佟麗婭:一定要做自己,不然世界會愈來愈小,事業、情緒也變得不一樣
蔡卓妍注重防曬美白,多吃維他命丸狂敷面膜
影壇新人王顧定軒、黃定謙,以最真革最新
真成功是別忽略家庭!陳法拉:凡事看取捨與安排
香港女作家王迪詩 Daisy Wong:一直都在追求一顆「自在的心」
吳慷仁演技收放自如!深信成為角色才能演活角色
BAZAAR 「搜」袋:劉雯 Liu Wen 大表姐手袋突擊檢查
editing
Interview

佟麗婭:一定要做自己,不然世界會愈來愈小,事業、情緒也變得不一樣

佟麗婭:一定要做自己,不然世界會愈來愈小,事業、情緒也變得不一樣
0

比起 baby face,佟麗婭更在意的,是自己臉上的風骨。在褪去小花的柔弱和明麗之後,她的臉上越來越顯示出骨子裡的底色、英氣和力量。

多次和佟麗婭合作的攝影師走進來,查看了一下正在化妝的她,確認妝容的效果,然後叮囑化妝師,下顎骨那裡不要打陰影。

「打陰影是不是顯得高級臉?」她自己笑著問。

「也不能說高級臉,因為你的下顎骨有點 baby face 嬰兒肥,這都是優勢。」攝影師調侃她,「明明長得像少女,非得要顯得成熟一點。」

她自我解嘲笑道,「(我)還是沒有認清自己。」

少女顏確實是上天對 30 歲+女星的一種寵愛。但比起 baby face,顯然佟麗婭更在意的,是自己臉上的風骨。在褪去小花的柔弱和明麗之後,她的臉上越來越顯示出骨子裡的底色、英氣和力量。

佟麗婭最新的作品有電影《鼠膽英雄》

MAX MARA 條紋西裝褸、短裙、上衣及黑色長靴。

鼠貓遊戲,我就是貓
在 2019 年 7 月要上映的最新電影《鼠膽英雄》裡,佟麗婭出演一個小人物舞女。讓她透露一個特別好看的點,她脫口而出,「我特別美。」說完哈哈大笑。

螢幕上的多個她單純柔弱,但真正的佟麗婭不是。在化妝間的她,穿著粉色的短褲,露出一截大腿,上身是一件草綠的防曬衣。整個裝扮家常又舒適,人非常放鬆,完全不像女明星妝容儼然才能見記者,而是一邊打底妝一邊接受採訪。

這部最新的電影讓她很上心,是她第 2 部出演的喜劇。前一部是和雷佳音主演的《超時空同居》,口碑和票房都堪稱雙贏。所以這一部外界和她都充滿期待。

她搭檔內地諧星小岳岳出演一個舞女,講述她的成長,從可以為所愛的去死,一路歪打正着,最後有了不一樣的收穫。神奇的是,從小練舞蹈的佟麗婭出演的卻是一個不會跳舞的舞女。她只好故意藏匿自己的舞感,跳不同的節奏來顯得舞步拙劣。

一個當紅花旦出演喜劇,是巨大的挑戰。喜劇意味著有時候要扮醜,要沒有表演包袱,更要有自己的節奏。她感慨合作的對手演員喜感都太強了,「小岳岳獨特的節奏感,還有蔡明姐就是這麼多年我們熟悉喜劇上的老大。」所以她做的最多的是調整自己表演方式和節奏感,「你得誇張,但又不能過分地誇大。」

關於這部戲的命運,她會期待它成為《超時空同居》一樣體量不大但叫好又叫座的片子嗎?「我不好說。因為每部戲都有每個戲的走向。它一定是群策群力,檔期、宣傳、電影本身的質量 這些都得配合在一起,然後會有一個好的爆發。」

而她更希望大家看到大螢幕上她的成長。—— 不再單純柔弱,別樣面孔。

佟麗婭演起很多英氣的角色

MAX MARA 青色樽領 長袖衫、羊毛外套、西裝褸、短裙、黑色長靴。

事實上,佟麗婭演起很多英氣的角色。《愛國者》小辣椒式的舒婕、《遠大前程》裏男孩子氣的「一爺」林依依、《琅琊榜》裡看似溫婉但在家國戰亂展現出來勇敢的大嫂蒙淺雪。

而 4 月分剛殺青的《碧海丹心》裡的高大霞則更充滿力量。這部戲的導演是此前跟她合作過《平凡的世界》的導演毛衛寧。兩人在上一部戲中磨合出了默契,一起期待再合作。毛導一直想要給她個不一樣的角色,「他還是覺得我以前的角色有點柔弱,他知道生活中的我是甚麼樣子,所以他希望能夠有不一樣的人物形象,更有色彩,更有生命力,表現出更大的張力。」

《碧海丹心》是年代諜戰片,佟麗婭出演的高大霞是地下革命黨。這不是一個由小女孩到大佬的成長故事。「她一上來就很堅定,一上來就是一個強者,一上來就認準了誰是敵人,鬥智鬥勇,很像貓鼠鬥,她就是個貓。」因為這個角色太強大了,佟麗婭經常演了一半,自己會審視她做的事情,忍不住跟導演說,這麼演會不會有點太過分?

