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per Moment 從不強調所謂追夢,只想把當刻生活寫進歌裏
《我們與惡的距離》賈靜雯:我不脆弱,雖然柔軟看起來溫和
方健儀專訪:我是個表裏不一的人
陳健安專訪:不要對生活麻目,懂得定義自己,尋找自己的「本原」
文詠珊的幸福哲學:經過考驗的蛻變和成長,可以沉澱出另一種成熟美
#BAZAAR「搜」袋:許靖韻的「恐怖背囊」裡面有甚麼?
關楚耀妹妹關美薇,美麗與勇氣並重
feature
Supper Moment 即將推出精選專輯《 19 Moment 》,與樂迷回味充滿故事的歌曲。
Interview

Supper Moment 從不強調所謂追夢,只想把當刻生活寫進歌裏

Supper Moment 從不強調所謂追夢,只想把當刻生活寫進歌裏
0

Supper Moment 前年首度登陸紅館, 3 場演唱會一票難求,氣勢如虹。出道超過 10 年,他們很多歌曲陪伴不少人度過低谷,甚至有種追夢的動力。原來對於 Supper Moment 而言,追夢只是別人將之與他們畫上等號,他們從來沒有強調所謂的追求夢想,反而着眼於不同階段盡力完成不同的工作,把當刻的生活寫進歌裏跟大家分享,讓不同的情緒、情感找到出口。一再延後發行的精選專輯《 19 Moment 》將於 1 月中推出,帶來 19 首重新編製的精選歌曲,與樂迷一起回味從出道以來充滿故事的歌曲及創作歷程。

Supper Moment 從不強調所謂追夢,只想把當刻生活寫進歌裏

On Hugh:CELINE 圖案針織上衣、 絨質棒球褸、西褲、綴釘皮革。
On Sunny:DIOR MEN 印花恤衫、西裝外套、西褲、漆皮鞋。

從沒有停下腳步
2018 年的 Supper Moment 氣勢可說銳不可擋,首登紅館舞台,然後去年初再次唱進澳門,又推出國語專輯,但之後感覺有點靜下來。原來他們默默完成了很多工作,為 2020 年做好準備。主音 Sunny 說:「 2019 年其實是頗繁忙的一年,到台灣錄製國語專輯,緊接着到美國灌錄即將推出、收錄 19 首歌的精選專輯《 19 Moment 》。」之後又到東京參加 Summer Sonic 音樂節;並為將推出的紅館演唱會 live 專輯做準備。更讓人驚喜的,是全新專輯預計今年推出,歌曲已寫好,只差編曲。鼓手阿達解釋:「我們希望下一張專輯不是以單曲方式製作。以前我們有一種趕 schedule 的狀況,大多錄一首就推出,然後進行宣傳,跟着又錄下一首。現在我們想先做好一整張專輯。」他們正積極籌備 1 月在加拿大溫哥華及多倫多兩場巡演。所以這一年,他們其實沒有停下腳步,反而已經走得更遠。

Supper Moment 即將推出精選專輯《 19 Moment 》

19 MOMENT 記錄過去與現在

精選專輯《 19 Moment 》的概念,原來部份與他們已故經理人 Gary 有關。彈 bass 的 CK 說:「 Gary 曾說,若我們推出精選碟,希望有 19 首歌。我們選好歌曲後決定重新編曲及錄製,希望大家把這些歌當作新歌去聽。」選曲方面,都是他們覺得錄得不夠好的作品,想嘗試做得更好。 Sunny 說:「以前音樂的取向,無論是聽的、編的,都跟現在有很大分別。某些舊歌現在不太會排進歌單,因為有點不像現階段的自己。」畢竟人會成長,經歷多了,很多感受也變得不一樣。他們希望透過精選專輯,把舊有作品的味道及感覺,跟現在的 Supper Moment 拉近。 Sunny 解釋在錄 vocal 時,會有很多想法及感想,例如第一張專輯的〈最後晚餐〉,已跟他們去了很多地方。「從最初規模不大的演出,到去年在紅館仍然在唱這首,能量已很不同,這某程度上是樂迷賦予的。還有〈有你有我〉,充滿着這 10 多年的畫面。」專輯更會收錄他們的第一首歌曲 —〈 Love Song 〉,是一首英文歌,相信對於 Supper Moment 的鐵粉是一大驚喜。

