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詩詩訪問:第二生命
Behind the Cover:劉詩詩
Behind the Cover:張靜初
演藝生命
Behind the cover : Vivian Chow
蛻變
25th BAZAAR:80 後新勢力
Interview

劉詩詩訪問:第二生命

0

有看過大陸電視劇《步步驚心》的話,相信你對劉詩詩——飾演女主角馬爾泰·若曦——這個名字絕對不會感到陌生。要是還沒看的,那你現在要立刻記住,去年她跟 Angelababy、楊冪及倪妮被評為新生代「四小花旦」,人氣高漲,是目前國內最矚目、教人最期待的演員之一。

若曦冰雪聰明伶牙俐齒,勇敢無畏卻又心思縝密,懂得揣摩別人心思,個性如斯鮮明,有別於其他溫婉的古代女子,一下子迷倒劇中的眾爺們不無理由。但我們都清楚知道,這些特質均屬於若曦的,全都拜角色所賜。卸下「若曦」後,觀眾對真實的劉詩詩,頂多是透過報章雜誌的訪問得到的有限度解讀。從網絡上找到了這樣一段文字:「劉亦菲的仙,范冰冰的妖,劉詩詩的純,高圓圓的美,朱茵的可愛」,將諸位女星的古裝角色氣質劃分成不同類型,描述比較得非常具體有趣。在五光十色的娛樂圈裏,劉詩詩的簡單樸實如同一股清泉,成為了她與別不同的賣點,只是對於某些愛渲染愛搞噱頭的媒體來說,純即是悶,沒有新聞可造沒有獨家可爆。事實上,凡事有兩面。

另一個我 
開始拍攝後不過短短 10 分鐘,劉詩詩便已露出了「真面目」;誠如她對自己的形容:「開朗的,像哥兒們。」我問劉詩詩哪個角色跟真實中的她為相似?「沒有」,她斬釘截鐵說,「不會有角色跟你一模一樣吧。演戲時我會把自已跟角色相似的部分挖出來,然後把它放大。古裝電視劇《軒轅劍之天之痕》裏的撻跋玉兒,個性很像男生,跟我生活中的某一面比較相似。」在測試燈光和拍攝角度的過程中,但凡遇到不明之處,她會立即向攝影師請教討論;聽到無聊笑話之際,她會亳無保留地在人前捧腹大笑。真實世界中的她,與報導中的她一致,簡單而直率,可是在那以外,她身上還有很多值得我們去留意的地方。筆者很想為她平反。她的樂觀她的爽快她的認真,有血有肉,非常人性。詩詩補充說:「我是個挺矛盾的人,比較認生,在陌生的環境、陌生人的面前,我會把自已鎖起來,但是在熟朋友面前就會完全講開。」聽罷深感幸運,我倆首次見面聊天,她總是有問必答用心回應。屬兔的她,下個月 10 日將慶祝 27 歲生日,外表長得很年輕,心智卻比實際年齡成熟。

詩詩最新主演的作品是,由中方投資出品、日本導演行定勳執導的懸疑愛情電影《深夜前的五分鐘》,與日本男星三浦春馬、台灣男星張孝全做對手戲。在片中詩詩一人分飾兩角,雖然這回並非她首次挑戰雙胞胎角色,但由於是同卵雙生的關係,所以比較特別。她表示:「儘管若藍和如玫兩個人長相一樣,但個性有時迥異不同,有時候非常相似。對於這個點的把握,跟以往不太一樣,既要有不同也要有相同。」與新團隊的合作往往會帶來沖擊和反思,她詳細地分析,「大家的工作模式蠻不一樣。行定勳導演選擇後分鏡頭;對戲前他會先告知你他想要的感覺,但是你也可以說出你的想法,大前提是把他們想要的那個點抓住,他們便會給你很大的空間發揮,接着他們才去分鏡頭。而國內導演通常早就把鏡頭分好了,當我們串完戲後,機位擺好,就立刻開始拍攝。」意外發現非科班出身的詩詩對製作流程如此留心,「蠻新鮮的一種嘗試,蠻好玩的。」許是半途出家的關係,她比別人加倍努力,未來也因此擁有更多可能。

