 個年頭。他,是第一個參與服務 HIV 帶菌者的時尚圈人物;他,也是第一個想到要在時裝店派發保險套的設計師。他多年來想盡千方百計來推動 HIV/愛滋病教育,去阻止這種病毒繼續蔓延,一本正經的說教未必有用,何不運用名星效應,時裝力量去喚醒各人對 AIDS 的關注?今次首度來港領班,於將軍澳邵氏影城大排延席,招來五湖四海的逹官貴人、名人雅仕為研發治療 HIV 及愛滋病等疾病的藥物去籌款。要舉辨如此盛會并非順手拈來的易事,忙得汗流浹背卻又不會分到一毛錢,是那來的毅力?

緣起

在世間上有無數病痛、戰爭、人禍,為何 Kenneth Cole 要幫助的偏偏要是愛滋病患?於 1985 年的時候「愛滋病」這一種神秘的疾病奪去了無數人的性命,可能是關於「性愛」的源由,這一個病成為了禁忌,無人敢提,也無人問津。當時的美國總統列根也沒有正面回應這一種當時會如沙漏般,一分一秒慢慢的把生命帶到盡頭的病菌要什樣解決。所以 Kenneth Cole 便決定用他僅有的資源與力量去敲響警號,把這個忌諱帶到眾人的桌上,要人好好正視。同時,他也把燭光點燃,集合娛樂界、政經界、科學界等不同界別去共同合作,為患者尋求治療方法,更重要的是消除大眾對病患們的歧視與驚恐,因為往往別人的目光比身體所承受的痛苦更加大。



(兩大名模 Naomi Campbell 與 Kate Moss 玩得不亦樂乎。)

患者的挑燈人

HIV 帶菌者所需要的,是身為朋友、家人、或社會一份子的你去支持,為他們重拾失落的自信,消除他們對生命的絕望。當患上愛滋的一刻,世界可能仿忽像蓋了一層濃霧似的,他們害怕失去工作、失去家庭,又或者被身邊的人躲避。給予他們溫柔的擁抱與暖和的關懷,畢竟飛沬與身體接觸也不會令你患病,為何要吝嗇你能為他們帶來的希望與光芒呢?若然身邊的朋友不幸患病,不要問責,靜靜的為他挑起燈來,為他照亮未來道路吧!


Gwyneth Paltrow 與楊紫瓊留下倩影。

2020年,愛滋病患能痊癒?

跟據 amfAR 的研究,已經劃好杜絕愛滋的路線圖與時間表,憑著對病菌的確切定位,追蹤源頭後便能將藏於人體內的病毒一網打盡,另外更會研究細菌於多種不同的細胞內的各類反應及觀察HIV喜歡群居於那一類載體⋯⋯一系列的深奧且苦澀的研究工作正在進行中,但若照時間表的進度來說,愛滋病能痊癒在2020 年,不再成為天芳夜譚。

 

對香港的叮嚀

盡管香港屬於全球愛滋病患者人數中排名為最低的一個組別,但HIV 病毒的感染病例最近都在穩定的增長,情況令人擔心。男同性戀者間的感染增長率最為突出,疫情的傳播尚為嚴重,所以Kenneth Cole 提醒大家要緊記保護自已、去檢驗,若然患病了,要緊記及早治療,一秒也絕不能拖,筆者認為愛滋與發燒也同樣是疾病的一種,沒有什麼好值得羞恥去問診的。

​(看看黃偉民左擁右抱,多麼快活。)

愛滋與時裝?

筆者笑問:「若然時裝事業與 amfAR,兩個只能選一個,你會選擇那一樣?」當然對訪問而相當熟練的他,只陳述兩者的重要性後,便草草帶過。但回想一下,也不無道理,若然只做時裝的話,世界上的人就缺乏了一個強大的支援平台,若然只做慈善的話又缺乏牙力去呼風喚雨收集善款。就是對兩樣事物同時都抱著熱誠,才造就了今天的 Kenneth Cole,那幫助了無數絕望心靈的 Kenneth Cole。 原來世界上還有些事情是不需要兩個只能活一個的。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