造型不用說。「這次導演是去掉我身上好看的,短髮隨便吹一吹就去拍戲,妝幾乎就不怎麼化。」但是眼神一定要堅定,態度一定要堅決。

佟麗婭是一個自由生長的人

MAX MARA 藍色樽領 長袖衫、藍色短裙。

我到現在都是野生的
出生和成長在天寬地闊的新疆,佟麗婭是一個自由生長的人。12 歲上舞蹈學校前,她生活在新疆的伊犁察布查爾。新疆因為在大西北,日落很晚,她對於童年的印象,就是自己會一直在屋頂上、樹上玩,像個皮猴兒一樣。

她從小被稱為兒子娃娃,像個男孩子,冬天時候跟男孩子一起去湖裡滑冰。看到施工的地方停工了,跟小夥伴一起拆腳手架上的螺絲。她說小時候他們管螺絲叫「牛」。或者拿著紙板到山上當滑梯往下滑。小學的時候她是班長,去幫男孩子打架。暑假騎馬放養,她騎在羊背上跟人鬥頂。

作為錫伯族,她接觸的也是樂觀熱情的少數民族。有時候到山裡玩,敲開哈薩克帳篷,大家一見面就擁抱,主人熱情地邀請她和家人留宿,晚上大家就一起吃肉,跳舞,喝山泉水。一直到現在她回到新疆還是喝山泉水。

酒肉滿足之餘,大家圍在一起唱歌。有時候她在北京跟朋友聚會高興了,還會突然唱歌,一開嗓還是少數民族激昂的民歌。朋友說她好瘋,她喜滋滋覺得這就是自己的天性,開心就手舞足蹈是最本真的表現。

而現在的大城市,她覺得大家都是在一個小籠子裡,做事情束手束腳,人與人的交往也顧及太多。而城裡的孩子,她感受最深的是自己北京的家樓下,「一到下午我們院裡全都是小孩子,玩獨輪車,滑滑板車,都比較高端的那種。」這和她的童年完全不一樣了。

佟麗婭在天寬地闊的新疆出生和成長

MAX MARA 藍色羊毛外套。

野生的自由和能量流在佟麗婭的血液裡。

「從小騎馬長大和被推在搖籃里長大的孩子肯定是兩種人。野生的東西一定會讓我變得更勇敢一點,會沒有那麼嬌氣,更沉着冷靜,做事情更堅決果斷。」

「我有過不同別人的經歷,我可能會更有不一樣的想像力。當你的想像力有無限大之後,你演戲起來可能表現出來的態度或情緒就不一樣。我也希望自己心胸更寬廣,也更自在一些,豁達一些。」

佟麗婭自 2 歲便離開家鄉上舞蹈中專學校,安排自己的生活

MAX MARA 藍色羊毛外套。

比起英氣,更在意自在
真正的英氣女神一定是剛柔並濟的。英氣之外,佟麗婭更是自在的。

從 12 歲決定離開家鄉去上舞蹈中專學校,她就開始安排自己的生活。「我的方向是這一刻定下來,感謝父母很支持我,我就朝下走。」

她很早的時候看過一個漫畫,老師畫了一條線,跟幾個孩子說不要過這條線,結果 A 型血的小朋友就特別守規矩沒有過線。她正是 A 型血,又是很有能量的獅子座,主意大,但守規矩,有長性。所以一路從新疆到北京,從小女孩到小花旦到現在螢幕上的多面女角色。

她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得很自在。近幾年當了媽媽後,生活、拍戲、帶娃她一樣沒落下。「真的是一定不要失去自己,失去你的事業,但也不要放棄家庭,尤其是也不要跟朋友們不聯繫。我身邊有的朋友一結婚就聯繫不到了,這真的不好。你一定還是要在正常的範圍內做自己,哪怕帶著孩子也要跟朋友聚會。不然你的世界就會愈來愈小,你的事業也會,可能你的情緒也會變得不太一樣。而當你把一切都打開了,你也可以游刃有餘做好這些,之後你會發現真的就天特別藍。」她揚出雙臂做出天寬地闊的樣子,開心笑著說。

佟麗婭是個精力旺盛的人

MAX MARA 杏色風褸。

佟麗婭把孩子和家人帶在身邊一起進劇組。比如最近她在雲南拍戲,收工了就跟家人一起吃飯,沒戲的時候陪他們去逛景點。甚麼都不耽誤,又勞逸結合。對於這一點她開心極了。

也是因為她是個精力旺盛的人,每天睡 5 個小時就可以元氣復活。

「我還有一個特別怪的習慣,睡覺不把窗簾拉嚴實,必須有月光照在我身上,早晨陽光自然把我叫醒,然後有音樂,起床感覺很有儀式感。」光聽她說就可以想像那種一天開始的輕盈愉快畫面。

如果說有甚麼心願,「我特別想去非洲看野生動物大遷徙。」前段時間她公司的藝人劉昊然因為工作實現了此行,每天給她發視頻,她驚呼好羨慕,希望自己一定要安排出私人時間 去,最好在孩子大一點一起去。「我自己很喜歡攝影,可以把這一切拍下來。」

說這些的她,臉上的笑容是最美的。

Visuals Direction & Styling:Samuel Lee
Photography:柳宗源
text:細補
Hair & Makeup: 高建
Styling Assistant:歡歡
Wardrobe:MAX MARA FW19 Runway

Graphics by Jun Chong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