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綸鎂訪問:享受成長的绚麗日記
Leighton Meester 時裝音樂對話
Behind the Cover: 桂綸鎂
容祖兒訪問: 我最喜愛的
Behind the Cover: 容祖兒
The Goddess
Gerogia May Jagger 聖誕造型秘密
Interview

桂綸鎂訪問:享受成長的绚麗日記

0

時間流逝的速度快得嚇人,當以為認識孟克柔還是昨日的事時,毅然發現青春早已走遠,《藍色大門》已是13年前的台灣電影作品,憑該戲出道的女主角桂綸鎂早跨過那扇門,體驗人生的五味雜陳。年輕很好,長大成人也不賴,人生每個階段本有着各自的美麗與哀愁,如她所說,試着享受那過程,活在當下必有所得着。  

三字頭的孟克柔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孟克柔—— 小鎂(桂綸鎂的暱稱)在《藍色大門》裏飾演的角色的名字,那代表着我們年輕時的輕狂歲月,曾經擁有過的懞懂和純真。這位鄰家女孩的誕生過程,意外地是老生常談的電影橋段。那年那天正在唸高二的她走在西門町街頭,被《藍》的副導演看中了,人生從此變得不一樣:2007年她成為周杰倫自導自演的奇幻愛情電影《不能說的秘密》裏的路小雨;2010年與李連杰合作、成為《海洋天堂》裏的玲玲;2012年於《女朋友·男朋女》飾演林美寶,分別獲得第49屆金馬獎和第55屆亞太影展的最佳女主角。長得一張娃娃臉,83年12月出生的小鎂,其實出道13年之久,30歲出頭了。人們常說這是人生的分水嶺。30歲前後的人生有差嗎?這不是個討喜的話題,但筆者直接問,小鎂也直接答,沒半點瞥扭,「差別非常大。這一兩年的生活很翻轉,在公在私都經歷了很多,感到幸福和快樂的同時,也遇到很大的挫折」,親人的離開是其中一個讓她思考良多的原因,「這過程對我來說是最關重要的,」轉念之間的決定會讓人走向到兩極,或好或壞,「我很幸運都把它轉換成正能量。這足夠為我提供接下來10年,甚至乎20年的養分。」女生都愛責備無情的歲月,給臉上平添痕跡,小鎂卻抱有感激之心,「時間真的非常美妙,它帶走很多痛苦,卻又逼着你前進。我沒有逼迫自己要在多少時間內消化前進,只是覺得自己沒辦法演好任何角色,所以就把那一年騰空出來,不拍片,只去旅行和上課。看看時間能帶給我甚麼,沒想到現在的我不但清空了,也獲得了很多。」《藍色大門》戲中經歷初戀後的張士豪有一句經典的對白:「時間好像無聲無息地過去了,但是總是會留下一些什麼吧。留下什麼,我們就變成什麼樣的大人。」現在的孟克柔勇敢、獨立而美麗。

藍色大門像隨意門般,開啟小鎂的表演之路,也讓她認識到自己。門後沒有叮噹,卻站着形同父親的易智言導演。當小鎂高中畢業、要在台北藝大戲劇系和淡江大學法文系作出取捨之際,她聽取了易導的意見:「戲劇不一定要去科班唸,戲劇和你的歷練、生活有很大的關係」,並選擇了後者。「從我17歲到現在的各種喜怒哀樂,他全都看遍了。」危襟正坐的小鎂緩緩地放鬆了肩膀並靠在椅背上,「他給我一種很信任的安全感。他就像一個小堡壘,我可以在裏頭做任何事情,放心地把秘密永遠會留在那裏,」這地位無人可取代,「他從不評價你所做的是對還是錯,他不會讓你在受傷的時候更受傷、開心的時候更開心,只會讓你知道這個世界、這件事情的樣貌,你可以哭可以笑,但最後請你面對它。」人生第一個電影作品有幸遇上這樣一個好導演,是一段奇妙的緣份。在此之上,時間又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戲拍完後,小鎂花了5年左右的時間才跟易導建立起亦師亦友的關係。「他是個非常非常非常嚴格的導演,至今沒有一位合作過的導演能超越。拍戲時他就是個長輩,我對他有一種敬畏,現在的我們像父女,在他面前我可以暢所欲言,雖然他不會想當我的父親,哈。」更重要的是嚴師出高徒。今日桂綸鎂成為一位專業的演員,連她自己也引以為傲。「他教我很多片場的規則,現在它們都變成我身上的一部分。戲拍到哪兒,規舉就帶到哪兒。譬如說,攝影機擺在這裏,工作人員在量度調校,我從不會直直的在鏡頭前經過,一定會彎下身低着頭走過去。測光的時候,即便很想上廁所都會忍住,直到完事後才去。」微不足道的小規舉是對別人的尊重,也是對自己的專業的尊重。在片場上遇到那些活得很自在的年輕演員,如同一面鏡子警惕着她。小鎂由衷感謝易導的同時,又期待下一次的合作,「反正已經等了他12、13年,我不在乎再多等個10年。時間不是問題。」

