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ic to Help You Sleep
紙糊熊貓 6 月香港遊
David Garrett《Caprice》
George Michael《Symphonica》
《Italian Futurism, 1909-1944: Reconstructing the Universe》展覽
Style, Taste and Television
Coldplay《Magic》MV 解讀
Culture

Music to Help You Sleep

by Henry Ocean Chan
by Henry Ocean Chan
0

在失意和落寞一刻,不如讓音樂淨化心靈,感覺音樂治療的力量,當然選擇哪些歌曲哪音樂家來慰藉靈魂,也是一門學問。

要重拾心情,到底是聽娛愉之音,還是聆聽低調傷懷的音樂,在這課題上,兩種樂章各有解構和效用。

灰色音樂聽上去無助又傷感,卻有同聲同氣的感覺,令傷痛感覺得以麻醉,當然過分迷信淒苦之聲,效果再好,也有過了分的同感,小則更痛苦,大則適得其反,所以要麻醉傷痛,sadcore music 只宜作過度期傾聽,切勿沉迷。

開心愉快之音當然是最可人的音符,閒時細聽可以怡情,但過量地聽愉快音樂卻往往予人不太真實的感覺,猶如 Dolly Parton 唱自己的經典作《Jolene》,一遍情意綿綿,愉快開懷,但翻唱者眾之下,往往不同版本,演繹方向都產生了變化,Strawberry Switchblade 的版本在 chorus 一段不停地唱着:Jolene/Jolene/Jolene……,效果便完全不同,猶如一種乞求,滿懷淒苦。

當音樂不再有震撼人心的力量,是因為那個人靈魂已經蒼白,當一個人的歌聲不再令人想哭,是因為歌者口中吐出的悲傷不是真的。

以下列出數個音樂名字,他們的作品有悲情的、有救贖能力的、舒服柔和的,也有歡恩可人的,只要不縱情地聽,自然各得其所,活在當下。

BOB DYLAN
Folk Rock 之父 Bob Dylan 一直創作許多關懷土地、人性反省的作品,一如成名作《Blowin' in the Wind》是一首反戰作品;還有反核作品《A Hard Rain's A-Gonna Fall》,《Knocking on Heaven's Door》則是咀嚼生命的意義,至於最能撫摸脆弱心靈的必然要提到《Death Is Not the End》,這是一首勸告失意人不要輕生的歌曲,此曲之後不斷受到翻唱,其中包括英國歌手 Nick Cave。

不管 Bob Dylan 有沒有經過受洗的儀式而成為一位基督徒,他的作品都處處顯露出救贖的情懷,希望聽者感到悲愁時聆聽他的作品,也能體貼他的情懷,細心咀嚼歌詞,好作滋潤心靈。                                                                                                   

CHEER CHEN
最近發行了新專輯的 Cheer(陳綺貞別名),從《華麗的冒險》開始,就設定成三部曲,之後的《太陽》,她寫的的情歌一樣有救贖靈魂的作用。

她寫悲傷也好、瀟灑也好、也沒有想得太多想得太深入至過了火位,這多少是對粉絲們在情感控制上有所啟示;寫愛情或許比較悲觀,但更多時候教曉了歌迷感受到幸福就好好體會、好好珍惜。因為開心和傷心有多少你並不知道,不會一直好或一直壞。

正如陳綺貞在訪問中說過:「現在就算痛苦就好好地浸泡在痛苦中,得到痛苦的全部。得到快樂,也不用去想明天是不是還會這麼快樂,也是今天好好的快樂就好了。」

THE PLASTIC PEOPLE OF THE UNIVERSE
來自布拉格的搖滾樂隊。在蘇聯紅軍攻佔領布拉格的背景下的捷克前衛搖滾樂隊。樂隊成員 Ivan Jirous 和 Jaroslav Vozniak 曾經長期被關進監獄中。一隊擁有頹廢氣質,文學化和政治化俱備的前衛樂隊。

當時環境下,絕對不允許這樣的革命者。其立場如此鮮明,令對自身於當下現實不滿的樂迷得到按撫,陣陣歇斯底里的歌唱,與口號式的讀白,令靈魂受敲打的樂迷彷彿參與其中,忘我發洩。

