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英紅:知足是最好的安排
Always in a Leading Role:林嘉欣的自主人生
林嘉欣 Karena Lam 挑戰金像獎快問快答
曾國祥:青春是遺失的好時代
Express Yourself Utah Lee 李婉芝
Be true to yourself Hanna Chan 陳漢娜
女騎師江碧蕙 細訴人生酸甜苦辣
人總是要經歷過失去,才學會珍惜。從影逾 40 年的惠英紅,對成名、失去、自愛、珍惜與放下的感受至深。還是小女孩就獲得邵氏青睞,經歷過 10 多年的事業高峰,從溫室走出來面對的卻是茫茫大海。由不想被人定型為「只會打」、「像男人」,到想拍文藝片另覓出路,亦試過自資拍寫真轉型卻失敗告終。往後 10 年時間由擔正主角到淪為二三線配角,同時面對年紀漸長,讓她患上抑鬱症甚至做過傻事,幸運之神看似遠去卻又不想放手。這個心路歷程讓她選擇重回人生正軌,及後經歷至親離世更讓她醒覺人生苦短,原來放低身段接受現實才是快樂。這一切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Interview

惠英紅:知足是最好的安排

惠英紅:知足是最好的安排
0

人總是要經歷過失去,才學會珍惜。從影逾 40 年的惠英紅,對成名、失去、自愛、珍惜與放下的感受至深。還是小女孩就獲得邵氏青睞,經歷過 10 多年的事業高峰,從溫室走出來面對的卻是茫茫大海。由不想被人定型為「只會打」、「像男人」,到想拍文藝片另覓出路,亦試過自資拍寫真轉型卻失敗告終。往後 10 年時間由擔正主角到淪為二三線配角,同時面對年紀漸長,讓她患上抑鬱症甚至做過傻事,幸運之神看似遠去卻又不想放手。這個心路歷程讓她選擇重回人生正軌,及後經歷至親離世更讓她醒覺人生苦短,原來放低身段接受現實才是快樂。這一切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由打女開始
對惠英紅的印象,「老戲骨」的可能仍停留於其「打女」身份。30 多年前,憑藉一副好身手演出一系列動作片,甫出道旋即竄紅電影銀幕,1981 年飾演《長輩》的「程帶男」一角,奪得 1982 年首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對於當時不過 21 歲的她,這個「早來」的獎項並沒有換來甚麼感人肺腑之言。「那時初出茅蘆的我還是個小女孩,小時候家境相當貧窮,那時拍戲都想以錢行先,即使後來得獎都會覺得是人家要你上台,那麼就上台了,就當作例行公事,返回座位後會呆呆地望住個獎座,覺得這又不是黃金,不是值錢的東西,不太懂得感恩,浪費了原本可以好好享受的過程。」

從經歷中演活角色 
今年由惠英紅領銜主演的《幸運是我》揚威國際影展,憑藉飾演的腦退化症病人「謝婉芬」,她再度衝擊人生的第 3 座金像獎最佳女主角。「最初收到劇本的時候已經覺得好像我當時的生活情況,而我只向導演提出過一個要求,那就是真實感。這個角色對我是毫無難度,唯一的不同就是要跟家樂有好的溝通。另外就在於情緒調節上,畢竟我與媽媽生活了這麼多年,在她還在生時患上了這個病,拍攝的時候就再次感受到我曾經對媽媽的傷害,同時她又會令到我好勞氣,當回想起與她相處的點滴,心裏面是不好受的。」

Bottega Veneta 米白色孖襟西裝裙。

Bottega Veneta 米白色孖襟西裝裙。

對自己嚴苛 
自我要求是惠英紅的標誌。懂得她的人,都應該知道她曾經對自己太過嚴苛。「試過拍戲的時候患上盲腸炎,為了不影響拍攝進度都繼續拍、繼續打,到撻落地的時候終於受不了,弄至腸部爆開當場昏迷,然後入院做了個大手術,做完未拆線又回到片場繼續打。」將自己迫得太緊的個性,不只影響了她,更間接影響了她身邊的人。「在片場有些人可能會好討厭我,我試過 NG 多次後打爛片場的佈景,甚至會打自己來發洩,不斷大聲尖叫。我永遠都是惱自己,覺得為甚麼自己做不到。但這看在別人眼裏,自然會覺得我脾氣大。但當經歷得多漸漸明白到,情緒失控是會影響身邊人,於是學會控制情緒,當察覺到不妥就會刻意提醒自已要放鬆。」

成名不是要趁早 
近年惠英紅的電影作品,都令人覺得她在內心戲的演繹上已經是爐火純青。由深入人心的「打女」形象,至近年來講究內心戲的演繹,這個轉變是來自隨年月漸長的經歷。「以前我年輕得到名氣但沒有錢,如果將以前的『青春無敵』放到現在,我相信會有好大本錢。如果說成名要趁早,以我的經歷看來,這不是自己能夠選擇,反而是天時地利人和的配合。人與人之間的相處需要點運氣,也需要緣份。這個就是上天的安排。時間亦好重要,以前我是不夠時間磨練,人生經驗不夠,現在重看以前的戲都覺得不好,雖然時間過去了,不如人家一樣年輕漂亮,但時間讓我有更多的人生體驗,累積了更多內在的東西,讓我能夠發揮得更有深度。」

最好的安排 
她現在經常提醒自己要知足,由以前喜歡 show-off 的個性,到近年來靜下心好好享受上天賜予她的一切。她很清楚現階段的惠英紅是前進式的,不是倒退式的,因為她學會了感恩。她說上天待她不薄,沒有哪幾個演員能於 50 歲之齡,重回大銀幕後再能夠踏上事業的高峰,也是金像獎史上唯一憑著武打片榮獲影后殊榮的演員,36 年至今依然無人能破。「縱使人生不斷向前行,但其實不需要時刻都在打仗,以前我每天都與自己、與別人打仗,但這是否成功﹖如果成功我就不會有抑鬱,就不會收起自己這麼多年,不需要到一把年紀再『捱』過,所以現在我會說,根本不需要把自己迫得太緊。」 自從她的哥哥去世後她才醒覺,人生短暫,愛惜自己多一點,享受當下已經足夠。

Make up : 諺瞳.小白
Hair: James Lee @ FW HAiR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