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音樂對話:周國賢 vs. 盧凱彤
張鈞甯 Janine Chang 訪問: Love Life
陳慧琳 Kelly Chen 的人生填充題
林嘉欣 Karena Lam 挑戰估估畫畫 Art Challenge
清唱人生觀 鄭欣宜
Another Love:歐鎧淳 Stephanie Au 的獨家專訪
跟蹤歐鎧淳一個下午!拍攝雜誌封面初體驗
Interview

非音樂對話:周國賢 vs. 盧凱彤

0

因為音樂和創作,二人成為好友。多年前,當 Ellen 還是 at17 成員、Endy 還是 Zarahn 一員時,她們去看他們的表演,也一同彈奏演唱,「我們將《告一段落》重新編曲做了一個 Post-rock 黑暗版本。和 Ellen 一齊 jam 歌時,我覺得看到自己。我們都是dark底。」Endy 認為是背景相似之故;都是組合出身,然後經過一些掙扎,最後決定以個人姿態走下去。「我們私底下不算很熟,也不常出來吃飯,但偶爾碰臉卻感覺熟絡,像已認識多年的老朋友。」

Ellen 憶述第一次見周仔(Endy的暱稱)的情景。「那次去中環堅道明愛禮堂看 Zarahn 演唱會,只見他掃結他的模樣充滿力量。我首次見人彈 013 結他線。一般人彈 011,我彈 012,013 是很粗的。心想這個人很勤力,是顛的。」愈粗的結他線所發出的聲音愈硬朗,可是很少人聽得出,是彈的人的堅持。Endy 事事親力親為,用兩年時間去剪一個 MV、去編一首歌,而 Ellen 則用4年去籌備一張專輯。「看似無謂的堅持,但因為是自己的作品,既然要做便把它做好。我很要臉,作品就是創作人的靚衫。」Ellen 驚嘆,周仔連上載 Instagram 的照片也執得一絲不苟。

兩位都愛用結他創作,但有趣的是,最初 Ellen 彈木結他,Endy 彈電結他,現在卻有對調的趨勢。「肉體上,我是男性,她是女生,但若以靈魂、能量角度來看,她是男生。比方說我也很想紋身,但我怕痛,也怕後悔,所以沒紋。」天不怕地不怕的 Rock 仔形象原是假象。Endy 小時候都不愛男生的玩意,「我喜歡卡通片、宮崎駿、畫畫、看書、花花草草,甚至愛看人跳舞。一早自覺擁有女性陰柔的特質,但多年來一直掩飾,直至年半前回歸,開始夠膽去承認自己靈魂的取向,然後開始愛上木結他。」坦誠是另一種魅力。Endy 以「幸運的小寶寶」、「鐵鏽粉紅色」來形容自己。

Endy Chow:EC   Ellen Loo:EL
經歷過情緒病、入行 15 年的你們,對成長可有另一番體會?
EC:成長很痛苦,但是必須的。(痛苦比快樂多?)曾經以為幸福快樂的定義,是要很有錢,要很健康,一家人齊齊整整,所有事情都要在開心的頂端,但原來那意味着即將會失去。我現在會這樣看:真正的快樂是內心的平靜(peacefulness)。坦白跟你說,現在的我不是太快樂,但我學懂要去正視、承認它,而非逃避。我很怕別人勸喻說:「不要那麼 dark、不快樂」,但試問若沒有黑暗,又豈有光明?兩者必須共存。

EL:痛苦是(成長的)一部分,但也有很多快樂。成長是失去,要學會如何快樂地失去,繼而放開。小時候是不停「得到」,長大後卻是相反,當你開始領略到失去是甚麼,友誼、愛情、與家人相處的時間,便知道愈要珍惜。30 歲是一件事。我想捉緊這時間,說想說的事情,如出唱片,分享我的想法。我希望可以跟世界有更多接觸,從而了解自己。早期的我,一路找「自己」,愛往心入面摸索,自己喜歡吃甚麼、看甚麼。但來到 30 歲是時候 reach out,去發現這世界有些甚麼,去更多的地方,然後再審視自己,便會發現原來自己很渺小,甚麼都不是,是 ”Nothing”。這樣看自己會立體很多,眼光亦會遠大。

當下最嚮往做甚麼事情?
EC:想唱歌,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論是創作、唱歌,甚至拍MV。更想有一天可以做動畫。拍戲也是我一直都想的。有時覺得自己演戲比唱歌好(笑),並不是指我有演技,而是因為我裏面有很多情緒,平常沒有機會把它們掏出來。我衷心感謝 2005 年舞台劇《梁祝下世傳奇》導演司徒煒焯令我開竅:11 年前他把我困在只播着《化蝶》的黑房裏,命令我不停跑圈,3 天過去總採排時排演「哭墳」那場戲,音樂一奏起,我立即崩潰哭成淚人。