由於母親對芭蕾舞為之着迷的緣故,自 6 歲起詩詩便在中央芭蕾舞蹈學校學習芭蕾舞,小學四年級考上北京藝術學校接受專業的舞蹈訓練,5 年後考入了北京舞蹈學院芭蕾舞系,其時僅 15 歲的她懷着當芭蕾舞老師的夢想。因一次在學校裏頭湊熱鬧,意外被電視劇製作組選中,人生從此改寫。2004 年 10 月還在唸大學三年級的她,接拍了第一部電視劇《月影風荷》。一路走來至今快 10 年了。我著詩詩總結過去的演藝工作,甫聽到「10」這數字,她連環報以三聲大笑,但轉個頭來又正經八百地說:「對於表演,我從無知到產生興趣,現在更能在表演工作中得到開心和快樂。」相比時下的 80 後,詩詩顯得認真沉穩,「表演是活的、有思想的。你必須去思考這個角色在不同層面上的可能性,也可以試著以不同的方法去演。過程中常有自己跟自已鬥爭的情況,可能在某場戲某個反應上面,腦子裏會有聲音跟你說,可以這樣也可以那樣。大家都說,表演是一種遺憾的藝術,當你拍完後總會有不滿意的地方。又曾經有人跟我說,不管你演成甚麼樣子,那都是『你』,你演甚麼就是甚麼,沒有好與壞。」回想表演初體驗只剩下模糊、零碎的記憶,「完全不懂,傻傻的,不知道如何去表現角色、代入感情,就順著自己的理解走」,與現在的她判若兩人。

先天條件注定成為表演的局限,嬌小柔弱的詩詩卻不以為意說,「外表是騙人的!(笑)我以前會刻意去選反差大的角色,感覺比較有挑戰性,讓別人看到完全不一樣的自己,還挺開心的。但稍為嘗試過後,現在不會再挑了,因為那怕是兩個很相像的角色,也擁有不同的人物性格。你要讓觀眾看到你在演繹不同的角色」,笑語中帶點倔強,「之於我,每個角色都是當下投入的演出,我給的東西都一樣,(差別在於)當下我的認知是甚麼。」 

第二生命 
儼然表演已成為劉詩詩的第二生命。在此之前,曾經是芭蕾舞。詩詩坦白說,兩者同樣辛苦,但各有各苦,不能拿來比較,這就是它們的魅力所在。「舞蹈是一門枯燥的藝術;每天練的都是相同的東西,千篇一律的動作,然後一套一套的輪流訓練。跳舞能磨練出你的耐性⋯⋯還有軟柔度,以及逼着你去追求一些硬性的條件,像是減肥、保持身材。」從無到有,不論做甚麼都是要不斷的付出。在表演的世界裏,詩詩深信「要對角色負責」,那樣才會有收穫。詩詩友人曾說過,她用真感情在演戲。當事人點頭和議說,「因為我不是科班出來的,所以技巧性非常之差,所以我只好把(真)感情放進去才有東西出來」,頃刻腦海閃過了四爺和若曦在官方微博公開戀情時的甜蜜模樣。難道用真感情去演不傷身(心)?「我就只會這一個方法」,詩詩大笑地說,「但其實我覺得蠻好的,因為這是最自然最真實的。」公眾人物需要更多的私人時間與空間,筆者除了祝福,還是祝福。

「表演跟個人閱歷攸關。平常你看東西只看到一面,但自從你接觸的東西多了以後,心態變得更成熟的時候,你便會看到第二面,甚至能預想到第三面。」接著詩詩理性地指出要強化的部分,「台詞是我的弱點。如何去揣摩演譯,甚至乎是聲音的力度都有待改善。剛開始的時候我的聲音小到根本聽不到,現在拍多了,聲音有比較放出來。那時候我還會添加一些自以為是的語氣,出來的效果卻依然乏味。除此以外對生活的感覺是另一個重點。我會想像平常生活的語氣,然後運用出來。」大概是長期習舞的關係,劉詩詩顯然對自己的要求特別高,「碰到一些比較特別的場次,我養成了對著鏡子重複表演的習慣」,我笑詩詩是個典型的完美主義者,她再三大笑說,「唔……我覺得那樣太累了,但有的時候我也不會放過自己!矛盾!哈!」 本以為舞蹈跟舞衣和舞鞋,同時被收進了衣箱底,將被永久塵封。原來錯了。「那是深入骨子裏、埋藏在記憶深處裏的一種東西,不可能說忘就忘。對我來說,跳舞是一件非常珍惜,也很尊重的事情。由於很久沒練習,所以我不希望發生有事沒事的時候,硬讓我跳就跳的情況,我會受不了的」,詩詩慨嘆說 3 天不練舞差別很明顯,幸好有失亦有得,「我看到了新的世界」。她更感謝芭蕾舞,「我因此比較能吃苦。拍戲辛苦是應該的,那反而不是『苦』。」

我是我 
明白先苦後甜箇中真理的人,讓人覺得舒心滿意。劉詩詩的下一步更教人拭目以待,「工作方面就盡力把它做好,不愧對於自已。至於生活,就開開心心健健康康。現在嘛,隨時都有新的事情發生,順期自然的往下走就好了」,此話呼應了四爺口中的「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出自唐朝詩人王維的《終南別業》)。借用詩詩轉發吳奇隆公開戀情訊息時給予的回應:「我相信上天會給最好的安排。」相信只要繼續做好本分,便會得到更多的肯定,不論在公在私都會有開花結果的一天。

更多劉詩詩訪問內容:
BAZAAR Edit: The Double Life
Behind the Cover 短片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