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淇訪問:舒淇內心的八個自己
Behind the Cover: 舒淇
李嘉欣訪問:生活角度
Behind the Cover: 李嘉欣
劉青雲 真我個性
Behind the Cover: 劉青雲
桂綸鎂訪問:享受成長的绚麗日記
Interview

舒淇訪問:舒淇內心的八個自己

by Beth Burt
by Beth Burt
0

女神如舒淇為我們分享了心目中另外 8 個自己,每句說話猶如一張張寫真,真實地紀錄底鏡頭後的她。

大概人生在世,我們少不免被主觀或客觀地定位,又被主動或被動地冠上不同角色。舒淇的最佳角色是女神,性格女星,還是真性情美女,由閣下判斷。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即使演藝履歷上填滿了不同角色,在放大鏡下將她如洋蔥般掀皮拆衣,骨子裏的舒淇一樣鮮明。這次,請她代入「女演員舒淇」這個不易演的角色,坦白地告白兼自白。

最辛苦的角色 — 聶隱娘
《聶隱娘》如舒淇一樣,是個傳奇女子,背負著女刺客身份,武功高強卻要將情感收藏,行刺一生所愛的張震。角色有發揮,拍檔是老友,大家又有交流,但女主角卻嚷:「如果不是侯孝賢,我一定不拍!」原來,邀約早在5年前送出,舒淇口中對演員「不干擾、沒指引、憑感覺」的侯導,在3年前已奉上第一較劇本,與電影有關的文案,如大唐歷史傳記、關於殺手的故事小說、日本忍者介紹、武士道精神等等亦隨即附上,「這是他的一貫做法,讓演員代入角色年代背景,發酵感情,演出空間很大。」但面對如此準備充足的導演,不用飛紙仔加上自己又身經百戰,有甚麼好怕呢?

原來魔鬼在細節,侯導所講的感覺是,「roll機前將我吊在樹上4-5小時,讓我感受高度,他知我畏高,所以更要將我掛在離地5-6米高的樹上,又讓我從10米掉下來。」難度9.9的又豈止於吊威吔,他要求沒有武術底子的舒淇在一個鏡頭內流麗地耍出20個招式,單是熟習威吔的速度已花上一個多月,「最難的是手腳要打功夫,但表情不能扭曲,你想想,發力時嘴唇也會咧一下吧!跟張震對打,不少心吃了他一踭,即時暈了2秒,痛得想哭但又不敢,硬著頭皮痛了兩天,後來張震問我頭好了沒,我說ok啦,原來他的手踭仍然瘀得發黑。」加上侯導對場景極度執著,轉一次景最少坐4-5小時車程,「最長的一趟足足12小時,這是我從影以來最辛苦的一部戲,沒騙你。」女神皺著眉擰頭,用台式口音廣東話跟我抱怨。

最沒期望的角色 — 最佳女主角
訪問發生在康城頒獎禮後,我問舒淇獎項對你還重要嗎?「意義不大。」答得簡單直接,又鏗鏘有聲。「因為我拎過嘛!」這是隨之而來的補充。「觀眾會喜歡范冰冰,喜歡章子怡,但不代表這次稱讚她們就不再喜歡舒淇。獎項對我來說是個bonus,不是分排名,而是種鼓勵。」她又說,在康城的一個晚上,跟她一起喝酒的侯導淡淡地如此說:「舒淇,如果你早點遇上我,你會更厲害。」那你怎回答?「我告訴他,若你早點遇上我,就不會是現在的這個我,一切也是timing。我明白他的用意,他覺得我拍得太多戲了,在香港pick up了一些演戲的壞習慣,常勸我要休息,留時間蘊釀自己。」

最沒把握的角色  —  導演
不進則退這個大道理,大家也明白,對於一線演員來說,向階梯爬上一級做導演也是種事業昇華,周星馳、張家輝、張艾嘉就是成功例子,可是舒小姐卻沒這個野心。「我真的沒想過做導演,說實在,我是有想過,但一想到做導演要看市場,就覺得好煩,太多兼顧,我是個純演員應該很難平衡這些專業價值,再者,心中很多東西想拍出來不代表會拍得好。」感覺上她有點隨遇而安,安於現狀,她停一停又想了想,「我都拍了20年戲,有時在片場對於導演、編劇要求的演繹方法及對白也會感到不舒服,但電影是導演的,所以我明白身為演員要幫他做到平衡,但我不想代入導演的角色。」聽起來,短短數句,卻像她對演藝行業的一個小結論。她又道,她現在連影評也不覺得重要。

