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berBand「御用」填詞人 Tim Lui:透過簡單的文字去感動人
BAZAAR Round The Clock: 曾美慧孜封后前後 18 小時
陳柏霖香港潮語大考驗!大仁哥知道甚麼是「出 pool」嗎?
靠雙眼傳遞細膩感情!梁洛施保養眼部有一套
影壇新人凌文龍和電影開展一段新鮮甜蜜「戀愛」關係
吳謹言的小秘密!她要對 10 年前的自己說這句說話
徐天佑從成長中學會感恩
feature
RubberBand「御用」填詞人 Tim Lui:透過簡單的文字去感動人
Interview

RubberBand「御用」填詞人 Tim Lui:透過簡單的文字去感動人

RubberBand「御用」填詞人 Tim Lui:透過簡單的文字去感動人
0

作為 RubberBand 御用填詞人的 Tim Lui,做填詞人,固然要愛寫,更要愛文字。對文字的喜愛程度,Tim Lui 說假如流落荒島,沒有紙筆伴隨的話寧願自刎去。做了近 10 年填詞人之後,從累積的那每首一百數十字的歌詞集當中,除了是琅琅上口的流行曲,那些將思想都濃縮起來的字句,從不同人身上更可以發放意想不到的正能量。

在香港做全職的填詞人委實不多,以填詞作為「兼職」的 Tim Lui,較為人熟悉的

填詞人的生活

在香港做全職的填詞人委實不多,以填詞作為「兼職」的 Tim Lui,較為人熟悉的是為本地樂隊 Rubberband 的歌曲作品填詞為多。她坦言如果只靠填詞的工作,以那微薄的收入幾乎很難維生。身兼多媒體創作人的她,在 10 年前入行當填詞人,其實是由一個仗義幫忙開始。她說:「08 年於 Rubberband 正式出道之前,他們要做派台歌,但時間是相當緊迫,當時我還是個 OL,那時的男友,即現在的先生(Rubberband 主音 6 號)找我幫忙為樂隊寫詞,於是抱着不妨一試的心態寫了首《Tears》。後來歌曲監製 Mark Lui 覺得寫得不錯,於是再叫我多寫數首,最後我就得到了一份 writer contract。」

做創作的人都沒有一套固定工作模式,Tim 認為填詞人的生活作息就像是游牧民族:「我喜歡困着自己在一間房裏面寫詞,每每要太陽下山之後才可以開始寫,寫的時候就要專心閉關,但我不能夠每日如是,整個人會枯萎的,所以寫完之後就要做一些其他工作,然後再回去寫詞。」不經不覺填詞了近10 年,Tim 有感填詞人好比處於音樂行業鏈的最底層,然而,快樂的地方是如果得到親自作曲的歌手邀她填詞,這份信任是令她更為珍惜的。

RubberBand「御用」填詞人 Tim Lui:透過簡單的文字去感動人

相信文字的力量

填詞人是用文字說話的人,而文字於她心目中也確實相當重要,「文字對我來說太重要,雖然我不太閱讀,但我很愛寫,從小到大都有寫日記的習慣,一本本的日記簿到現今都還存着。到後來有寫網上日記,覺得寫字能夠理順自己的思想,人愈大愈來愈多煩惱,每日兼顧那麼多事很容易心累,而寫文字就可以幫助了解自己。」由小時候寫日記,到長大了寫歌詞,寫的文字都是跟自己內心對話的過程,Tim 形容歌詞的魔力可以很大:「一首流行曲的字數既少,當中的規限又多,但在這短短數十字當中,就能夠激起人的情緒,感動、共鳴、令人振作、喜悅等等,這是相當有力量的。自小都很留意廣東流行曲的歌詞,殿堂級詞人好像林夕、Wyman 以及周耀輝寫的歌詞也很感動到我,後來到97年開始聽五月天,他們用的文字雖然簡單,說的也不外乎叫人不要放棄、要追求夢想等等,但他們總有新的方法說出來,他們用的也不是甚麼華麗的文字,小學生都能讀懂,但卻是最能夠打動我。」

RubberBand「御用」填詞人 Tim Lui:透過簡單的文字去感動人

Tim 自言是被五月天的歌詞震撼的受眾,都希望能以簡單的文字感動人。「無論是我也好,或者是 Rubberband也好,我們很慶幸地收過一些朋友的訊息,說他們從未如人意的生活中,因為聽了我們的歌曲而得到幫助,譬如說曾經有輕生念頭的人、有跟長期病戰鬥的病患者、婚姻甚至生活問題的人,這對我們而言是很大的鼓勵,讓我們繼續有力量寫下去。」

RubberBand「御用」填詞人 Tim Lui:透過簡單的文字去感動人

設置生活小提醒

從 Tim 寫過的芸芸歌詞當中,歌詞的訊息都是偏正能量的,鼓勵人要及時行動,好像歌曲《衝》的歌詞中寫道:「再耐用,遲遲未敢出發,抱負成空;從來烈士進攻全憑大勇,遍歷劫難卻編了美夢」,Tim 說可能跟自己性格較男孩子有關:「想叫人不要顧慮太多,衝過去吧,很多東西都要自己去爭取的。」聽眾可以透過流行曲得到「生活小提醒」,至於作為填詞人,到底又是如何設置自己的「生活小提醒」,Tim 認為城市人生活太忙了,每個人都太多責任、太辛苦、太多事要處理,以致很容易淹沒、忘記身邊重要的人和事。每個人身後都有太多別人不了解的故事,於是「日常生活提示」是非常重要。她說:「你要有時間跟自己對話,想一想現在做的事是否真的開心?即使不開心也好,不打緊,那現在做着不開心的事,是否為了可以讓將來開心一點?如果是的話就咬緊牙關撐過去。」

對 Tim 而言,「不要問只要做」是她的態度,寫作就是她最好的自我對話、也是最好的排毒方法。不同人有不同方式,假如能夠找到最有效的自我對話方法,冥想也好、寫字也好,適時給自己一場深層清潔,要善待自己必須先了解自己,然後再向着想去方向盡情「衝」吧。

Photos by Keith Chan;
Special thanks to Old Bailey for the perfect location

Graphic by Wing Chan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