Supper Moment 專誠到紐約錄製精選專輯 《 19 Moment 》

刻意以舊式作法呈現溫暖感

為了錄製《 19 Moment 》,他們專程飛到美國紐約的 Germano Studio ,以差不多 3 個星期,灌錄樂器、 vocal 及混音,完成 17 首作品。「這次選用 analog mixing 類比混音,中間有甚麼出錯也要從頭再做,但我們刻意選擇這個舊方式,希望令聲音更溫暖。」吉他手阿雞說。以舊式方法錄音,也可以說跟精選碟呼應,為舊歌灌注新靈魂。但這個做法不是比較類比跟數碼誰好誰壞,而是他們沒有經歷過舊時代的操作方式。「日後從類比的世界回到數碼,一定有些新的得着。」 CK 續說。他們過往各自錄製自己的部份,但這次除了有些 vocal 分開錄,其餘樂器均同步錄音。「電腦錄音很多時予人冷冰冰的感覺,但以 analog mixing 的方法,一開始已有種很溫暖的感覺。我們想大家留意這張專輯的氣氛,而且還可能隱約聽到一些小瑕疵,如彈琴前清喉嚨或是踏腳掣的聲音,都是我們刻意保留的,讓大家彷彿置身現場。」試想像閉上眼聆聽, Supper Moment 就在你面前彈奏,每粒音符更有穿透性,更能觸動人心。專輯推出時,他們在美國生活的 documentary 將於網上同步發佈,讓人期待。

Supper Moment 的 Sunny 認為創作已成為習慣,不用刻意經營

創作已成為習慣

無論從事哪種創作,靈感應該是很重要的吧。「創作是一種生活習慣,我想從事創作的人會明白。創作的過程很有趣,是一種不停問自己一些問題,然後嘗試用自己的創作去解答這些問題的方式,是很自然的。」 Sunny 說道。他多負責寫歌詞,常會因當天看過的一些引言、電影,或是從書本發現的刺激想法,再嘗試將這些想法應用於正在創作的題材中,或是延伸為一個題材,而這個過程是要培養的。「所以要說怎樣令創作保持新鮮,就等同問為甚麼一個籃球員要拍籃球!他答不到你,因為打籃球就是這個方式!喜歡上一件事情,就會不停去做。」他淡淡的說。原來創作對於 Supper Moment 而言應該就如信手拈來,自然如生活習慣,甚至一種本能吧。

Supper Moment 團員之間已甚有默契

團員認識那麼久,彼此的默契應該已不言而喻。 CK 認為就創作而言不應太有默契,反而要出其不意,多些不同的元素帶來刺激,否則大家做的東西就會很相似。「人是會變的,若太習慣大家的想法,可能反而停滯不前。所以最近我們常進行 deep talk ,坐下來談談,看看彼此的想法是否不同步。不停去檢視,那個默契或同步才會不停出現。若大家已經習慣那默契及同步,就會停留於舊有想法。」是的,有些事情真的不可太習慣,不可以。

Supper Moment 仍經常於 live house 演出

推動本地 LIVE HOUSE 文化

不少中外樂隊,都是由小小的表演場地如 live house 出身。相信不少愛音樂的人,也喜歡到 live house 看表演,那種現場近距離的感染力實在難以形容。 Supper Moment 成功登上紅館,會否有種回不了小場地的想法?他們即異口同聲說道:「不會!」 CK 形容紅館對他們來說是一個里程碑、一個場地。任何場地只要你有好聲音、好的配套、好的觀眾,他們也很想去。阿達透露以前他們去 live house ,不是追看特定的樂團,而是追着 live house 。每場表演後派發下一個表演的單張,就已經是最好的宣傳方法,這樣也就產生了一些到那個場地多於追不同團的文化。「香港現在失去了這種氣氛,如這氣氛再出現,大家可以有多些音樂聽,新的樂團又有多些地方表演。」
香港現在的 live house 寥寥可數,唯有樂迷身體力行多去 live house 聽表演,他們才可維持下去。而我相信,歌手、樂團的演出或推廣,也是推 live house 文化的一種力量。各人扮演不同角角色,付出或多或少的力量,都可以改變世界!至少我仍這樣相信着。

