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lo Experience II
人生必去的全球票選十大海灘
日本賞櫻花 2016 情報!東京、京都、北海道周邊旅遊懶人包
電影中出現過的酒店!當不成主角,就旅遊時做住客。
2016 年奧斯卡科幻電影談
細述 2016 奧斯卡最佳原創音樂獎
The SS16 Horizon Collection and the Meaning of Travel
Travel

Oslo Experience II

0

挪威的森林 Akershus Fortress 如畫的美景
到不同地方旅遊,參觀博物館是個人必不可少的行程。看看喜歡的畫作,或是跟着感覺走,目光肆意停留於那個時空吸引你的東西上,都是很有趣的經歷。難得來到奧斯陸,我也很想一睹 Edvard Munch  (1863﹣1944) 《 The Scream 》的風采。
在 National Gallery 欣賞 Edvard Munch 的 The Scream 及 Madonna 等名畫
未能到訪 Munch Museum ,但仍可到 National Gallery 看看名作的真跡。《 The Scream 》共有 4 個版本,現在於 National Gallery 展出的是於 1893 年最原始的創作,曾經於 1994 年被盗,數個月後尋回。在他的日記,有寫道這是他與兩位友人在山上俯視 Oslofjord 時看到的情景。當時太陽正下山,天空染成一片血紅, Munch 感覺到空氣中的吶喊畫破長空,他也彷彿聽到吶喊的聲音。畫中人面容扭曲,反映出一種痛苦及焦慮,除了可能是現代人的心情寫照,也反映了 Munch 的真實感受。館中還收藏了他另一幅名作《 Madonna 》,以及我喜歡的印象派畫家 Cézanne 及 Manet 的作品。
 National Gallery 內 Edvard Munch 的名作 The Scream 、 Madonna
National Gallery (Nasjonalgalleriet)
Universitetsgata 13 0164 Oslo
http://www.nasjonalmuseet.no/en/the_national_museum/visitor_information/

其實除了未能到訪 Munch Museum ,另一遺憾是沒時間到他生前在奧斯陸常流連的地方如故居,或是常駐足的咖啡室如 Karl Johan Street 上的 Grand Cafe 看看。要了解一件藝術品,除了觀看作品本身,作者的生平背景往往更能引起我的興趣。而跟隨他們的足跡,看看他們曾生活的地方,幻想一下當時的環境氣氛與當今眼前的作比較,是我很嚮往的一種旅遊方式。所以我很喜歡到訪歷史遺跡,親身踏足不同事件發生的現場,是史料以外一個讓人更雀躍的學習方法。 
說到底,我就是喜歡走路,只有親身走過大街小巷,才會記得在每一家店每一個街角所遇到的人、事和氣息,這就是每一座城市與你發生的獨有的關係。就算拿着地圖一次又一次的走了相反方向,或是錯估了地圖上的 scale 而走過頭或是彷彿走了一輩子還沒到目的地,也是很寶貴的經驗。
Aker Brygge 一帶日落的美景
離開 National Gallery ,本來想順道參觀當天8時才關門的 Nobel Prize Centre ,但竟然遇上舉行講座而不向外開放。既然計劃趕不上變化,於是沿着海旁一直走去,原來已來到 Aker Brygge 。黃昏的景色加上碼頭旁停泊的船隻及昏黃的街燈,景色真的美得難以形容。雖然寒風不斷吹來,但眼前美景就像有一股魔力將你吸住,你只有往前走。沿路碼頭旁有很多餐廳,再往裏走則有由 30 多間商店組成的 shopping area ,除了 COS 及 H&M , 還有些藥房、書店及精品店等,於星期一至五營業至晚上8時。再往前走,就是時尚酒店 The Thief ,隔壁就是 Astrup Fearnley Museet ,主要展出現代及當代藝術。當天便有 Damien Hirst 的作品展。走到最盡頭,漸昏暗的天色,讓海水更能映襯四周建築物投射的光線。眺望遠處的天色,晚霞讓天空殘留一抹淡橙,與漸變的藍混和形成不同的層次,加上對岸點點燈火,又是一幅讓人屏息的畫面。

我平日走路急促,急性子完全容忍不了路人在面前慢條斯理擋着去路。但在這趟旅程之前,我已提醒自己要放慢腳步,欣賞風景也好,想想事情也好,不用跟時間競賽。結果很幸運,讓我遇上這些美麗的風景。就算只是停下來深呼吸一下空氣,盡情地放空,也是很不錯的經歷。旅程中遇到的那些渾然天成的漂亮景致,那些說不出的感動,已成為我人生一幅很美妙的風景。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