最難攪的角色 —  自己
舒淇是個貓癡,有科學研究說cat person 比較聰明、敏感但內向,「我很外向,但有點自閉。我知道我這種長相很易被人誤會,我剛起床睡不夠的樣子,真的可以很衰,所以每次到片場開工,一定會大大聲跟大家打招呼,我不希望別人怕我,因為大家是工作伙伴。」沒騙你的,拍攝當天,全場最大聲的就是她,一時跟攝影師談電腦行情,一時講化妝講髮型。

最狠的角色  —  從前的那個自己
訪問開始時,舒淇看著我寫滿問題的筆記簿說:「你有甚麼問題也可以隨便問,甚麼問題也可以問的。」於是,我問她若有機會跟初出道那個自己說一句話,會說甚麼?她的答案是:「不會跟她說話,她不聽人說的,舒淇很任性。現在的我也不聽人意見,性格是天生。」斬釘截鐵!現在的舒淇沒有做人座右銘,只相信船到橋頭自然直,若問題現在解決不來,就由它擱在一旁,不要杞人憂天,做人心地善良就足夠了。

最意想不到的角色 —  女神
訪談的另一個重要議題是:「女神如舒淇是怎樣煉成的?你會怎樣形容自己?」她說:「女神嘛,我覺得只要自己最愛、最在乎的人覺得你是女神就夠了。我覺得自己很懶、貪吃又矛盾。」她指著身上的白恤衫、闊腳牛仔褲及Hello Kitty外套說:「這是我平時的打扮,到四季high tea也是這個造型,連我自己也覺得太求奇。」一頭長髮,20年來只為張叔平在《全城戒備》時剪過一次,而留長髮的原因跟氣不氣質、美不美無關,「原因是我天生曲髮,自己又懶,我是不會弄頭髮的,剪短了會變成爆炸頭,所以長髮就最方便。」若要你剷 skinhead,你會怎開價?「得,2千萬美,加全球分紅!」片商聽到沒?

最不負責任的角色  — 女兒
自言演員是自己做得最負責任的角色,而最不負責任的角色竟是女兒。「其實,我真的很懶,放假跟媽媽講電話,她說想見我,我倒過來叫她飛到香港讓我見,哈哈。」令她不敢回台灣的原因是,「我真的很愛吃,不吃的只有榴槤,台灣多夜市,連7-11的東西也很好吃,我回去死定,在香港因為外出不方便,所以亂吃東西的機會較少了,所以我選擇住在香港。」

最矛盾的角色 —  紅地毯上的她
拍攝封面當日,我們吃工廠飯堂外賣,舒淇卻吃自備的水果:西瓜、西柚甚麼都有,目測足足有一個飯盒的份量,跟我做訪問時則吃著卡路里最低的黑朱古力,問她都那麼瘦,真的有需要嗎?她反應極大,「你們行外人不會明白的,張震就明白呢!」話說,二人上星期身處康城出席影展,頒獎禮進行了大半都沒有得獎的風聲,「到下午2:30,我們都覺得應該沒獎了,不如去吃東西吧」,於是二人肆意點菜,更大膽飲了2罐可樂,「我吃了很多咖啡角、春卷,不肥膩、不含味精的不吃,早前要準備影展,吃了2個多星期沙律、蛋白、雞胸,好辛苦。」怎料吃完不久就收到通知要準備上台,「我跟張震嚇得半死,說笑想吐也吐不來,最後皮帶要扣鬆一格,拍出來的照片很腫很肥,我自己一直不敢看,真的,吃了味精面龐真的腫得很快。」她指著下巴說。

女神說自己不敢掌鏡當導演,我說,不如她自導自編自演一場獨角舞台劇,以不同分身訴說女生在不同場景的自身故事,演回自己,已極有話題性。不是嗎?

Photographs by 張文華
Image Direction & Styling by Titi Kwan
Text : Beth
Hair : Sev Tsang @ Hair Culture
Make up : Zing @ The make up school
Guest Model : 舒淇
​Styling assistant:No Chan & Katherine

更多相關專題:
Behind the Cover: 舒淇
Fashion Images:舒淇 My Call My Choice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