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other Love:歐鎧淳 Stephanie Au 的獨家專訪
跟蹤歐鎧淳一個下午!拍攝雜誌封面初體驗
周國賢 Endy Chow 訪問:我的音樂代表我的蛻變
麥浚龍 Juno 三部曲 ﹣chapter 3 電影世界觀
張孝全 Joseph Chang 挑戰香港潮語!
碧咸勤做運動,就是為了穿衣更好看!
關於 IRENE KIM 的兩三事
Interview

Another Love:歐鎧淳 Stephanie Au 的獨家專訪

by L.L
by L.L
0

繼「最美持旗手」後,「完美退役」成為了Stephanie近期的最新焦點。對於以上問題,可能當時人已回答過無數次。24歲,才開始讓全世界驚艷其實力與樣貌兼備,突然傳出退役的消息,粉絲無不感到可惜。始終消息未經100%證實,粉絲們也抱着一日未經親口證實,一日都不能作實的心情!「還在衡量,如何在兩者之間 取得平衡。希望可以一邊工作,一邊繼續游水。」這是Stephanie最新的回應。

說到尾,一切源於「在香港,做運動員搵唔到食」這個改變不了的文化和觀念。看着身邊的(運動員)朋友畢業後,搵工的搵工,工作的工作,在這樣的氣氛籠罩下,小妮子難免心生動搖和感到迷惘。「不會太快決定退役與否,始終不想脫離運動員的身份,如果我可以一邊做運動員,一邊做其他工作,或參予一些商業性工作,而又做出一點成績的話,就可以證明這樣發展是可行的。今次休息過後,我會再次接受訓練,但不會一下子回到以前的模式,可能是一星期3次,讓身體再次啟動訓練模式,看看自己是否真的有潛質,不過最終都要視乎眼前的資源、自己身體的狀況,以及機會等因素。」

機會,她明顯比其他運動員多。近日從體育用品以至時裝品牌,大大小小的活動都開始出現了「歐鎧淳」這名字。有樣子有實力的運動員,成功後得到各大商品招手繼而成名,最終變成半個藝人;這條路,在外國很成功,亦很普遍,可惜,要在香港走這條路一點也不易,甚至乎沒有一個成功案例。在沒有前車可鑑的情況下,Stephanie更加想向虎山行。「從來香港都沒有運動員做到這麼商業化,但正因為沒有,所以更加想做好這件事。」「商業化」這3個字很敏感,在別人眼中可能純粹是賺錢,但對她來說遠超於此。「憑着『運動員』這個身份去進行商業活動,賺到的不單止是更大的人際網絡,還有資源,將來可回饋體育界,幫自己也幫其他運動員,建立一種自己幫助自己的機制。很多外國運動員都是這樣做,只是香港根本沒有這種風氣,所以我希望踏出這一步,可以得到多些支持,讓人對運動員有更多的認識,支持我們用自己的專業成就這件事。如果香港沒有這個文化的話,也是時候需要有個突破。」她堅定地說。

長線投資所消耗的是時間,是精神,更磨人的是,別人的眼光,和沿途的各種考驗。一直以來,評語有正也有負,只是她一直堅信,以行動來證明一切,別人自然會心服口服。「只要我勤於練習,做到好成績,證明我的能力,別人就不會有話說,所以也無需太過緊張別人的眼光。最重要是我知道,這件事真的可以幫助到往後的運動員。如果他們擁有相同的想法,而看到我這條路可行,便可依循這路走下去。我最希望為其他運動員開拓更加多的機會。如果成功的話,我覺得很值得。」小妮子有如此堅定的決心和遠見,因為她始終深信現今香港的運動員,已不再是以前別人眼中純粹的「運動員」,而是一份值得別人尊重和認真看待的工作。「即使被人看作『用自己形象來賺錢』也無關係,說到底是因為我們成績好,才得到品牌垂青。換個角度看,某程度上也是在表揚我們。所以即使是靠自己的形像來做商業化工作,也不是一件壞事,當然我們也會做很多慈善工作問饋社會。既然別人給予這麼好、這麼多的機會,不好好去做的話就實在太可惜和浪費。其實這間接地也推動到運動界,令整體氣氛更加蓬勃。我不想因為4年一次的奧運才讓人記起香港有一班運動員,活動完結之後,隨即又給人『成班運動員無晒影』的感覺。」可能是自小見慣大場面的原故,Stephanie的思想顯然比同齡的人成熟。

