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壇新人凌文龍和電影開展一段新鮮甜蜜「戀愛」關係
吳謹言的小秘密!她要對 10 年前的自己說這句說話
徐天佑從成長中學會感恩
潮人徐濠縈談時裝、美容!喜歡嘗試不同的類型的新奇事物
現實中的魏瓔珞也不服輸!吳謹言:轉行做演員想做出成績,決定堅持下去
余香凝:我會將真心交給「你」
女友視角自選結局!與關智斌 Kenny Kwan 共度白色情人節
feature
2018 年憑《黃金花》摘下第 37 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演員」獎項的凌文龍。
Interview

影壇新人凌文龍和電影開展一段新鮮甜蜜「戀愛」關係

影壇新人凌文龍和電影開展一段新鮮甜蜜「戀愛」關係
0

2018 年憑《黃金花》摘下第 37 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演員」獎項的凌文龍,人稱小龍,是一位從演舞台劇 10 年的電影新人。

凌文龍2018 年憑《黃金花》摘下第 37 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演員」獎項。

2 位「媒人婆」帶入行

由余安安和毛舜筠 2 位「媒人婆」穿針引線帶他入行,從此和電影開展一段新鮮甜蜜的「戀愛」關係。不過,他坦言這段新鮮關係至今還未完全適應,仍要繼續努力學習。

第 37 届香港電影金像獎毛舜筠及凌文龍喜獲獎項。

《黃金花》之後,小龍還接拍了《犯罪現場》、《失蹤》,以及今年賀歲電影《你咪理,我愛你》,今年更投入拍攝電視劇工作,合作演員包括林保怡、伍詠薇、潘燦良等,全力進軍影視圈。從事舞台劇演員 10 多年的小龍,演出逾 30 部舞台劇,演技達爐火純青之境。

接拍《黃金花》飾演一名自閉症與輕度弱智兒光仔。

2018 年初入影壇,接拍《黃金花》飾演一名自閉症與輕度弱智兒光仔,他形容難度很高。「100 是滿分的話,光仔這個角色的難演度有 90 幾分,因為如果你不能令觀眾相信,扮得不似,便很『核突』了。」拍攝期約 20 多天,小龍卻準備了 2 個多月,還苦心經營在街頭上演一場自編自導自演的真實「戲」。

初入影壇,接拍《黃金花》飾演一名自閉症與輕度弱智兒光仔。

是一個很遠距離的角色

「這角色對我來說是一個很遠距離的形象,需要花點時間研究劇本,探討角色的行為、內心。」主攻舞台劇,身經百戰的小龍也要如此大費周章準備。「拍之前 2 個月,我特別要求導演替我安排探訪自閉症兒童家庭,和他們吃飯、上街、做運動,認識他們的內心世界。」家訪 3、4 次,拍下視頻觀摩練習,更和家俊成為好朋友,多次接觸,讓小龍終於有所啟發。

凌文龍 2018 年憑《黃金花》摘下第 37 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演員」獎項。

「常人開心時會開懷大笑,但他們並不是笑一下便為之開心的表現,我記得有一次和其中一位自閉症兒童家俊去吃他最愛的炸雞,他進入到餐廳便開始『彈』,身體搖晃。炸雞來到,他表現得很心急,不理炸雞熱也要大啖吃下去,雖然他沒有笑,但就感覺到他非常開心和興奮。」他們不會說話,要靠推測,才知道他們的感情,這是最難揣摩的。透過接觸,從他們的感情裏面,感受到他們的內心世界,是令小龍深刻難忘的一次角色探討。

凌文龍 2018 年憑《黃金花》摘下第 37 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演員」獎項。

2 個多月來,小龍不斷在家「煲帶」,看 reference,為了體會自閉症兒童單獨上街會怎樣,也想感受一下其他人遇見自閉症患者時是甚麼反應,他大膽上演一場獨腳戲,測試路人的反應。余安安、凌文龍出席电影《失踪》殺青宴。 

從事舞台劇演員 10 多年的小龍,演出逾 30 部舞台劇。

「有一次很『曳』,忽發奇想,即席在街上扮自閉症兒童,我站在等過馬路的街口,首先晃動身體,然後突然怪叫一聲,即時看見身邊的人立即後退,但其實我的衣着打扮和平常人一樣,只是行為和平常人有點不同而已。我完全沒有侵略性,但那刻你卻看見其他人的反應是驚。」當然明白普通市民遇見這情况會有此反應,但這對自閉症小朋友的內心感受而言,對他們或他們的家人來說,都是一個很沉重的壓力。

凌文龍 2018 年憑《黃金花》摘下第 37 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演員」獎項

電影是一個很新鮮的嘗試

在影圈一年,拍過 4 部電影的凌文龍,坦言仍未太適應電影世界的拍攝手法和流程。「電影中的『跳拍』、『連戲』拍攝流程,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挑戰,亦是一個很新鮮的嘗試。」舞台劇基本是以串排形式排演,比較順次序,和電影的跳拍手法很不同。「記得有一次拍攝電影《失蹤》一場戲時,突然想起早兩天拍攝上一場戲,我的狀態很喪的,如果上場戲太平靜的話,不太連貫,立即找導演看回上一場戲的片,大家最後結論是情緒要稍為再高漲少許才連戲。」所以凌文龍認為無論電影或電視,令他最困惑的地方是剪接。

2018 年初入影壇,接拍《黃金花》飾演一名自閉症與輕度弱智兒光仔

「演出舞台劇 10 年,大約會感受到導演如何導這個戲,但電影、電視拍的時候,劇本寫出來的時候,和最後經剪接出來,無論次序、場次都可以有很大的分別,令整個故事情節更豐富和有不同的角度。」這和他過往主演舞台劇慣常準備方式稍有不同,發現是不能再使用以前的準備方式去演繹電影角色,直言還未習慣。凌文龍今後會繼續努力,勤看電影進修外,也會多點觀看和學習剪接,相信多了解剪接,對演戲也非常重要。

2018 年初入影壇,接拍《黃金花》飾演一名自閉症與輕度弱智兒光仔,凌文龍形容難度很高。

Graphic by Sin Ka Sai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