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的後裔》背後的宋仲基
Behind the Cover :熊黛林
#MoveWithSelina!任家萱的勵志跑步故事
One Day in My life
如果阿 Sa 是...
麥浚龍 JUNO 三部曲 ﹣ CHAPTER 2 音樂的育成模式
MY WORLD:形象顧問 Angel Li 訪問
Interview

《太陽的後裔》背後的宋仲基

by Mirim Lee
by Mirim Lee
0

香港首播《太陽的後裔》的晚上,身處半島酒店頂層套房,眺望維港五光十色的高樓大廈,的確是欣賞浪漫夜景的理想之夜。拍照、訪問、4 份晚餐加飲品─被粉絲和狗仔隊圍繞着─眼前是一位通情達理的 32 歲男生,自我意識明確,星途將來定必一片光明。    

LOUIS VUITTON 絲質刺繡外套、T恤。

在《太陽的後裔》第 13 集中,姜暮煙(宋慧喬飾演)走向載着傷者的救護車,車門打開,見到劉時鎮(宋仲基飾演)不醒人事,滿身鮮血。見到姜暮煙手掩住口,企圖壓制自己大叫。他們覺得宋仲基開玩笑地說:「拍這一幕時,我真是睡着了。我相信是前晚拍通宵,所以,睡了一會。」替他整理髮型期間,宋仲基表示這集是昨日在韓國播放。當姜暮煙治理傷者時─沒有時間騰出來抹走面上不停流下的眼淚─劉時鎮醒來,問她:「其他傷者如何?他離開了嗎?」宋仲基補充:「一停機,我就問晚餐吃甚麼。」宋仲基比其他觀眾更認真地追看劇集。由於劇集是拍完後,才開始播放,他早已想看看最後剪輯成品的評價。而反應是極之正面。「結局會在下星期播放,到時候,我應該會在家裡收看。對我來說,是一個總結。或者我會哭出來。」

大家不如倒數到 2015 年 5 月 26 日,是他服完兵役的日子。「撰稿、導演、幾位演員──他們到江原接我。當日,我飲了很多酒。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兩日後,他看《太陽的後裔》的劇本,相隔 10 天,就開始拍攝工作。於是,他又再穿上軍服,選景包括扎金索斯島(Zakynthos)、希臘、太白、江原等。收視打破記錄,達 30% 收視率,版權輸至 32 個國家,為韓流注入新力量。新電視網站 Viu TV 以《太陽的後裔》作為網站的第一炮,兩位主角都來香港做宣傳。令人驚訝的是,我聞說香港粉絲緊貼韓國流行文化,今次花費嚴密部署,避免大量粉絲和狗仔隊在酒店的每個入口等候(保安細節甚至建議安排秘密通道)。即使宋仲基外出一小時,都需要精密部署,細節亦不可以在此公開。宋仲基樂意跟每一位合照,甚至親筆簽名也好,但離開了可以行動自由的首爾,他似乎感到不自在。吃早餐時,被粉絲偷影,必定很難受─粉絲會暗地裡在腰間拿着手機─或者在機場的露天區域,都加上很多保安細節。「令我吃驚的是,我在香港是如此受注視,就算他們未見過我,甚至不懂韓語。不同文化,有不同的軍事觀念。但我開心的是,大家對這套電視劇都有如此正面的反應,我很感激。」宋仲基面對人氣急升的氣勢,依然保持鎮靜,一點也不貪心。「我以前甚至較現在更忙碌,但卻記不起自己做過些甚麼。我賺到錢,但卻沒有真正感受過,或者享受工作。所以,今次的成功,並沒有令我沾沾自喜。《太陽的後裔》大受歡迎,我不敢忘記在整個過程當中,所學到的寶貴一課。我的語氣是否很老成?」

十多歲時,宋仲基立志做溜冰運動員,其後,他首次以參賽者的替補上陣某電視台的問答比賽節目,最後,更成立了互聯網粉絲會。一直以來,他缺乏自信,現在卻已成為韓流的靈魂人物。攝影師 Kim Jaehoon 形容宋仲基是「聰明,明白要貫徹誠實個性的價值所在。」十年前,二人因拍攝時裝特輯而認識,宋仲基獲物色做某時裝品牌的「Off The Street」模特兒,自此,二人的感情有如兄弟般。(由於二人身形和樣子都十分相似,所以,Kim 經常都被宋仲基的粉絲誤認。)Kim 做了幾年助手後,開始獨立製作,宋仲基送了一部 iMac 給他。今次,宋仲基準備了生日蛋糕給 Kim,堅持要插足 33 支蠟燭。今次香港之旅,宋仲基得體地保持健康活力和沉着的注意力,尤其是跟最熟悉的人開玩笑時,特別顯得輕鬆自在。第三晚,宋仲基準備跟記者暢所欲言。訪問繼續,自他服完兵役後,大家真是積累了太多問題了─他依然保存著《狼少年之戀》時,那雙天真無邪的眼神和古銅色肌膚。就讓讀者在這篇訪問裡面,自行想像宋仲基或劉時鎮是甚麼模樣,但我必需承認,每當我看《太陽的後裔》時,都覺得是二合為一。