想表達的是他們的發洩及歇斯底里都是有因有果的,然而今天我們活在某程度的紛亂年代中,面對種種控訴,個人的不歡與愁困似乎都被淡化了,The Plastic People of the Universe 成為在今時今日的香港,我們能在其中音樂與訊息中得到心靈扶持的一個音樂名字。

MOZART
不論是不是古典音樂愛好者,對於 Mozart 這個名字,想必不會陌生。模札特的古典樂章一向給我們典雅光明、歡樂和浪漫的印象,曲風頗有令聆聽者感受到朝氣朝勃勃,期望藉音樂開解困倦滿腔的心情,似乎最適合不過。

但音符背後的 Mozart,有多少人清楚認識?

在《Sinfonia Concertante》莫札特的這首經典作品中,他創作此段樂章時,正是其人生最黑暗的年代,從中我們在聆聽小提琴協奏曲時,可以清楚兩枝小提琴奏出非常淒迷哀怨的呼聲,凸顯悲哀陰暗的面貌,帶你重新和音樂神童靈魂深處作精神交流,讓自身與年少卻不輕狂的 Mozart 產生共鳴!

LOU REED
剛在去年 10 月過世的前 The Velvet Underground 成員 Lou Reed,新一代認識他主要是因為電影《Trainspotting》採用了他的一曲《Perfect day》作插曲;但要說能拯救靈魂的音樂,除了古典音樂,The Velvet Underground 和 Lou Reed 的音樂歌曲實在產生了承先啟後的作用。

在灰暗的 70 年代,許多捷克政治犯被秘密警察逮捕,關押在牢房裡。 面對無窮無盡的審訊與折磨,他們讓靈魂重獲平靜的方法,往往不是向上帝祈禱,而是輕輕哼唱 Lou Reed 的歌曲和唸他的詩句,以作精神寄托。

比利時總理 Wilfried Martens,亦曾表示 Lou Reed 的歌曲及精神救贖了他,得到他的啟蒙下,才直接令他登上總理之位。

JOHN LENNON
從一開始,他就不希望這世界把他當作一個偉大的救贖象徵,或者一種力量的代表,甚至不需要受到讚揚。他用音樂回饋樂迷,撫恤世界撫恤世人。 

John Lennon 唱到:「想像一下/如果世界上沒有天堂會怎樣/如果你試試/其實並不難沒有天堂/也沒有地獄/頭頂上只有一片藍天/想像一下/如果每個人都活在當下/世界會是如何/想像一下/如果這個世界上/沒有國家會怎樣/其實這是有可能的/這樣就不用打戰/也不會有無辜的生命死去/如果世界上沒有宗教/想像一下/這個世界就真的和平了/你可能覺得我在做夢/但是我不是唯一的做夢者……」——《Imagine》

在他的個人作品最出名的一曲《Imagine》,充分忘我的表達,完整的再現和音樂給自身帶來的無與倫比的感染力,教晦我們無需給予太多讚美,因為我們早已是讚美本身;因為要救贖俗世人,他的心永遠對這個自私的世界開啟。

LOUIS ARMSTRONG
他的沙啞嗓子高聲唱《What A Wonderful Day》,句句磨心,事實上這首作品界乎於愉快與痛苦之中,背景音樂與編曲如詩如畫,但配合在 Louis Armstrong 的沙聲刮耳唱詠,想深一層,絕對是一首歡情太暫之作。

追聽追究下去,這首令失意人得到一刻慰藉的老歌作品,其實是 Louis Armstrong 最失意時寫下的,就是在最不開心的時候期盼的愉快日子,才是最貼近我們真正所需的 "Wonderful Day"。

要來療傷的音樂,是否一定要 100% 愉快之音,又或是 100% 悲鳴之音這疑問,讀到這裏,是否又有了新的體驗?

很多時候,並非只有黑和白,人生中實在有需要灰色地帶的時候。

更多相關文章:
人生必做的 25 件事
荷里活喜劇女星經典重溫
節慶主題音樂 10 選
睡眠不足後果可怕!改善睡眠質素小秘訣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