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嬌與志明》電影編劇陸以心:文字創作是愈做愈起勁
BAZAAR Round The Clock: 曾美慧孜封后前後 18 小時
陳柏霖香港潮語大考驗!大仁哥知道甚麼是「出 pool」嗎?
靠雙眼傳遞細膩感情!梁洛施保養眼部有一套
影壇新人凌文龍和電影開展一段新鮮甜蜜「戀愛」關係
吳謹言的小秘密!她要對 10 年前的自己說這句說話
徐天佑從成長中學會感恩
feature
《春嬌與志明》電影編劇陸以心:文字創作是愈做愈起勁
Interview

《春嬌與志明》電影編劇陸以心:文字創作是愈做愈起勁

《春嬌與志明》電影編劇陸以心:文字創作是愈做愈起勁
0

屬話題之作的香港電影《春嬌與志明》與《春嬌救志明》,電影的編劇是陸以心,「所有關乎寫作的浪漫,都不會在編劇身上得到。」入行當了編劇將近 10 年的陸以心(Jody)打趣道。以不同類別的文字創作人來說,當中最難「獨善其身」的可算是編劇。雖然這位文字創作人形容做編劇的生活實質跟「地盤工」無異,但她依然真心享受,經歷過鐵打般的編劇生活,沒有甚麼是不可行的。

《春嬌與志明》電影編劇陸以心:文字創作是愈做愈起勁

隨時隨地都能寫

小時候從來沒有想過做編劇的陸以心,那時的「我的志願」原本是做作家,於多年前出過幾本書之後,自言不是張小嫻或亦舒那種級數,做不到受歡迎的全職作家,轉個彎以更加擅長的編劇身份繼續文字創作,她覺得反而更開心。於入行當編劇之前,她自言轉過很多份工,包括私家偵探、酒吧女郎、做過公關、品牌管理、甚至於牛棚工作過,直至她踏入了電影編劇的世界,她說:「我是真心喜歡電影這個行業,編劇是我做得最長的一份工,我又是很怕悶的人,而電影的世界每日都可以很新鮮。」

《春嬌與志明》電影編劇陸以心:文字創作是愈做愈起勁

無論是她編劇的電影《春嬌與志明》與《春嬌救志明》這類都市愛情小品,還是喜劇片《低俗喜劇》,戲中都有好多好精警抵死的對白,對於如何找題材,她說:「喜劇其實很難拍得好,而大家都知香港是壓力之都,如果電影可以是一個渠道讓大家輕輕鬆鬆、暫時放下生活壓力,入戲院笑一兩個小時,我相信這個需求也是恆常存在的。」作為過來人,她說編劇的挑戰可以是無法想像:「於拍攝現場可以混亂不堪,在任何公眾地方都試過即席『開壇』寫劇本,譬如說墳場、天橋底,一點也不浪漫,好 practical,完全不是甚麼到海邊找靈感的那回事。」她坦言做編劇的環境是相當艱苦的,面對每日超過 15 小時的工作,幾乎是能人所不能:「於拍攝現場,在燈光師、攝影師都可以休息的時候,編劇是沒有的。拍攝前改稿、在現場改稿、到拍攝完畢還是在改稿,所以是無間斷的工作,幾乎要到電影正式上映時才叫完工。」

《春嬌與志明》電影編劇陸以心:文字創作是愈做愈起勁

編劇是情緒鍛煉

問道這些年來對業界的看法,她認為香港編劇的待遇可以更好:「電影業界其實很缺編劇、但編劇的工作又好嚇人,可能導演說了不能下班就是不能下班。做編劇亦沒有明確的晉升制度,可能你剛入行寫了第一部電影受歡迎,紅了,有人認識,你就是資深編劇;也有可能你寫了很多年,但合作的班底都是普普通通,那些戲沒有甚麼人知,這樣與新人也是沒甚麼分別。」問道做編劇要行走江湖最重要是甚麼,她說:「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緒,自己多行一步,去了解別人告訴你不可行、拒絕你的原因。電影的所有崗位都是互相合作來完成,可能你寫了好多內心狀況的東西,然後導演或攝影師一句就跟你說拍不到,你就 take it personal 或者覺得受傷,覺得別人不識貨,於是就退出這行,這樣的話實在太早了。初期幾乎所有人都必定會責備你,但你要有強大的 EQ 來熬過這個階段,你才有機會做到你想做的事。」

除了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緒,陸以心說更要承受得了朝令夕改的要求:「即使你以為寫好的劇本,但無論如何都會被人改,一部電影要改數十次劇本是很正常的事情。華人電影圈是無論如何都會一邊拍一邊改劇本,這點是需要接受。」自言當初做編劇完全不是計劃之內,只不過有如路人甲般一腳踏進電影圈﹐既沒有讀過電影、也沒有受過甚麼專業編劇訓練,她一樣可以做了 10 年。

編劇是用文字寫故事的人,置身於電影的光與影世界之中,她也覺得始終

始終愛文字

編劇是用文字寫故事的人,置身於電影的光與影世界之中,她也覺得始終文字對她才有最大吸引力,透過閱讀文字可帶來更大的想像空間。文字對她的魔力,早已於年少的讀書時代萌芽,試過投稿、亦試過寫信給作家,對文字創作亦早有遐想:「當時覺得懂得寫字就不用工作,但其實都是一樣。」文字與閱讀帶給她很大樂趣,即使在百忙之中她也會抽出時間看書。作為一個編劇,同時作為一個女性,她善待自己的方式,是給時間空間自己斷絕社交與日常瑣事:「應該要有隨時讓自己想走就走的勇氣與條件,包括財務自由、與工作自由。」陸以心說自己很喜歡一個人去旅行,讓自己排毒。每逢遇到問題或困難,她會反問自己「Why Not?」,生活沒有那麼多約定俗成,多反問自己為何不可,才有可能找尋到更多可行的人生答案。

Photos by Ching Ho;
Special thanks to Chaiwala for the perfect location

Graphic by Wing Chan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