LOUIS VUITTON 絲質刺繡外套、T恤、牛仔褲及鞋。

 

Q:你跟《太陽的後裔》的工作人員聚頭時,會談些甚麼?大家對今次的成功,有甚麼感想?
A:看到今次的成功和收視率,真是衷心感激。但對大多數演員來說,都是第一次在播映前已完成所有拍攝,所以他們認為很難感受這種成功的感覺。大多數情況是,一邊拍攝,一邊播放直至結局,所以感覺好像是得到即時反應。在首播前,大家覺得如果結局有 10% 收視率已經很滿足了。所以,今次的確給了大家很大的驚喜。 對於有多年電視經驗的我們來說─必需對年輕的演員說,收視率很少有這麼高。我覺得來到香港,那種成功感更加實在。

Q:你覺得角色是為你服完兵役後度身訂造嗎?金銀淑的對白必定將你的決定列入考慮因素。
A:我在 2014 年,大約是聖誕時候收到劇本,兩日我就答應了。我當時只收到頭 4 集的劇本,但已經很吸引,故事真的很引人入勝。我第二次看劇本時,已開始研究角色─亦即是我口頭答應演出之後。第一次看劇本時,大約看了整體的故事綱領,已深深吸引我了。它令我期待兵役盡快完成,快些拍這套劇。隊長的角色對我來說不是那麼重要。我只是覺得由於我服兵役時沒有遇到太大問題。無論是甚麼角色也好,最重要的是對白內容。我在拍攝《樹大根深》時,令我明白到一個好的故事,足以令小角色也活靈活現。我知道只講究角色的重要程度或者搶不搶戲,其實是無意義的。在我而言,故事、劇本才是最重要的。

LOUIS VUITTON 絲質刺繡外套、絲質襯衫、長褲及運動鞋。

Q:有傳你答應演出《善良的男人》時,甚至沒有看過故事大綱,因為你一直都很欣賞李慶熙的作品。
A:我完全信任她的作品,《對不起,我愛你》是她最著名的電視劇,但我其實較喜歡《謝謝》。她對我說,正在創作一個極端的復仇故事,我說我一定會接拍。我私底下認識她,所以,我完全沒有猶豫過。我亦十分欣賞金銀淑的創作,所以,我很感激她,即使我在服兵役期間,依然將劇本給我看。如果說作為重返演員崗位的頭炮,自己不緊張擔心,這只是假話。我最想的只是一個好劇本。
正如很多金銀淑的創作一樣,《太陽的後裔》有很多令人難忘的經典對白。談到經典出色的感人對白,會令人又愛又恨,她可說是了不起。讀她的對白時,有甚麼感覺?她的對白令劇集變得更加與別不同,但我同時會想,這會否影響整體的寫實性。她說過這些對白都是她曾經說過或者從其他人口中聽到的說話。有人會質疑,在現實生活中會有人說這樣的對白,然而,事實就是如此。我肯定放在電視劇時,會加以誇張,但是,金銀淑認為這些創作來自現實生活,所以,我不認為會減弱劇本的寫實性。不假思索地說出這些感人對白,是很好玩的。說的時候可能有些生硬,但多排練幾次,到開機時,就會找到自然的節奏。就好像打乒乓球,很易記的。

Q:有哪些對白是你至今依然難忘的?會是「我應該道歉,還是表白」?
A:我第一次看到時,都覺得很有趣,但我不會選擇這個。我最喜歡的是兩個角色之間的鬥嘴:「你是醫生,你應該沒有男朋友,因為你太忙。」「如果你是軍人,你應該沒有女朋友,因為你很粗魯。」這種互相的鬥嘴顯露出二人的性格,我很喜歡跟宋慧喬的這一幕。

Q:你的角色在讀對白時有獨特的方式──是否劇本要求?
A:我基本上依足劇本去做,我早已習慣軍人的口吻,所以,很容易。另外,大多數演員都服過兵役,所以,沒有人覺得不自然。雖然,我沒有想像過這種口吻會流行起來。當兩個主角越來越親密時,有很多美麗浪漫的接吻場面。尤其是在貨車的一幕,有日落的陪襯。選景是希臘。這一吻有重大意義,因為這個是二人正式拍拖的第一日。在拍攝當日,我們只有大約個半小時的時間,就一定要完成。貨車震動很厲害,所以,我們的面互相撞到對方。拍攝過程並不容易,慶幸大家都喜愛這場戲。

