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慷仁演技收放自如!深信成為角色才能演活角色
BAZAAR 「搜」袋:劉雯 Liu Wen 大表姐手袋突擊檢查
婚後生女久未露面!跟林心如 Ruby Lim 同遊藝術展
星二代最強新人王,湯氏兄弟的雙對論
文青女神蔣雅文調整飲食習慣,減糖延緩皮膚「糖化」氣色好
關於吳慷仁的 10 個小秘密:他的最愛、擇偶條件大公開
AGA 江海迦 《Tonight》的愛情觀:「愛情的結果是沉悶的,過程中每一刻才是重要。」
feature
Interview

吳慷仁演技收放自如!深信成為角色才能演活角色

吳慷仁演技收放自如!深信成為角色才能演活角色
0

來自台灣的吳慷仁,可能如他自己所說,香港人並不太認識他。其實出道超過 10 年,於 2016 年憑劇集《一把青》摘下金鐘獎視帝的他,精湛演技早已為我們熟悉。而播畢不久的《我們與惡的距離》,律師一角讓他大飆演技,看得觀眾邊哭邊讚好。要做到演甚麼像甚麼,吳慷仁認為最重要就是完全融入角色,成為那個角色,才能令歡眾相信你就是那個人,從而感動人心。

吳慷仁拍攝首部港產片《非分熟女》,勤練廣東話

GIVENCHY 背心、皮革外革、乾濕褸、西褲、皮鞋。

對廣東話的堅持
甫踏進影樓,吳慷仁就逐一跟大家握手,以廣東話自我介紹:「你好,我是慷仁。」除了入鄉隨俗,更因為他之前拍攝現正上映的首部港產片《非分熟女》,飾演一位來自台灣、在香港茶餐廳打工的廚師,所以拍攝前他特地苦練廣東話,加上拍攝期間在香港住了一段時間,讓原本完全不諳廣東話的他,現在說起來雖不算非常純正,也算流利。「導演找我演這個角色,本來叫我可以講國語,但那樣就沒意思。既然要演就全程說廣東話,才配合角色背景。」無論拍攝或進行宣傳,他都要求工作人員跟他說廣東話,包括筆者的提問。他笑說:「既然你們說的國語我聽不清楚,那不如你們說廣東話,讓我繼續學習。」拍攝期間住在土瓜灣,他會到自助洗衣店洗衣服,到很地道的粥麵店吃早餐,盡量貼近香港的生活,有助他更融入角色。「當時每天看香港新聞,跟香港人聊一樣的八卦,吃一樣的東西,才能真真正正感受香港人的氣息,是一種同理的感受。」這也讓他更了解香港人工作的節奏及影視產業文化,是很寶貴的學習經驗。

吳慷仁在《我們與惡的距離》大飆演技,深信成為角色才能演活角色

DUNHILL 西裝外套、西褲; STELLA MCCARTNEY 印花 T - 恤。

給自己新的課題
除了學習廣東話,來香港拍攝,也讓看到香港演員值得學習的地方。「香港跟台灣很不同,工作節奏很快,演員要在那麼快的節奏下滿足導演的要求,演技到位,抗壓性要很強,是經驗累積的成果。阿 Sa  (蔡卓妍)就是很有經驗的女演員,我在她身上看到自己很多的不足。」吳慷仁覺得自己 2007 年才出道,經驗比較少,所以要努力補回來。而作為過了 35 歲的男演員,開始成熟,是時候思考怎樣再上一層樓。「我在台灣算是有點成就,現在可以比較踏實,把每個角色演繹得更精緻。該怎麼把每個角色刻劃得更讓人過目不忘,也許是現在的課題。」

吳慷仁在《我們與惡的距離》大飆演技,深信成為角色才能演活角色

HUGO BOSS 西裝、外套、西褲。

他覺得亞洲很多時比較着重演員是否好看,或因應他的外形、予人感覺而讓他演類近的角色,但演員必需勇於作出改變,甚至偶爾失控一下。「演戲有時候可以像走火入魔,陷得很深,完全成為角色的樣子。」他最喜歡的演員 Daniel Day-Lewis 是方法表演的人,可以為了演一個跛子,拍攝前兩個月就一直坐在輪椅上;為了在《 Phantom Thread 》中演活裁縫的角色,3年前就開始學做衣服,為的就是要變成那個人。反觀亞洲的拍攝一般講求快速,演員都沒有充足時間準備,吳慷仁覺得有點可惜。「只要深入揣摩,理解劇本跟角色,會看到很多細膩的東西。」

吳慷仁在《我們與惡的距離》大飆演技,深信成為角色才能演活角色

《我們與惡的距離》中善與惡的分野

台灣剛播畢不久的《我們與惡的距離》,犀利的社會議題,加上每位演員的細膩演技,成功吸引大家熱烈追看及討論。吳慷仁飾演的人權律師甚具爭議性,更讓不少觀眾直呼要再給他一座影帝獎座,他卻認為編劇應記一功。「編劇呂蒔媛花了很多時間研究,對事件背景及角色描繪深入透徹。我也跟着他一起找律師,看他們上庭,了解他們為甚麼幫加害者辯護,本着的初衷是甚麼。」

吳慷仁在《我們與惡的距離》大飆演技,深信成為角色才能演活角色

故事源於一件無差別 (隨機)殺人事件,被害者家屬、加害者家屬、吳飾演的加害者辯護律師,以及成員有精神病患的4個家庭,互相串連一起,各有不同觀點及故事,卻同樣承受着傷痛。吳慷仁直言本身支持死刑,認為一個人肆意殘忍地傷害別人,或奪取別人生存的權利,就要付出代價。「但在劇中我持有不同的觀點,面對矛盾、衝突,更要理解那些律師的立場。」
誰是好人,誰是壞人,並不是非黑即白那麼簡單。了解事件的真相,如何幫助受害者及加害者家屬走出陰霾,繼續生活下去,才是此劇要討論的問題。

吳慷仁在《我們與惡的距離》大飆演技,深信成為角色才能演活角色

DUNHILL 西裝外套、西褲;STELLA MCCARTNEY 印花 T - 恤。

只有理解才可發掘真相 
吳慷仁認為一般觀眾不去理解事件背後的意義,往往被新聞媒體的標題影響。轟炸式的大量報導,讓大眾覺得恐慌,最後反而選擇對事件避而不談。所謂標題殺人,只譁眾取寵搏取點閱率,進一步令事情變得複雜,大眾離真相就愈來愈遠。「這又帶出新聞媒體自律的重要課題。」他語重心長的說,也希望藉此劇讓大家理解真相,而不是只躲在鍵盤後胡亂批判。

吳慷仁對於角色的挖掘與理解,當中經歷的內心掙扎,已超乎我們想像。但對每個角色的細膩演繹,是顯而易見的。

Photographs by Josh Chow
Art Direction & Styling by Caylen Chan
Makeup:Khaki Yan
Hair:Ming Ko@100GRAMS
Styling Assistant:Vicky Wan

Graphics by Michael Choi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