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isten Stewart:做回真正閃耀的自己!
不再是 Boyz !Kenny 關智斌醒你健身餐單
踏上肌肉型男之路,關智斌分享魔鬼式鍛鍊
鼎爺廚房:63 年私房菜經驗
經典是最好的時尚!韓劇女王孔孝真的穿衣法則
The Courage of Life:你不知道的湯唯
湯唯:總會遇到有些事令你的人生有更多的領悟
Kristen Stewart:做回真正閃耀的自己!
Interview

Kristen Stewart:做回真正閃耀的自己!

Kristen Stewart:做回真正閃耀的自己!
by Harper's Bazaar HK
by Harper's Bazaar HK
0

時裝就正如人生一樣,中性打扮的 Kristen Stewart 愛挑戰社會上的兩性常態—造就她成為 Chanel 新氛 Gabrielle 的完美代言人,香氛靈感源自品牌傳奇創辦人。但是她依然有著十分女性的一面,當談到名利時,她顯得思想自主獨立,當面對特朗普時,她更強調女性主義。

Chanel 縐褶透明紗連身裙連繡花腰帶;Chanel Fine Jewellery 白金及鑽石戒指。

Chanel 縐褶透明紗連身裙連繡花腰帶;Chanel Fine Jewellery 白金及鑽石戒指。

Kristen Stewart 有張 5 歲時的照片,相中的她和哥哥站在輐士尼的欄門旁邊,身上穿著藍色 Levi's 牛仔褲、黑色 Vans 仔鞋、棒球帽和胸前有袋的白T恤。

最近,她再看到這張照片,再望望自己身上的打扮,發覺仍是「那些年」的打扮。她說:「我的風格造型從小時候到現在都沒有改變過。」正如她所說,27 歲的 Stewart 今日身上穿著的正是藍色 Levi's、黑色 Vans 仔鞋、英國品牌 Madness 單色圖案白色 T 恤。與童年的風格最明顯的分別是多了手臂上的紋身和髮型,現在修短得幾乎貼近頭皮,就好像被金光圍繞瞂的小精靈一樣。

較早前,Stewart 在 Coco Chanel 的巴黎住所為《BAZAAR》拍攝,穿著米色褶邊晚裝長裙,在銀鏡面反映出多個倒影;嬌小的面形,在鏡頭前不斷重覆地擺出凝望某方的姿勢,顯得如此柔弱,坦率不造作。演戲方面,飾演過無數角色,包括《Twilight》中愛上吸血鬼的年輕女孩;《Personal Shopper》飾演與靈異扯上關係的時裝買手,此片讓 Olivier Assayas 奪得康城影展最佳導演獎。

Stewart 今年早前親自執導自己的短片《Underwater》,她在內飾演科學研究隊中的隊員,在地震後被困水底實驗室,「被汗水淋了足足兩個月。」眾多角色當中—主流以至非主流的獨立電影—Stewart都強而有力的影響瞂每一個部份,令人無從抗拒。她說:「我想做的只是能夠讓大家了解我,表達自己的感受,而當大家來看我的戲時,我跟大家的距離又會變得更加近。」

個人而言,Stewart 流暢優美的感覺令人心情放鬆,曾跟《The Twilight Saga》的拍檔 Robert Pattinson 拍過拖,最近則與 Victoria's Secret 的名模 Stella Maxwell 在一起,她今年早前在《Saturday Night Live》中講過自己是「soooo gay」當 Stewart 在 3 月剪短頭髮,在外形上也正式告別女孩時期。

所以,我們選擇在 Rue Cambon 的 Chanel 住所見面是特別合適的。眾所周知,Coco Chanel 最愛透過時裝挑戰傳統性別觀念和女性特質。她在 1910 年創業時,女性仍然要束縛在束胸衣的年代。她就率先引入男裝剪裁,打造全新的女性衣櫥—簡約針織外套款式、直身運動型半截裙—為女性帶來嶄新的時尚尊貴和自由。Coco Chanel 穿長褲、剪短頭髮。就是如此大膽、自主、不受社會傳統慣例所束縛。

Chanel 呢絨連身裙;Chanel Fine Jewellery白金鑽石耳環(作耳扣穿戴)。

Chanel 呢絨連身裙;Chanel Fine Jewellery白金鑽石耳環(作耳扣穿戴)。

現在,Chanel 全新香氛 Gabrielle 選中 Stewart 做代言人絕對是恰當的,Gabrielle 的設計是要吸引新一代的顧客。Stewart 最近認識到一個法國用語 insoumis,暫時未有完全正確的英文譯法。要嘗試解釋的話,最接近的說法應該是「不逆來順受 unsubmissive」。這個字是 Stewart 認為最能表達 Chanel 和她自己不願意循規蹈矩的個性。