LOUIS VUITTON 牛仔上衣。

Q:另外,徐大英(晉久飾演)、劉時鎮,作為專業人士和人,促成了女朋友的改變。現實生活中,你是哪種類型的男朋友?
A:拍攝時,我從編劇學懂了的事情是,男人需要努力奪取美人芳心。何種情況下的反應會吸引到女性,甚麼說話可以贏取她們的愛─諸如此類。我認為男士應該要學習這些東西。我很想做一位成熟穩重的男士,但我還未是。我認為這類型的男士不太多。電視劇終歸是電視劇,現實世界不會有這樣的人。

Q:你破滅了很多人的幻想。劉時鎮的工作成為了他和姜暮煙之間的一大阻礙。你這位大明星可以在現實生活中取得平衡嗎?
A:我有想過這個問題,而且跟其他演員討論過。不計突發事情或者遇到的困難─都已經不易應付。正如劉時鎮和姜暮煙嘗試互相了解,互相協調適應,我也需要這樣做。我認為最重要的是坦誠,正如兩個角色一樣。即使關係經常處於緊張狀態,坦誠地跟對方分享自己的感受是最重要的。姜暮煙在 Uruk 做人質,獲釋後難以置信的那一幕,令我印象很深刻,幸好有劉時鎮及時拯救。姜暮煙親眼見到劉時鎮的工作後,姜暮煙表達出她的擔心,劉時鎮則這樣答:「你想跟我分手嗎?」很感動。現場拍攝時,那種情緒的波動比看劇本時高出 5 倍。我預期是平靜的對話。當時,是先拍宋慧喬的部份,她哭得很厲害。我不知道這是否在她預算之中,但至少從我角度而言,她在鏡頭前顯得更激動。當她情緒越來越強烈時,我的情緒亦變得越來越強烈。 那一刻,我有少許擔心情緒會否過了火位,但我覺得我們的情緒都是同步的。當中混集了複雜的感情──驚奇、憤怒、恐懼,你說得出的都有。在這樣的情況下,說這番說話是很悲傷的事情。如果為了這原因而分手,的確是很悲哀。

LOUIS VUITTON 拉鏈上衣、長身外套。

Q:編劇朴尚淵曾說過在拍攝《樹大根深》時,你有令他雞皮疙瘩的感覺,他說你完全入戲,即使情緒大爆發時,依然保持清晰的理性。
A:一定是在 GQ 的一篇文章,我記得當兵時,有日在浴室看到這篇文章。我見到自己的名字,覺得很出奇,太誇獎了。這篇文章,我一定要多讀幾篇,我真的很開心。這套劇令我受到大家注意,得到很多正面回應,但個人而言,這次經驗是非常艱難的。一看劇本就愛上它了,我對經理人說,我會接拍。之後,我開始滿腹疑問:「為甚麼答應這麼難演繹的劇本?如果做得不好,怎麼辦?」我的情緒很複雜,現在回想卻很有趣。我飾演世宗李祹的年青時候,經常被父親威嚇,但最終都學懂怎樣自立。我可以理解這個過程。看劇本時,都有一種被威嚇的感覺,還有白潤植,是經驗豐富的演員,我覺得這就是觀眾所理解的東西。總之,這次是明智的決定。

Q:回想過往的演出,哪個角色最接近你自己?
A:不知道,我沒有想過,不過應該是《成均館緋聞》的具龍河最接近我。他可能很滑稽,但內心深處不是這樣,像我一樣。演繹具龍河時,容易應付,而且個性特點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我現正在週末電視劇中做一個小角色,聽聞小說《成均館儒生們的日子》會改編拍攝。我覺得一定要做具龍河這個角色,他不是我在《樹大根深》中那樣做到主角,但他卻是我心目中的主角。看小說時已喜歡這個角色,能夠演繹到實在是妙極。

Q:有沒有待改編的故事角色是你很想演的?聽聞你服兵役期間,看了很多小說。
A:很難具體說明,但有一、兩本韓國小說頗吸引我的。所有 shinpa 小說,我愛讀 shinpa 風格的作品,這亦是我接拍《狼少年之戀》的原因─它感動到我。第一次看劇本,我奇怪為甚麼男主角沒有任何對白,然後,我繼續看時,卻真正感動到我。哲秀和純伊最終要分開,令人尤其傷感。朴寶英在這幕做得非常出色,她單獨演出,讀對白時做得很好,「這弄傷了你嗎?」唔,我的面受傷了。她打得我很大力。導演趙成熙最近有新電影上映─《Detective Hong Gildong: The Village That Vanished》,一定很好看。我稱他做鬼才,真的。

LOUIS VUITTON T恤、間紋外套。

Fashion editor : Mirim Lee Beauty editor : Hyesoo Park Hair : Lee Haeyoung (Aveda) Makeup :  Kim Jihyun Stylist : Choi Moonsun Production :  Michelle NG (R Production)Location : The Peninsula Hong Kong, China Club, Bibo, The PawnCoordination : Caylen Translate : Samantha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