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d Taste 早已操控了時裝界,幕後黑手是這三位!
可愛衣飾 「裳」盡浪漫
永恆之鑽 點亮濃情蜜意
意國經典包包 派對皇后最愛
貼心內衣 塑造迷人曲線
智能時計 共度美好時光
醉人冬「飾」 時尚耀眼
Bad Taste 早已操控了時裝界,幕後黑手是這三位!
News

Bad Taste 早已操控了時裝界,幕後黑手是這三位!

Bad Taste 早已操控了時裝界,幕後黑手是這三位!
by Harper's BAZAAR HK
by Harper's BAZAAR HK
0

要總括 2017 時尚, Street wear 當仁不讓。尤其是 2016 年初露鋒芒,2017 年霸佔著時尚圈各大板面的後蘇維埃風 ( Post- Soviet)。說起 Post- Soviet 這一詞,大家腦海裏可能未必即時有印象,但是說起這種風格的俵俵者,Gosha Rubchinskiy、VETEMENTS、近年的 Balenciaga,相信大家即時能夠聯想起這種 Bad Taste 街頭風。

Gosha Rubchinskiy

Gosha Rubchinskiy
在 2008 年時他對傳媒放話,指 10 年後他要成為所有人的話題,但他只是用了8 年時間,就將同名品牌在時裝界崛起。對於在莫斯科長大的他來說,有一種責任讓人們見識俄羅斯的文化。經常以 Rave Culture、滑板、運動服裝等作為靈感,設計中充滿着共產主義元素,以及西方 Pop culture 和消費主義於 90 年代在俄羅斯引起的混亂。得到川久保玲的青睞,成為了 Comme des Garçons 的入室弟子,入主 Dover Street Market。其後更與 Adidas 和 Burberry 聯名,大玩 Gopnik 和 Chav 風格。

Demna Gvasalia

Demna Gvasalia
現年 36 歲的 Demna Gvasalia 來自德國擁有格魯吉亞血統,和 Antwerp Six 一樣畢業於 Royal Academy of Fine Arts of Antwerp。2009 至 2013 年,Demna 在 Martin Maison Margiela 中負責女裝系列,之後又成為 Louis Vuitton 成衣女裝系列資深設計師。於 2014 年和 7 位來自世界各地匿名的設計師推出品牌 VETEMENTS,法文意思衣服。Demna 很快就掀起 Bad Taste Fashion,和 Champion、Juicy Couture 等過氣品牌合作,衝擊時尚圈墨守成規的審美觀。在2015年更加被任名為 BALENCIAGA 的藝術總監,管理品牌的創意工作和形象。

Gosha Rubchinskiy、Demna Gvasalia 和 Lotta Volkova

這種 Post-Soviet 風格的掘起有三位幕後功臣,過去一年這三個名字相信大家都聽到爛,Gosha Rubchinskiy、Demna Gvasalia 和 Lotta Volkova。

Lotta Volkova

Lotta Volkova
Post Soviet Trend 三劍俠裏的最後一位是 Lotta Volkova,她是 VETEMENTS、Gosha Rubchinskiy、BALENCIAGA 的造型師,但她更加主宰着他們的品牌形象。她為這些品牌非傳統的設計規劃形象包裝,例如社交平台 Instagram 的圖像風格造型。在她小時候俄羅斯比較封閉,唯一與外界資訊的接觸是透過互聯網,所以對她來說互聯網社交平台是一個讓她可以接觸所有人的媒介。她坦白承認自己認為時裝是一門生意,對 Lotta 來說他們在打造的並不是藝術或者夢想,而是一些能讓不同消費者引起共鳴的產品。

他們來自莫斯科、格魯吉亞、俄羅斯海參崴等這些後蘇聯國家

他們來自莫斯科、格魯吉亞、俄羅斯海參崴等這些後蘇聯國家 ,在他們小時候,蘇聯解體,國家政治財政狀態混亂,西方文化慢慢開始入侵他們的生活,包括 Pop Culture和消費主義。第一次看MTV 、第一次喝可口可樂、第一次閱讀外國時裝雜誌,他們與上一輩擁有着完全不同的成長文化。

他們開始像西方年輕人一樣,崇尚潮流,沉迷 social Media,喜歡街頭品牌,熱愛球鞋。但是國家經濟狀況不穩定,無法負擔自己喜歡的名牌,二手店或上一代的衣櫃成為了他們 styling 的來源,亦形成了這種後蘇維埃風。

就是這種背景解釋了為什麼 VETEMENTS 經常有Oversize Cutting,長到及膝的袖子,因為他們的衣服都是父親的 Size。

就是這種背景解釋了為什麼 VETEMENTS 經常有Oversize Cutting,長到及膝的袖子,因為他們的衣服都是父親的 Size。

或者為什麼VETEMENTS,Gosha 這麼喜歡和運動品牌 Co-Branding,將 Logo大大的放在 T-shirt 上,是因為當時二手店都是賣這樣的抄襲貨。

或者為什麼VETEMENTS,Gosha 這麼喜歡和運動品牌 Co-Branding,將 Logo大大的放在 T-shirt 上,是因為當時二手店都是賣這樣的抄襲貨。

又或者是 BALENCIAGA 的 Ikea 包包,對他們來說是面對消費主義的幽默態度。這些標語特色和街頭風格其實隱晦地反映了90年代蘇維埃年輕人追崇西方品牌的頹廢感覺。

又或者是 BALENCIAGA 的 Ikea 包包,對他們來說是面對消費主義的幽默態度。這些標語特色和街頭風格其實隱晦地反映了 90 年代蘇維埃年輕人追崇西方品牌的頹廢感覺。

90 年代,川久保玲、山本耀司、高田賢三,三位日本設計師在時尚界掀起了一波討論,他們的東方極簡解構主義令時尚界大跌眼鏡,但同時亦開創了屬於他們自己的風格。這次後蘇維埃風格的一群後起之秀亦遭受到不少批評,被指推崇抄襲和消費主義,無設計和剪裁技巧可言,只是一味懂得製造噱頭。到底他們只會是曇花一現,還是革命先鋒呢?

90 年代,川久保玲、山本耀司、高田賢三,三位日本設計師在時尚界掀起了一波討論,他們的東方極簡解構主義令時尚界大跌眼鏡,但同時亦開創了屬於他們自己的風格。這次後蘇維埃風格的一群後起之秀亦遭受到不少批評,被指推崇抄襲和消費主義,無設計和剪裁技巧可言,只是一味懂得製造噱頭。到底他們只會是曇花一現,還是革命先鋒呢?

Graphics by Jun Chong;Text by Lucas Yiu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