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的脆弱 影評《當旅程結束時》(The End of the Tour)
2015 壓軸懸疑動作鉅片 《科學怪人 : 創生之父》
2015 年 Sundance Film Festival 風頭作《跨性有話兒》(Tangerine)
Jennifer Lawrence 新戲《Joy》再提名奧斯卡?
返工族福利!完美利用 lunch break 的 5 個方法
當印度遇上紐約:《駕喻人生》(Learning to Drive)
膽小勿看!Google Sightseeing 帶你走遍世界猛鬼屋村
Culture

情感的脆弱 影評《當旅程結束時》(The End of the Tour)

by Henry Ocean Chan
by Henry Ocean Chan
0

我們都曾經遇過一些我們一直保持距離地傾慕的人,即使你有機會近距離接觸他們,他們都是陌生人,而在你們的相處和互動中,你會發現他們跟你預期中不同。本片就是這樣的一個故事,這也是一個男人在多年後回想這段回憶,從而懷緬、追悔的故事。兩個熱愛寫作的文字工作者,無可否認是志趣相投。他們談笑風生,由電影、女人、音樂,到現代人荒謬的生活方式,無所不談。而到這旅程結束之時,他們發現彼此之間已產生了始料不及、既強烈亦矛盾的情誼,因為這是建基於一層又一層的妒忌、不安、孤獨和對現代人感情的不信任等情感之上。

導演 James Ponsoldt 與影星 Jason Segel 和 Jesse Eisenberg 一起把這段真人真事搬上大銀幕,這不止是一個一舉成名的文學天才遇上一名渴望一鳴驚人的記者的故事,更是帶出了很多當今生活種種複雜情感,例如我們與名成利就之間的棘手關係、我們對與人建立聯繫的渴望、對於在資訊轟炸的世界中找出至真至誠的盼望。由美國著名劇作家兼 Pulitzer Prize 得主 Donald Margulies 編劇,根據 David Foster Wallace 的《Although Of Course You End Up Becoming Yourself》改編,而導演 James Ponsoldt 指,兩位演員在鏡頭前建立真摯的聯繫,演繹出最根本的人性戲劇,為電影注入了光芒,觀眾從未見過這一面的 Jason Segel 和 Jesse Eisenberg,他們演繹出兩位寫作家最深的情感,他們的真誠和軟弱,真是非常引人入勝和感人。

《當旅程結束時》(The End of the Tour)不是傳記片,甚至是反傳記片。傳記片傾向把人生的複雜性簡化,它比較像這兩個人短短數天相處時的一些快照,劇本幾乎完全是根據 2 人錄音帶的真實對話編寫,所以真實性是無容置疑的,只是編劇 Donald Margulies 把這些對話轉化成戲劇。故事一開始講述這位年輕記者如何接觸這位不愛被追訪、難以捉摸的受訪對象,故事發展下去會越來越複雜,看到他們的自我、不安、妒忌、軟弱和相知相惜,令 2 人間的關係變得非追訪與被訪者這麼簡單。基本上,這可說是一個柏拉圖式,不會開花結果的愛情故事。

編劇沒有興趣平鋪直敘地寫 David Foster Wallace 的生平,或者是在大銀幕上剖析他的心底思想,刻意地不想做這兩者或任何類同的事,不想去拆解或剖析別人,而是要真真正正走進這兩個人在這 5 天內的相處的精髓,這是一場他們就著藝術、自我和成就這些主題,你來我往、緩緩優雅的舞蹈,非常引人入勝和生動鮮明。

但若果不是有 David Foster Wallace 複雜、成功、但又悲劇性的一生,就不會有這個引人入勝的故事。當時很少小說家的名字可以家傳戶曉,但 Wallace 的書觸動了很多人心,使他們成為了他的書迷、擁躉,而《Infinite Jest》這本書,更成為了很多自覺同是天涯淪落人的無形連繫。他每本書、每個故事、每篇文章,都有其神作般的風格,複雜的情節、創新的語言措詞、加上一種狂人般的能量,挑釁著讀者的神經,同時觸動人心。他透過文字,完全放下戒備地向讀者坦率道出他的不安和失落,透過不加掩飾地表達狂喜和憂傷,讓讀者感到他們並不孤單。

他視冷嘲諷刺為毒藥,他抗衡憤世嫉俗的浪潮,他的寫作不只是反映孤獨,更是要對抗孤獨。就像他在 1993 年一個訪問中說現實世界中,我們都寂寞,真正的感同身受是不可能的,但如果一個虛構的故事,可以讓我們在假想中切身感受到故事中人物的痛,我們或者可以更容易地想像到別人的痛,這是一種滋養和救贖,我們會覺得沒那麼孤單,可能就是這麼簡單。憂傷、風趣、犯傻、悲痛、荒唐,他都揮灑自如,甚至同一時間寫以上所有東西。

導演說:「簡單來說,華萊士改寫了我們這一代的流行寫作,這在一個時代中可能只會出現一次。他就像 Gertrude Stein、James Joyce、Tom Wolfe 或 Jack Kerouac,很有個人的影響力。

兩個男人於美國中西部駕車展開公路之旅,暢談人生、藝術與不安,這可否成為一個充滿戲劇性、張力和力量的故事? Donald Margulies 出名擅長編寫妙語連珠和人與人之間的互動的舞台劇本,但當他收到經理人交給他的《Although Of Course You End Up Becoming Yourself》,還附上字條一張,寫著:「看看它,這可能是個舞台劇。」,他看到的不是個舞台劇,而是一部電影,一部笑中有淚而且動力無限的公路電影。這個故事包含了很多我夢寐以求的主題,2 人間的亦師亦友關係,同時也是採訪與被訪者的關係,展示了男人如何建立但又抗拒建立友情,他們都在尋找這段關係或情誼的合理性。

拍攝本片的重點是要捕捉這兩個徘徊於懸崖的男子之間,他們充滿火花的關係,占士解釋不想拍一部關於華萊士最後日子的電影,在本片中,我們看到的是最風光最順風順水時的華萊士,就像是《Don't Look Back》中的 Bob Dylan,我們眼前是一位年輕、傑出的男子,初嘗成功成名的滋味,是個引人入勝的故事,而不是冷冷的、有距離感的故事。看到兩個正值盛年、聰明、但又忐忑不安的男人,互相傾訴如何活出更好的人生。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