Supper Moment 推動本地 LIVE HOUSE 文化

On Martin:DIOR MEN 恤衫、雙層西裝褸、西褲。
On CK:BERLUTI 印花恤衫、圖案西裝褸、圖案西褲。

而他們希望大家可以留意一個名為 Unison 的組織,集合 8 間大學於 2019 年 10 至 11 月進行一個大學 band show 巡演,最後一站會在 This Town Needs 舉行 (最終站及某些表演因社會狀況改期至 2020 年初)。「表演名單有很多是我也沒有聽過的樂團,而製作方面,無論燈光、舞台及音響也是高水準。」阿達推介說,認為這是樂團界很值得支持的事情。

Supper Moment 去年受邀參加日本的 Summer Sonic

香港不乏出色的音樂節

Supper Moment 去年有機會參加日本的 Summer Sonic 音樂節,最讓他們難忘的,是表演之初歡眾寥寥可數,但逐漸觀眾開始聚集,雖然聽不懂他們唱甚麼,但會跟着節奏搖擺,到後來愈來愈多人,讓他們都很感動。Sunny 說:「尤其我們玩〈尋回一碗湯〉時,其實甚麼語言真的沒所謂。」音樂可以打破語言隔膜,力量不可小覷。說到音樂節, CK 認為其實香港的 Clockenflap 水準也很高,陣容也很厲害,只是香港的地方小,舞台規模不能如外國般大。另外又如「本地薑 wow and flutter 」,也很有香港特色。

Supper Moment 從不強調所謂追夢

On Sunny: CELINE 橫紋針織上衣、絨質棒球褸、西褲。
On Martin: CELINE 恤衫、領呔、格紋絨長褸、洗水牛仔褲。
On Hugh: CELINE 恤衫、領呔、西裝外套、西褲。
On CK: DIOR MEN 圖案針織上衣、皮革外套、軍褲。

從不強調所謂追夢
要說 Supper Moment 的勵志歌,你可能可以一口氣說出〈無盡〉、〈幸福之歌〉、〈最後晚餐〉等,不少人更認為這些歌鼓勵他們向夢想進發。問 Supper Moment 追夢的那團火是否仍熾熱,才知道原來「夢想」對他們來說,其實只是一個空泛的詞語。阿達解釋:「外界很多時將『夢想』等同我們的思維,但其實我們自己從來沒有這樣想過。或者這樣說,每首歌也是一個願望,這個願望其實就是夢想。所以每個人的歌都是一個願望。」 CK 繼續闡釋,他們的歌其實都關於生活。若某時期的生活遇到某種困難或糾結,就會出現某種音樂。「做音樂最好玩的地方,就是你可以知道音樂人某段時間的心路歷程。」都說音樂是很主觀的,聽眾未必全然了解歌者的意思,但聽的人可以有自己的詮釋,為自己生命帶來某些意義。「夢想其實是周期性、階段性的,但不是過了之後就沒有,而是會放在心裏。當找到一個出口,我們就可以面對其他問題。至於夢想、熱血,已經放於大家的心內。」期待 Supper Moment 未來會有更多不同的出口及想法,帶來更多撼動人心的音樂吧。

Photographs:Keith Chan
Art Direction:Caylen Chan
Fashion Styling:Caylen Chan & Kitte Kwong
Styling Assistant:Vicky Wan
Makeup : Onki Lau
Hair:Nasaki Chu @St PRIVATE i SALON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