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國賢 Endy Chow 訪問:我的音樂代表我的蛻變
麥浚龍 Juno 三部曲 ﹣chapter 3 電影世界觀
張孝全 Joseph Chang 挑戰香港潮語!
碧咸勤做運動,就是為了穿衣更好看!
關於 IRENE KIM 的兩三事
容祖兒 JOEY YUNG EMOJI 估歌仔遊戲:答案揭曉
容祖兒 Joey Yung Emoji 估歌仔遊戲
Interview

周國賢 Endy Chow 訪問:我的音樂代表我的蛻變

0

周國賢(Endy Chow)一直給予大家很情緒化、很 emo 的感覺,但在即將於 9 月 25 日舉行的「JOOX 呈獻周國賢 Play 音樂會 2016 」海報中的他卻配上藍天白雲,狀甚清新、貼地。究竟這是周國賢又一個情緒化之作,還是進入了一個新的蛻變過程?現階段的周國賢以一個怎樣的態度在樂壇重新出發?現在就透過音樂、透過生活,重新認識這個令人觸摸不清的周國賢。
 


舊曲新玩法,享受夾 band 時光

今次音樂會的選曲以甚麼為主?
今次以「Play」為主題,所以會玩玩自己。這次有 80% 的曲目是未曾演唱過的,但有留意我的朋友會認識這些歌的。這些歌未必是我唱的,但全都是我寫的。

你 Instagram 說正在忙於將舊歌重新編曲,是想得到怎樣的新風格?
這次想找回小時候夾 band 的青春和「青蔥」的感覺,不想受音樂會時段所限、不想只按譜彈唱,因為我很享受和隊友們例如 Goro 和Edward Chiu 在 band 房 explore 新 idea 的感覺,重新編曲就好像把一切重新開始。這將會是一個清新的 band show,但有一小部分我是不會用彈結他,純粹演唱。這算是對自己的一個挑戰,右手拿 mic,左手會做甚麼呢?到時候大家就會知道。

這次音樂會以「Play」為主題,你將會與嘉賓有甚麼特別的互動?
看看 JW(王灝兒)來不來吧,這次要叫她露肌肉給大家看!但可能她會有備而來,穿肌肉圖案的衣服上陣!
 


與歌迷分享同一份感動

想歌迷以甚麼心態和期望去看你的演出?
千萬不要好像樂器考試考官那樣拘謹來看我們的演出吧!始終我不是「中國好聲音」的唱家班,不要以看我們技術有多高明的心態來看 show。幸好來看我音樂會的都是自己人,正如我去看自己喜歡的樂隊的 live 一定會覺得很感動,因為他們的歌曲都給了我一些集體回憶,所以我希望我都能帶給歌迷這一份感動,希望他們都能放鬆自己 enjoy 其中。

你反對歌迷在音樂會途中拍攝嗎?
我曾經試過叫他們不要拍,然後他們真的不拍,但 show 後我上網想看回演出片段和相片,完全找不到!所以現在我不會反對他們拍了,但希望拍得漂亮一點(最好是右邊側臉)!其實我最近旅行時領悟了「相片貴精不貴多」的道理,以往我帶著單反瘋狂拍攝,但最後相片數量是多到看不完。現在我學會用眼睛作相機,把最美的畫面用腦袋去記住。

去聽今次音樂會前,歌迷應該先聽哪些歌 warm up?
透露少少吧......《赤城千葉》、《塞車》、《推銷員之死》有聽過吧?希望不會冷門得要換 rundown !
 


音樂就是當時的世界觀

《有時》三部曲代表你的世界觀嗎?
代表了某時期的我。當時初初接觸 new age,閱讀很多相關書本時才發覺從小到大在所謂「文明社會」學到的東西只是冰山一角,所以那時就會在音樂方面不再停留於《目黑》、《地下街》時期的愛情故事或 Zarahn 時期的 band sound,開始創作關於生與死題材的歌曲。

你的作品從意境鮮明變成抽象,對於你來說,覺得這是一種蛻變,還是覺得現在才是真正的自己?
德國哲學家尼采以三種動物:駱駝、獅子、嬰兒來比喻人類精神的變化。我會認為初期的音樂作品是「駱駝」的階段,是較為貼地、較為表面;而寫《有時》的時期則是「獅子」階段,會否認當時世上很多的理論,作品都比較深、比較離地;而現在的自己則處於「嬰兒」階段,不再離地,反而會接受所有新事物,不再計較作品是否有深度,更不介意是否情歌,最重要是能表達現時的感受。

