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遊印度-與女背包客的訪談錄 (2)
背包遊印度-與女背包客的訪談錄 (1)
十大稀奇古怪博物館
聖誕倒數玩遊戲
Vacation to Bali
平民價遊南法 · 過時尚巨星的生活
巴黎時裝人的 concept store
Travel

背包遊印度-與女背包客的訪談錄 (2)

by Mite Chan
by Mite Chan
0


洪梅於上次訪談時提及了在旅途上的驚險歷程,於今次,她將介紹我們的讀者-印度最值得到訪的地方!

HB=Harper's Bazaar HM=作者洪梅

HB:​如果我們讀者只有短促的旅遊時間,你會建議到印度的那個地方?為什麼?

HM:首都德裡、阿格拉和齋浦爾是印度最受歡迎的旅游黃金三角。

我個人偏愛瓦拉納西和拉賈斯坦邦。坐落在恆河邊的瓦拉納西是印度教的中心聖城,也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城市之一。無盡的恆河沿岸是一座座古老泛黃的建築,台階之上是最愜意的地方。從清晨信徒汲著清冷的恆河水沐浴,浣紗,祈禱法式,一直到人生的終點站火葬台,這裡的一天就是一生。心中無數觸動感慨,是一個讓你思想的地方。同時對印度的宗教文化也有一個比較深刻的直觀了解。>

拉賈斯坦是沙漠之邦,頗有異域風情,男女服飾非常不同於印度其他的地方,生活裡更是吹拉彈唱,小曲風調。曾經王國無數,留下了無數的宮殿城市,最著名的就是四大色城:“白城”烏代普爾,盡享“東方威尼斯”的美名。“金城”傑伊瑟爾梅爾,猶如《一千零一夜》中的神燈堡。“藍城”焦特布爾是聖潔的神靈之色,“粉城”齋浦爾有著秋天落日之色。四大城乃印度旅游的經典城市,不容錯過。

HB:你在印度令你最難忘的一天是?
HM:在印度,每一天我們都像在奇遇,經歷著不同的人和事,碰上當地特有的節日盛典,那真的是人生一大幸事。

但最為難忘或者說最為驚險的一天卻是在孟買的達拉維貧民窟被捕。緣由很簡單,當時我們為了拍攝亞洲最大的達拉維貧民窟風貌,“私闖”了那一片地區唯一的一棟私人住宅高樓。想來也是稀罕物。等我們從頂層下來的時候,樓下的鐵柵欄門已被一群男子鎖上。門內是我們奮力掙扎著要出去,門外是他們叫囂著不讓我們出去,唯一的解決方法是我們付好處費,不然他們就報警。我們當然沒有屈服,最後警察來了。來的還不是一個,而是整整一隊警車。我們被送入其中一輛,除了前面正駕和副駕之外,還有兩個警察在後車廂看著我們,就這樣,警車一路叫囂著把我們帶到了警察局。當時心裡真的是七上八下的,萬一真的把我們關起來,或者驅除出境,就慘了,好在有驚無險,他們只是對我們進行了“紀律教育”,就放我們走了。整個情節就跟演電影一樣,甚至比我們在寶萊塢給巨星阿米爾•汗當群眾演員都“精彩”,夠驚心動魄

HB:在印度背包旅行的最大困難與最大的得著是?
HM:在印度旅行的最大的困難是我的簽證和沒有肉吃。

最開始我和 Tom 的旅行計劃是整整一年留在印度旅行。但因為我是中國人,每次的簽證都只有兩三個月(Tom是美國人,旅遊簽證是十年),印度國內旅游簽證又不可以續簽,結果一年中我們來來回回辦了四次簽證,一次是在北京,一次去尼泊爾,最後兩次是上海。不說這所費的時間精力,光是機票費用就把我們印度旅行的預算花去了一大半,嚴重影響到了我們的印度行程。同時也因為我是中國人,中國和印度的邊境之處我都無緣涉足,而那裡又有著極其古老獨特的部落文化,非常遺憾。

說沒有肉吃,是因為印度是宗教國家,可以吃的肉類很少。對於印度教來說,牛是神物,所以不吃牛肉。豬肉也是不吃的,因為伊斯蘭教認為豬肉不潔。能吃的也就雞肉和羊肉,但也不是每個地方都有。因為很多地方都是宗教聖城,秉承嚴格的素食主義,不要說“葷腥”了,就是連個雞蛋都沒有的。碰上特別的節日盛會,我們一待就是兩三個禮拜,每天都是雷打不動的吃素,讓以食為天的我抓狂!印度之行讓我成了真正的食肉動物。在之後的旅程中,每次我都會從國內買上一打不同的真空包裝的熟食,以慰籍我的“相思”之苦。

最大的得著應該是精神內在的獲得。我們現在生活的世界講究的都是高度的物質文明,物質的擁有成了衡量生活好壞的唯一標准,也成了大多數人快樂的終極目標。在印度,人們的生活都是圍繞著宗教和神而來,雖然物質相對貧乏,但因為有信仰,內心豐盈而快樂。印度之行讓我們重新審視周邊的天地,以及重視內心的真正需要,學會感恩。

問:為何會萌生到印度背包旅行的想法?為何不是其他周邊地方?
HM:​印度作為中國的鄰國,又是亞洲第二大國家,僅次於中國。雖同為文明古國,可是我們並不了解彼此。中國現在已經是世界第一的旅游出口大國,可是印度都不在中國人考慮出行的範圍之內。可是對西方國家來說,印度卻又是一個極樂世界,有著特別的吸引力。

之前,我和 Tom 有花一年的時間背包走遍中國,於是,我們決定以同樣的方式來背包印度。去了之後才發現,印度的人文地理各方面比中國還要復雜多樣,要想真正地走遍看遍,至少需要一年的時間。結果去了一次不夠,兩次,三次,還是意猶未盡,最終四進印度,譜寫了一部屬於我們自己的《西游記》紀行

希望有一天,我們能有機會走遍南亞的其他國家。

HB:與其他的印度旅遊書籍相比,你認為最大不同在那?
HM:我想這本書的特別之處在於很少有中國人會在印度如此深入廣幅地行走,記錄下來的更少。很多人都只是在很短的時間內走馬觀花,以最少的時間來走過最多的城市,僅限於一些著名的景點。一年 365 天,我有 280 多天在印度,與其說是旅行,不如說是在印度生活,所行所見更平實、全面和客觀。

另外,我跟 Tom 的旅行更注重於當地的人文,我們也會深入到“犄角旮旯”去尋找、去記錄。在古吉拉特邦的卡奇北部,我是第一個獲得警方許可證、去探尋當地部落文化的中國人。而在奧裡薩邦的深山老林裡,生活著一群被認為是前雅利安時代的原住民後裔,他們的生活習慣傳統千年來不曾改變。

我希望通過我的紀行,能讓更多的中國人了解一個真正的絢麗多彩的印度。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