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鐵幕內的寫意
曼谷午夜慈善狂奔
Chictopia for Tumi 出走馬戲團
南美的士司機眾生相
Artsy Indulgence
David Shrigley x Sketch
Samsonite 座椅行李箱
Travel

古巴-鐵幕內的寫意

by 日希
by 日希
0


華麗、享受、寫意與鐵幕、極權、共產主義,像各走極端,根本不可能融入同一時空。

民居破落,古城華麗,像是錯配兼不合邏輯。

這些矛盾卻都在古巴首都 Havana 發生。

坐巴士進入首都 Havana,街道四周有些建築外牆色彩早已褪色,看見車上都是老爺車,腦中不禁泛起兩個疑問:「真的開得動?!」「壞了?怎辦?」當地人自豪說他們已經自我研製了零件,維修根本不成問題,所以老爺車都是駛動自如。在城中走一圈,覺得自己進入時間機器,而這個國家的時空就在80年代停頓了。

心想連市面都那麼陳舊,「古城」理應更加破落,那知「古城」才是亮麗處,廣場和週邊的建築明顯經過維修和翻新。沿著石春路走入小巷,更尋覓到陣陣甜意和創意。


在 Mercaderes and Amargura 兩條街的交界,轉角位置有間朱古力博物館(Museo del Chocolate)。名為博物館,實際也是間小店。店內設計簡單卻雅緻,遊人可以坐下細意品嚐各款朱古力,曾有朋友說這裡最受歡迎是杏仁朱古力,我卻鍾情傳統熱朱古力。拿起杯子,輕聞一下,淺嚐一口,閉上雙目,讓那口細滑、淡淡的甜味在味蕾間徘徊,在鐵幕內享受那份寫意,感覺竟然有點弔詭。

動身走走,見到牆上掛著一些海報,圖像還是繪圖,很過時但很有特色,其中一張是比利時巧克力名牌 Martougin。現今比利時朱古力世界聞名,但其實可可樹最早是在中美洲和非洲被發現,可以說是朱古力的發源地。就連來自比利時的遊客,品嚐過這裡的朱古力後都認為是達頂級水平。店內有些玻璃專櫃,裏面放了一些高貴、古典的餐具,應該是以前貴族所用,乍看還以為自己身處歐洲博物館。店內也有現代設計,半開放式廚房,我隔著玻璃,看著師傅在煮朱古力。

我在店內偶遇兩個來自墨西哥的學生,專程來古巴修讀電影,直問在鐵幕國家可以有什麼創意,他們糾正我說古巴電影和藝術水平很高,不少中南美年輕人都慕名到這裡進修,而且得益良多。

喝完朱古力,我在古城流連。見到很多間畫廊,意料之外,很少見到什麼樣板畫。題材反而頗多元化,有風景、建築物、人像,抽象畫、裸體像等等。其中一間細小畫室,更是父子兩代的畫家,一同創作。 他們穿著背心、短褲和拖鞋,單看造型,很難相信眼前人是藝術家。我問他們在古巴藝術創作有自由嗎?他們說自由度挺大,一般生活題材,都不會有任何問題。

記得今年在書展看過一部電影講座,導演許鞍華和嘉賓交流,曾提到在以前在東歐一些極權國家,作家在為政治服務以外,其餘時間都可以自己創作。但當市場主導,很多作家為了生計,只得把所有時間放在為市場服務,創作反而不自由。

想起香港創作,想起古巴那對父子畫家,不禁疑惑究竟那個的創作空間更大?

更多其他精彩文章:
南美的士眾生相
巴黎半島酒店 Paris Peninsula Hotel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