你為了編曲把 13 年的專輯裡面的歌曲重複聽了很多遍,重新再聽有怎麼新感覺或新發現?
我覺得自己的歌很複雜,重新再聽覺得很頭痛。《今生不回家》真的令我聽到今生不回家,歌詞太密,唱到我幾乎要爆肺!《天馬行空》則是一直被自己低估了的歌曲,雖然有派過台但反應卻沒有《有時》那麼好,但回想每次 live 唱這首歌,全場的氣氛都會很熾熱,所以最近重聽這首歌都覺得很感動。

你多次進出樂壇,復出的歌一時很暗黑、一時又很有希望很勵志,作為 fans 可能會覺得你很觸摸不定。今次的回歸,你有沒有訂立一個明確的路線給自己?
其實我自己都觸摸不到自己,但作為一個 singer-songwriter 不能原地踏步,當然我亦不能逼自己做回甚麼時期的自己,所以我每寫的一首歌都誠實地代表了當時的自己。歌迷陪著我一起成長,他們會懂得從我的歌曲了解我。
 


要 dark,盡情 dark

你很多歌都用了地方名為題材,例如:目黑、漢城、千葉、東京地下街、雷克雅未克,當中哪個地方對你的意義最大?
歌詞不是我作的,但目黑對我的意義則比較大。真的非常巧合,Wyman(黃偉文)寫《目黑》歌詞時,我們都互不相識,但我在日本讀書時真的住在目黑!其實我對 Wyman 是非常敬畏的,私底下從來不敢與他聯絡,但他跟我就是有一種神奇的默契和緣份,他能看穿我的想法。

《今生不回家》的歌詞暗示廣東話逐漸消失,你住過哪麼多地方,最愛哪一種語言?
其實我很怕語言,因為我很怕說話。很多人以為我在紐西蘭讀過書,英文一定很厲害,其實我英文一點也不好,因為多數接觸的都是香港人;在日本那兩年又很少出街,只留在家聽音樂和寫歌。所以,沒有一種語言是我最愛的,音樂才是最重要的語言。

心情最低落的時期,哪些歌曲最常陪伴你?
很多人說,心情低落時要聽開心和勵志的歌曲,最 negative 的人才會認為自己很 positive。我心情低落時會聽一些很 dark 的歌,當然不是鼓勵人去自殘那種,而是歌者的表達方式或歌曲的故事與我感同身受但最終能夠帶我走出黑暗的那種歌,例如 L'Arc en Ciel 的《Pieces》。這首歌是關於我 19 歲時的一個愛情故事,如果沒有這首歌就沒有 Zarahn 的《天使》。很開心有位在慈善團體工作的朋友跟我說,我去年的《我們都不是無辜的》曾幫助一些遭受過家暴的婦女抒發了自己的感受,從而走出陰霾。那時候我知道連我自己的「dark 歌」都能有治癒功效。
 


趟開心胸做自己

如果要用兩個詞語形容現階段的自己,會是甚麼?
「柔軟」和「無知」,這代表了現時我趟開心胸去接受所有事物的態度。

On show 前有甚麼必做的事?
表演前,我多累都會先去跑個步,演出狀態一定會比較好。

你有甚麼跑步必聽歌曲?
以前會聽電影《Rocky》的歌曲,但現在跑步時不會聽歌了。一個原因是我的汗流量是多得會把耳機浸壊;二來,我要訓練自己跑步時專心致志,不分心才會有更好的運動效果。

現在還有經常行山嗎?
沒有了,自從藍奕邦離開了香港,我就缺少了一個「山腳」。

從 Yahoo! Blog 到現在的 Instagram,你都是活躍分子,其實你對 social media 有甚麼看法?
Social media 已是這個時代必需的東西,我們一定要學會使用,但我不會根據所謂的 formula 去玩,因為大眾覺得對的東西不一定適合每個人。我也想好像很多 Youtuber 那樣對著鏡頭連續說話 10 分鐘,但我真的學不來,根本不能連續說那麼多話,所以我會用自己的方法去玩。(你的 Instagram 很有個人特色啊!相片風格一看就是你。)我每張圖只有一千多個 like 而已,哈哈!


Photography:Hakka Yip
Graphic design:Jun Chong
Special thanks:Log-on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