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ool Girl on the Block
全智賢訪問:星星夢
Michael Lau Remember “Disc”
Behind the Cover:陳慧琳
陳慧琳訪問:戲癮仍深
The Face of Beauty Now
劉詩詩訪問:第二生命
Interview

The Cool Girl on the Block

by BAZAAR team
by BAZAAR team
0

Tommy Hilfiger 連身裙;Marni 搭帶涼鞋。

由小妹妹成為當時得令的明星,Solange Knowles 人氣急升。

在 Solange Knowles 的 Instagram,只會見到她在 New Orleans 的生活,不是法式煎餅,便是在 French Quarter 騎着訂做的螢光色單車四處逛。去年夏天,她決定從 Brooklyn 搬到 New Orleans,秋天將 9 歲兒子 Julez 送到當地學校入讀。上星期,Knowles 躲在 Cajun,Louisiana 西面一個偏遠地方,以黑色沼澤和美味的秋葵美食著名,正在籌備新大碟。27 歲在侯斯頓出生的 Knowles,正在機場準備到紐約開會,透過電話表示:「這個是讓我全心全意去完成它的最佳方法,沒有其他人的騷擾,沒有電話響聲,沒有電腦。腦袋有太多瑣事,會令我寫不出好歌。」

如果你姊姊是 Beyoncé,要憑自己在音樂領域闖一番事業,實在不容易。然而,Knowles 做到了,而且十分成功─最重要的是,予人硬朗獨立的形象。她踏入青春期之前,仍然是女子組合《Destiny's Child》的 Beyoncé,可謂有銷量保證。Knowles 表示,已離婚的父母 Mathew 和 Tina Knowles,與一般人的看法不同,並不急於將她帶進水銀燈下:「父母不時勸我不要做藝人,因為有姊姊的經驗,只是想我過一個簡單的普通人生活。」

Moschino 玫瑰印花圖案連衫褲;Marni 鑲石涼鞋。

而,Knowles 在 13 歲已開始唱歌、跳舞,不時參與《Destiny's Child》的演出。16 歲時,推出首張大碟《Solo Star》,有易上口的曲風,亦有較一般和流行的 R&B 歌曲。大碟不暢銷─或者正如大碟名稱一樣吧。她說:「我依然推出了大碟,但是,創作方面我控制不了。另一方面是,年輕時不懂分辨好歌,所以,結果就是這樣。」17 歲來了一次重大的轉變,她懷着 Julez。她跟高校同學 Daniel Smith 結婚,隨即搬到莫斯科 Idaho,亦是 Smith 正在讀書的地方。她說:「有了 Julez,我覺得很幸運。搬到 Idaho,我感到不知所措,人生路不熟,於是將所有精神放在他身上。」不過,這段婚姻並不長久,在  2006 年,Knowles 離婚了:「無論身心都覺得自己不止 27 歲,經歷了結婚和離婚─當時只有 21 歲─看到更多人生百態。」離婚後,她跟 Julez 搬到洛杉磯,再灌錄第二張大碟《Sol-Angel and the Hadley St. Dreams》,碟內歌曲包括電子 R&B、Motown 和藍調,更找來不同類型的音樂人合作,包括 Cee-Lo Green、Pharrell Williams、Mark Ronson 等,大碟幾乎獲得一致好評,更打入 Billboard 200 頭 10 位。大碟的成功標誌着全新釋放出來的 Knowles。她亦重新為自己打造新形象。不再穿 昔日 Solo Star 那種花巧的粉紅皺褶和可怕的呢帽,新形象大玩鮮明印花和中性色彩的配搭,還有高跟鞋和紅唇標記。她說:「重看 7 歲到 14 歲的打扮,覺得自己真是一個傻瓜,我只知道喜歡一些別緻的設計和顏色,但卻不知道恰到好處的配搭,或者怎樣將這些特色設計配搭得更出色。」這種明顯改變其實很簡單:自從 Julez 在洛杉磯上學之後,她擁有自己的衣櫥。她說:「我們要更安穩的生活,定居在一個地方,聽起來很傻,但是有獨立衣櫥卻有很大分別,做事變得更有組織,井井有條,為自己塑造一個屬於自己的形象。」

她和 Julez 後來又再搬到 Brooklyn,租住 Carroll Gardens 鄰近的高級住所─是由 Beyoncé 提議的,Beyoncé 自己居住在曼克頓 TriBeCa。Knowles 將自己進一步投入時裝界和 Brooklyn 的實驗音樂和藝術,認識了 Opening Ceremony 的 Carol Lim 和 Humberto Leon 等設計師,又跟獨立樂隊 Chairlift 和 Grizzly Bear 等熟絡起來,營造出維權的新女性形象。她解釋:「我好像永遠都跟時尚扯不上關係,但是過去幾年卻大有不同了。」

Ralph Lauren Collection 幾何圖案套頭衫、半截裙;Cult Gaia 頭飾;Manolo Blahnik 黑白橫間 slingbacks。Chanel 連身裙;Jeremy Scott by Linda Farrow Gallery 太陽眼鏡。

最近搬到南部,主要是為了 Julez:「幾年前已經想搬到 New Orleans,只有沒有勇氣去做。現在,兒子到了這個年齡,需要跟朋友建立關係,建立自己的社交圈子,所以,我覺得現在是適當的時候。」Knowles 沒有完全遺棄 Brooklyn,仍然有一間住所在那兒。「我覺得兩個地方都適合自己。」游走在音樂、Puma藝術總監和創意顧問之間的工作,還有自己的公司(Saint Records,去年 11 月聯同 Sony 開設),還有很多工作等着她。

Julez 現在已經表現出對音樂的熱愛,Knowles 會讓他做接班人嗎?她笑道:「我卻不是這樣想,我已準備讓他去 U.N. 工作,或者做外交官吧。我想著遊說他,因為他有特權不用在機場排隊,在任何地方都可以泊車。」

Knowles 與前夫的關係十分融洽,而且,正當我們做訪問時,他正在照顧着 Julez。她說:「我們都做好自己的父母角色,我可以說:『我要完成這張大碟,你可以來幫我照顧他嗎?』」這幾年,她跟拍攝總監 Alan Ferguson 的關係十分穩定,「幸好,失敗也失敗過了,愛情生活已經穩定下來一陣子了,很奇怪的─沒有衝突,就很難寫出有趣的歌曲。」

Knowles 仍然愛享受穩定下來的感覺:「大家都說,30 歲了,一切痛苦的經歷都變成你的智慧,會對自己感到更肯定和自信,但是,我 27 歲,只是覺得一切仍然在起步階段。生命中第一次,可以憑意願喜好來做決定,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Photographs by Julia Noni; Text by Charlotte Cowles
Hair: Kendra Garvey for Pantene
Makeup: Mylah Morales for Rouge Dior; manicure: Ashlie Johnson for Chanel
Production: Brandon Zagha at Brachfeld/L.A.

更多名人訪問:
全知賢:星星夢
陳慧琳:戲癮仍深
The Face of Beauty Now:Daria Werbowy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