童年在洛杉磯與 3 個哥哥長大,Stewart 完全是一個男仔頭。打扮中性,只有上學時,才發現「這不是正常的,不是所有小女孩都像她一樣,這實在是傷害了我的心靈,壞透了。我記得讀 6 年級時,(其他人會說),『Kristen 好像男人一樣,你是男孩子。』之餘此類的說話,我覺得自己被冒犯了、很恐懼、很尷尬。」

她停了下來,望著我,從橄欖綠色的瞳孔掃向旁邊。「現在回想起來,感覺就是:『女孩,要為此感到自豪!』」Stewart 在青春期時留長頭髮,突然之間,大家又認為她是漂亮的小女孩,令她更體會到人是可以多麼善變而膚淺。她發現真正的挑戰是要忠於自己。

Spread The Word
我深愛著每一個跟我拍拖的對象,你覺得我在作假嗎?我真的欣然接受自己是雙性戀。

她說:「長大的階段,最糟透的莫過於有人對你說:『噢,我由第一日便知道,終有一日,你會跟女孩子拍拖。』」這實在令Stewart 惱透了,因為這暗地裡顛覆了她之前幾段關係中的真誠。她搖一搖頭:「我深愛瞂每一個跟我拍拖的對象,你覺得我在作假嗎?我真的欣然接受自己是雙性戀,而且是真的相信事實是這樣,從來都沒有覺得有任何混亂的思緒或者掙扎過。我只是不喜歡用它來開玩笑。」

然則,將來她仍然會再跟男生拍拖嗎?

「會。絕對...有些人會知道自己愛吃烤芝士那樣,然後,餘生的每一日都要吃。我想嘗試不同的東西。如果我有一日愛上烤芝士,我會說:『好味呀,還有甚麼好味的呢?』」

在 Coco Chanel 米褐色麂皮梳化旁邊,穿著 Chanel 繡花針織衫、棉質長褲、皮背包。

在 Coco Chanel 米褐色麂皮梳化旁邊,穿著 Chanel 繡花針織衫、棉質長褲、皮背包。

這正是她的意思:拍攝途中休息吃午餐時,幫我們準備食物的餐廳提供了幾個選擇:雞、三文魚、蜜瓜巴拿馬火腿。Stewart 並沒有限制自己的選擇,而是全部都要,將食物整齊地放在我們面前的茶几上,她一邊說瞂,一邊逐少地吃瞂每個膠盒內的食物。

這是我想像得到,她從父母遺傳到深思熟慮的個性,父親 John 是電視監製,母親 Jules 是劇本監督及導演。Stewart 從 8 歲開始演戲,是由星探在她一次在學校的聖誕舞台劇演出時發掘的。她從沒有想過做其他工作。11 歲時,她參與一次突破性的演出,是在 David Fincher 執導的《Panic Room》內飾演 Jodie Foster 的女兒。然而,《吸血新世紀》電影系列才令她真正一舉成名。17 歲開始演出第一部《吸血新世紀》,到 21 歲時系列完結,媒體對她的注目程度開始減弱,偶然出現在紅地氈的場合,都似乎顯得格格不入。媒體指摘她不禮貌和情緒化。真的,Stewart 表示,大家一直以來的注意力,令她透不過氣來。

她仍然間中會有焦慮的情緒,會握緊拳頭,2015 年憑《Clouds of Sils Maria》奪得 Cesar Award 的最佳女配角,她當時要求頒獎嘉賓幫她拿著獎座,因為她雙手握得很緊,她深怕失手把獎座跌落地上。Stewart 表示:「名成利就都頗荒謬可笑的。所以,當你覺得自己在某方面有所虧欠的話,我最討厭如此。大家覺得我忘恩負義或者甚麼的,事實是,一般來說,我覺得對著公眾講說話時,是很奇怪的。情況是,你可以與某人相處融洽,但對著公眾,卻令我感到困惑。」

我問她是否像我一樣,患上「Resting Bitch Face」的症狀—身邊的人其實表情沒有甚麼的,但總覺得對方是怒視著自己,她豪不猶豫地說:「完全是,我真的不是內向的人,只是不會無時無刻都在演戲,即是做出大家期望名人應有的行為表現。」