「憑着『運動員』這個身份去進行商業活動,賺到的不單止是更大的人際網絡,還有資源,將來可回饋體育界,幫自己也幫其他運動員,建立一種自己幫助自己的機制。很多外國運動員都是這樣做, 只是香港根本沒有這種風氣,所以我希望踏出這一步。」

 

對從小習泳的Stephanie來說,游泳早已成了人生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的確難以說分就分。她亦笑說,她是屬於水的,那種關係就像談戀愛,「真的好像情人,有時候不知道他當日會怎樣對待你,可能有一日會突然發我脾氣(可能當日身體配合不到),感覺會好差。有時候又會好夾,感覺好開心。大學教練成日講"relationship with water",(游泳)就像男朋友,少了見面,開始會有少少忘記的感覺,一開始會好開心,終於可以不用再見他,但無見兩、三個禮拜後,又會開始心思思、心掛掛,會好想見,望一眼都好。」拍攝當日Stephanie就嚷着之後要見「男朋友」! 但試問那段戀愛沒有遇過挫折?曾幾何時,她也曾經徘徊在瀕臨「分手」的邊沿。「今年差不多到奧運的時候,我已經好努力地去達標,但因為參賽資格分A標同B標,B標是要先出了世界排名,才知道有沒有機會被邀請參賽,而A標是只要一達到就可以直接參加奧運。過去香港從來沒有人達到過A標,偏偏當時就有隊友已達標,其他人就會認定『你都可以!』自那時起,我就好像給了自己一個新目標,但那個目標並非是我訂的。我像是被逼要去做一件別人認為我應該要做到的事。一開始時,我都咬實牙關不停嘗試去達A標。每一次都出盡全力,但每一次看到計分板時都還差0.2秒。有段時間我變得很抗拒比賽,好緊張、好驚,不知怎算好。其時,終於明白到為甚麼有些人說不想一下子付出所有。因為當你投入所有後,便沒退路可言;相反若有所保留,還可以安慰自己說,仍未盡全力。不停用盡全力後也達不到目標,彷彿重複地否定自己。」幸好,自小「內置」的刻苦和努力等優良性格及時起到作用,否則今天我們不會看到她和3位隊友創造出歷史性的一刻。「這段經歷既折磨又漫長,磨蝕了我之前本身對游水的熱誠,所以現在我需要休息,想清楚下一步怎樣行。」

再過4年,Stephanie便28歲,這個數字,對不一樣的人,有着不一樣的詮釋,但肯定的是,這兩個數字不會影響她運動員這個身份,「其實28歲對一個運動員來說並不算老,但當中牽涉太多因素。我終歸不想脫離運動員的身份。」2020年,下屆東京奧運會舉行之時,Stephanie將年屆28歲,雖然她還未決定會否參賽,但可以肯定,她一定參與其中,「不用走在前面,我只想去支持和推廣運動,希望在背後幫助更多運動員,找機會回饋運動界。」

Stephanie曾說,現在所擁有的一切,都是游泳帶給她的。在別人眼中的她早已超越了運動員的身份。然而「仙氣飛魚」、「美人魚」、「最美持旗手」、「東方維納斯」都只是外號罷,「我覺得在現今社會,最重要是做真正的自己,這才是最有意思。扮也扮不到幾耐,好快就會給人看穿。」堅持做回自我,所以無論衣着以至飲食,她一直以來都很隨心、忠於自己,「也沒有甚麼特別,一般出街都是穿休閒服飾,不會一味運動裝,而其實現在的運動裝也很時尚,比以前靚好多。至於飲食方面,每個運動員都有所不同,我屬於比較不健康那批,說不上特別注重,偶爾會吃西多士放縱一下。慶幸自己天生吃極唔肥,加上運動量大,所以教練一般都只是控制磅數。」畢業後,如果決定繼續當運動員,Stephanie表示希望修讀跟營養學有關的課程,研究飲食,幫助自己突破過往的成績!.

「28歲對一個運動員來說 並不算老,但當中牽涉太多因素。 我終歸不想脫離運動員的身份。 不用走在前面, 我只想去支持和推廣運動, 希望在背後幫助更多運動員, 找機會回饋運動界。」

Photographs By KaonArt Direction & Styling by Winnie WongMakeup : Onki LauHair : Stone Cheng of Queen's Private IGuest Model: 歐鎧淳Styling Assistant: Cathy KwongWardrobe: GUCCI Fall Winter 2016Jewelry: TIFFANY & CO.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