年輕很好  成熟也愛
美麗、醜惡與否在乎於觀點。現實中的成人世界複雜又殘酷,無奈我們都回不了過去,《女朋友·男朋女》的男主角之一鳳小岳曾形容小鎂「是一個充滿童心的人」,這許是她讓自己活得更自在的方法。小鎂心平氣和地說,任何階段都挺美好,「年輕時有很多話想說,有很多力氣想揮霍,心裏面有一股莫名的騷動,偶爾想要任性、不顧一切;這些都是非常棒的力量。現在的我,可以更成熟理性地去分析事情,以更平靜的心態去感受更多的層次。」從而她又學會更愛自己,「我以前常批評自己,個性上的、身體上的,看到哪裏有肥肉就會很不舒受,我可以很嚴格要求自己幾天不吃飯或吃很少。現在的我變得沒那麼緊張,能接受自已的缺點,待人處世也較淡然。」學懂讓自己更快樂,現在的小鎂願意多嘗一口甜食。

向來清楚自己要甚麼,桂綸鎂每次決定接拍作品前都非得親自看過劇本不可,自入行便養成這習慣,「我要知道自己對甚麼有興趣,又或者不能錯過甚麼,」新作將於5月開拍,「拍每一部戲都有一個理由,有時候是劇本,有時候是角色讓你感同身受,有時候是想跟戲中的演員或導演合作。」她突然賣起關子說,「這是一部台灣電影,劇本很特別,是目前華語電影裏面沒有採用過的表現方式,然後內容很豐富,是我關注的議題,角色也相當有層次。」只是在不同階段上,這個清晰度是有差別的。在2006年某個訪問中——小鎂入行的第5個年頭之際,她明言喜愛表演,卻沒下定決心要以演員為專業,直至表演過程中出現了幾個不可思義的時刻,「如果我不做表演的話,就會錯過去探索、認識、開發自己的機會。」小鎂以近年的作品《聖誕玫瑰》(2013年)說明,「在演某一場戲的當下,我看見了自己對所有人事物的憤怒。演完後,我把那些負面的東西全都放下了,頓時有一種通體舒暢的感受,像做了一次戲劇治療。當你愈來愈了解自己的工作的時候,你會愈珍惜這些不會在平常生命裏發生的美妙瞬間。」現在她認定了,「愈深入了解它,愈知道它漫無邊際。我希望自已可以很專注、盡情的去演,當大家看到那角色時能完全相信,以及忘記我的存在,並從中獲得一些甚麼。」過程遠比結果重要。旁人常問小鎂片酬有多少? 戲票房多少?她一律回答不了。一來她對數字不敏感,二來她毫不在乎。「今天我感受到甚麼,挫折也好,幸福感也好,或者學到一些甚麼,那些才是能在生命中留下來的。」小鎂瀟灑地說,掌聲和批評就像一頁書,翻完就過去了。《男朋友女朋友》那幕突然掠過:為了安慰死檔王心仁,林美寶二話不說剃掉半邊頭髮並笑着說,「不過剃頭髮而已,有甚麼關係。」