她認為自己是做回自己,是真實的一面。另外,她討厭「bitch」這個字眼,因為「沒有另一個字有相同的意思,可以用來形容男性。」

Chanel 金飾綴邊連身裙。

Chanel 金飾綴邊連身裙。

Spread The Word
「她對我伸出援手,男性不會這樣做,在我的生命中的確被很多男性狠狠地批評過。」

「男人不可以用 bitch 來形容,很遺憾,但怎樣說也總好過:『噢,that bitch。』因為我沒有相同的形容詞來回敬你、反駁你,所以,這有損尊嚴,在字面上就是等同...近似仇視同性戀或者種族歧視。」

的確,Stewart 在我認識的女演員當中,是思想最開明、深思熟慮而有吸引力的女演員之一,她十分聰明,視 John Steinbeck 的《East of Eden》是至愛的書本,而且花很多精神去思考世界。

我問她,是否認為自特朗普做美國總統後,又重提墜胎法,身為美國女性是否面對困難時刻,她的答案是很微妙的。她表示是的,現在所發生的事情很明顯是糟透的,但同時間,慶幸的是大多數的女性最終都為自己而站起來。

「我從未感受過如此強烈的團體意識。它令我們團結起來。雖然促成這件事情的催化劑是叫人遺憾且可恥。但正因如意,大家才會集合力量,明確自己的意見,強迫他們去聆聽。」

事實上,Stewart 卻奇怪地與這位第 45 屆美國總統有著連繫。2012 年,她備受媒體關注,狗仔隊偷拍到她與電影導演 Rupert Sanders 相擁的照片。當時,Stewart 與 Robert Pattinson 拍拖,Sanders 將與模特兒 Liberty Ross 結婚。特朗普在 Tweet 發出一連串聲明:「她待他像一條狗,而且會再次這樣做—走著看吧。」並不斷被轉發超過 24,000 次。

Stewart 最近客席主持《Saturday Night Live》時,拿特朗普的 Tweets 來開玩笑。她害怕得罪他嗎?

「不。他要做些甚麼?在 Twitter 攻擊我嗎?我都沒有(Twitter 戶口),我不在乎,而且,我甚至希望他可以為故事補充一下。但沒有,甚麼都沒有。會有甚麼事情發生?難道要拘捕我嗎?我會令他瘋了嗎?好的,是這樣就真好了。我會為此感到自豪。你懂我的意思嗎?」

Sanders 的事件對 Stewart 來說,完全是不開心的,Stewart 被嘲笑,被批評,完全被公眾的抨擊壓得十分沉重。只有少數人立刻為她解話的是 Jodie Foster,並且在《The Daily Beast》寫了一篇支持她的文章。Stewart 說:「她對我伸出援手就好像...男性不會這樣做,在我的生命中,的確被很多男性狠狠地批評過。」在 Stewart 來說,女性的友誼的確很重要,而一班閏蜜都在洛杉磯 Los Feliz,住得很近她,包括演員 Dakota Fanning,曾經形容二人的關係就好像「生命中最特別的密切關係。」Stewart 解釋:「大家都是女性的時候,就有一切盡在不言中的感覺。我很珍惜這種關係,因為在這個愛將女性眨低的世界當中,這是令人感到安慰的。」

「我很奇怪聽到女孩子這樣說:『呀,我有很多男性朋友,我不愛跟女孩子玩,我不喜歡女孩子。』這不是很傻!...這真的是自我批判,是太沒有安全感了。『我不喜歡女孩子』,你自己不就是了嗎?所以,你也不喜歡你自己吧。」她意識到自己,然後,停了一會。她開玩笑地說,可以想像到這段將會成為頭條,一定是大大隻標題,寫著:「我愛女性!」

「但是,你知道吧,這不是不可並存的事情,我也愛男性呀!我愛好人,要劃清界線的話,只是混淆視聽。」就好像 Chanel,Stewart 拒絕為此劃清界線,並且看不起簡單地將其分類。在一個人人都愛做其他人的時候,Kristen Stewart 仍然決心要做回真正閃耀的自己。.

Hair:Ken O' Rourke at Streeters
Make-up:Christophe Danchaud at the Wall Group
Manicure:Charlene Coquard at Open Talent Paris
Stylist's assistant:Carolina Augustin
Translation:Samantha Lui
Wardrobe:CHANEL 2017-18 Cruise Collection
Photographs Tom Craig;Fashion Styling by Leith Clark

Graphics by Wing Chan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