EL:說故事。在分享過程中,當你告知大家你的看法後,他們的回應會轉化成一種能量。我會說這互動是世界上最有回報的事情。以前唱完歌後,我會去玩樂、去吃東西,單純得很。現在我要做監製、編曲,甚至把紀念品運送去場館、跟歌迷互動。昔日是去服務(serve)、娛樂(entertain)觀眾,現在(的關係)是雙向的、互動的,我從而得到一些養分,感覺良好。

創作不單止是抒發感情,更是創作人關注的議題。
EC:現在我們要面對的,是世界、科技發展得太快太好,變相令人類的意識嚴重地退化。最新在看《人本食氣》,作者指出前人不用進吃(食氣的人相信,只靠空氣、陽光或宇宙能量便足以維生),雖然是一個很極端的例子,但卻令我反思良久。而作為 3 個女兒的爸爸,感受更深。現今社會的教育制度是甚麼?所謂的返學讀書,根本不是學習,只是一個被純化的過程。每個人以相同的個模式進入社會工作。最矛盾的是要論名次。

EL:新專輯《你的完美有點難懂並不代表世界不能包容》中的新歌《賣空氣的人》講述空氣污染的危機。你看北京籠罩的霧霾,那裏已不再適合人類居住。香港的土地供應嚴重不足,租金愈來愈昂費。若把每月三分之二的薪金用來交租,那麼我們要吃甚麼?會否哪一天,連空氣也要用錢買?

歌迷透過 Instagram 認識到你們的另一面:Endy 對 New Age 的一切深感興趣,Ellen 則愛透過藝術治療抒發情感。
EC:兩三年前有段情緒不穩定的日子,即寫《有時》之後那年,我接觸了奧修(Osho),它不是一個人,一個宗教,拯救我很多。最初我覺得它的說法很顛,很狂妄,但深入了解,我發覺它是一面鏡,透過它所見到的一切情緒,不論愛或恨,都反映了自己。閱讀它的書本或從網上觀看錄像後,我彷彿找到新的自己,開始留意世事,開結思考戰爭、饑餓等問題。

EL:因為情緒病而接觸藝術治療,然後愛上。一直有留意 Mark Rothko 的作品,覺得他用色很靚,我甚至連電腦的 wallpaper 也換上他作品的相片。數月前在巴黎美術館中見到真跡,實在很震撼,根本跟書本、網上所見無法可比,這就是我去到每個國家都要去博物館的原因。欣賞藝術作品的同時,還要去理解藝術家的人生、他在不同時期的轉變。Rothko 早期的畫風較細幅、沒那麼簡約,隨年齡增長,畫得愈來愈奔放。我也愛神級潑墨畫家 Jackson Pollock,充滿力量,從真跡可看到藝術家當時的情緒、力度、手法,有點像聽歌。還有 Monet!世界本來不是那麼美,但他畫出比真實世界更漂亮的世界。印象派就是在在不同的季節、時間、光線下,不停重覆繪畫同一景物。而其實在我眼中根本沒有這些季節、時間、光線的轉變,全都是藝術家營造出來,那只是他看到的世界。這又好比歌曲創作,為何 John Lennon 寫到《Imagine》,而不是其他人?正如這世界沒人畫到 Monet 的畫,因為沒人看到那個世界,而只有 John Lennon 聽到那個旋律。兩者道理一樣。

 

 

A photo posted by rockmui (@rockmuiii) on

藝術治療為 Ellen 開拓了另一個創作世界,她近日忙於新專輯宣傳外,也在台北舉行《沒有標準》影像展。

Endy 不諱言近日的讀物《人本食氣》對他啟發良多。

甫收到 Ellen 送贈的新作——結他譜暨音樂紀錄《2730》,Endy 立即上載到 Instagram 分享。 

相關閱讀:周國賢 ENDY CHOW 訪問:我的音樂代表我的蛻變
相關閱讀:盧凱彤 ELLEN 大病初癒更珍惜健康

Photographs by Keith Chan
Styling by Winnie Wong
Makeup by Winki Winki(Endy)
Hair by Kenki Lau of Queen's Private I(Endy)& Ben Le of AGLOW(Ellen)
Wardrobe by COS X Agnes Martin 外套;COS 恤衫;PORTS 1961 七分褲及襪褲(Endy)& PORTS 1961 恤衫、長褲、掛頸配飾及平底鞋(Ellen)
Graphics prepared by Kai Sai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