演繹人生
專業演員尤其在乎心靈和精神上的長進。2012年小鎂摘下最佳女主角后冠——那年她剛好入行10年,在這個巧恰的時間點上,獎項成為了一種鼓勵,促使她更加專注於表演路上。「拿我自身來說,作為一名台灣演員,我們好像沒有很大的競爭力,不像其他地方的演員積極地爭取演出機會,或者拓展自己的可能性。」小鎂一直在思考自已和這圈子的關係。以表演課程為例,在歐洲上課時感受到的生命力,以及課程內容的細緻度,都不能拿來跟台灣相提並論。亞洲人的個性是一個因素,「有一些表演的東西能夠在西方成立,但東方不行,我們的含蓄,害羞,把很多事情都包起來了。」她不諱言每次上表演課、投入新電影前,都感到害羞和害怕,「你要我平白無故做表演是不可能的,我只能在action和cut之間去演,那一刻我會跟自己說,一定要in the moment。因為你要相信自己進入到那個角色裏,只有克服那一切,你的東西才有可能被打開。」正面突破是唯一的辦法。

小鎂亦期待跟觀眾一塊兒成長。對於現今台灣影視圈,她有這樣的想法:「除了娛樂片外,我希望作品的內容可以深入一點,類型再豐富一些。無可否認『娛樂』佔有很重要的位置,但電影也可以富有教育性,具有價值和意義。其力量之巨大足以潛移默化改變人。」藉着電影,她和父親之間築起了一道橋樑,「他現在的身體大不如前,經常躺在床上,不能打高爾夫球的人生頓失樂趣,為免他胡思亂想,我給了他一部iPad,裏面裝滿我喜歡的電影。幾天過後他竟然主動跟我聊起電影來。」電影能激發我們的想像力,也可以喚起我們的情感。父女倆不約而同鍾愛《一個陌生女子的來信》,「這是我幫他選的第一部電影。他稱讚許靜蕾是個很特別、很有才華的女演員,還特意上網查了她的資料。」小鎂忍不住取笑父親最初都沒發現女主角也就是這部片的導演。電影改變了小鎂的父親;後來他自己學會下載把新片加進去,也開始追看電視劇。

戲裏戲外都是人生。「生活帶給你的力量和想像力遠遠超過演戲,」鏡頭下的小鎂時刻在觀摩學習,「親人過世後,母親的一些反應讓我很吃驚,因為那是我在表演時無法想像的狀態。在生活——生命的本身裏,你能看到人在面對不同狀況下的各種反應。」關於生活的力量,小鎂早在唸大學、當交換生時已有體會,「我在法國改變很大。我開始思考我自己,我本人,人本身,開始知道甚麼是自由,那不是沒有根的飄蕩,而是有重量、有規舉,且令人嚮往的。」女孩告別中規中舉的過去,開始享受跳脫,然後不停問自己想要甚麼,想成為甚麼樣的人⋯⋯長大成人後的她仍然喜愛巴黎,依舊享受那份熟悉的自在,但偶爾覺得那裏被包裝得太甜,有時候很雜,心裏漸漸萌起對另外一個地方的嚮往,「柏林的雜裏面是有意思的,不甜,很中性,那裏沒有漂亮的鐵塔、運河,但有一種生命力。巴浩斯式的建築,很現代,很實在。這個城方讓我很好奇,好像值得我去走走看看有甚麼新發現。」只是時機未到,「我想是在一個很平和(calm)、很乾淨的心態下起行。」因為想去,所以特別珍惜。這是認真活着的證據。.

後記:
在旁邊觀看桂綸鎂與攝影師的互動煞是有趣。拍攝開始前,造型師C先簡單說明是次相片的風格:簡單,自信,做自己。話說這種似有還無的拍法最考人功力,被拍者太虛太弱的話,效果會平淡如水,相反太給力的話會弄巧成拙,變得刻意。第一個鏡頭完成後,我們都暗暗地在心裏面鼓掌。她的用心,她的配合,全都被看在眼裏。她擺的姿勢不一定是最美、最好看,有時候甚至把自己醜化了,但那又如何?她沒有背負任何身份的包袱,有別於一般演員或歌手,每一個動作都如電影中不設框架的演出,絕對新鮮。「桂綸鎂」這名字背後有太多未知和可能性了。小時候的她跳過6、7年的芭蕾舞,一直都是學校裏的短跑好手,高中時期是跳舞學會的成員,在西門町被發掘時一身嘻哈打扮。親切中帶點不平凡,吸引人於無形,這就是她的魅力所在。

Photographs by Paul Tsang
Styling & Art Direction by Crystal W
Hair : Sam @ orient4.com.hk
Make up : YiLi @ Diva Beauty
Guest Model : 桂綸鎂
Styling assistant:Becky Chan
Wardrobe: Louis Vuitton SS 2015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