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慧琳:人生處於不同的階段,自會追求不同的幸福。
凍齡男神陳傳多追夢記
陳詠悠:前香港首席女網球運動員重視皮膚健康及護理
大男孩的 30 關口:香港男模特兒宋瑞康、黃俊豪及幸卓輝
梁洛施封面專訪:小休復出的 4 件事
陳家樂 Carlos Chan 跟你談女生、談護膚
鄭秀妍 Jessica Jung 的時尚日常
editing
陳慧琳:「人生處於不同的階段,自會追求不同的幸福。」
Interview

陳慧琳:人生處於不同的階段,自會追求不同的幸福。

陳慧琳:人生處於不同的階段,自會追求不同的幸福。
by HARPER'S BAZAAR HK
by HARPER'S BAZAAR HK
0

陳慧琳(Kelly)憶往事,不諱言初入娛樂圈,曾渴望唱好歌、演好戲、多拿獎,肯定事業成就;但當上樂壇天后,看遍浮華競爭後,卻有感平淡是福,更嚮往家庭之樂;為家人付出所有,看着寶貝兒子劉昇和劉琛長大,又體會生命是獨立個體,總有一天要學習放手⋯⋯Kelly 感激種種經歷,造就當下的美好人生,但作為居安思危的處女座,她不敢輕易滿足於安逸,而是會不斷思考如何善用經驗,給未來開展新一趟精彩旅程,「相對年輕時忙於工作,整天衝衝衝過日子,現在當過演藝人、妻子和媽媽等角色,看世界的角度變得立體了,也更懂得掌控生活節奏。所以如今追求的幸福,也愈來愈純粹和簡單,譬如可以跟團隊做喜歡的音樂,將之跟歌迷一起分享,於我已是一件非常開心事情了。」

Dior 皮革大衣及金屬扣腰帶。

Dior 皮革大衣及金屬扣腰帶。 

沒有一刻不想你 
「分享快樂」是 Kelly 訪問中最常說的一句話。雖然近幾年忙於相夫教子,Kelly 鮮少現身幕前,音樂作品又減產不少,像對上一張大碟已是 2016 年推的 《And Then》,予人一種「半休息」的狀態,但一提起「創作」、「歌迷」等字眼,她心裏那團火還是存在的,「我絕對緊張也掛念一班歌迷!你都知,我以前未入行前讀設計,有點所謂 Artistic 個性,做事不敢太張揚,還被動得怕怕羞羞,不太懂得怎樣表現自己。好在歌迷好錫我,由出道開始,已經經常讚我『你好靚』(笑),給予很多意見和鼓勵。」

「而且大家看着我長大,也一起變得成熟,由以前會寫 fans 信,讓我忙碌中都可以了解外界想法,到現在網絡流通,大家又時不時直接在 IG 提供寶貴建議,真的令我感受何謂不離不棄的支援,也讓我在不同方面持續進步,像性格變得主動了、大膽了,到音樂風格演化完善,歌迷的付出絕對佔上很重要的部分。即使這段日子,因為忙於照顧小朋友難以經常露面,但我心底裏不曾忘記我的歌迷,也時刻想做多點好音樂回饋大家呢!」Kelly 以一貫的率真,直說對支持者念念不忘。

Spread The Word
即使這段日子,因為忙於照顧小朋友難以經常露面,但我心底裏不曾忘記 我的歌迷,也時刻想做多點好音樂回饋大家呢!
Dior 上衣、格紋西裝外套、 格紋紗裙、短褲、短款金屬頸鏈及長款吊飾金屬頸鏈。

Dior 上衣、格紋西裝外套、 格紋紗裙、短褲、短款金屬頸鏈及長款吊飾金屬頸鏈。

為歌迷而唱的旋律 
而 Kelly 也說到做到,趁「蝦餃仔」和「小籠包」放暑假,而且跟丈夫取得共識,今年她再戰樂壇,7 月中推出了數碼 EP《Watch Me》,當中多首歌曲,包括:將人生喻為列車談過客愛情觀的《尾站天國》、寄語情已逝但仍可 祝福舊愛的《花見小路》、講伴侶相處濃情轉淡的《冷淡》,以及勉勵失落者要自強的《做自己的太陽》等,均維持了往日「Kelly 式情歌」淒清裏帶明亮的調子。

至於執行上,Kelly 和團隊亦落重本,除了有老拍檔雷頌德參與,本地填詞人岑偉宗協力外,還誠意邀請了韓國音樂人李來作曲及編曲及韓國人 Bea Yeoun Hee 監製,更遠飛日本跟 15 年前合作過的班底為新歌拍 MV,期間還一口氣通宵拍足 24 小時,以盡快完成工作、爭取時間回港陪家人。另外,她跟團隊深知歌迷渴歌已久,就專登繼 2015 年後抓緊發歌時機,首度進駐旺角麥花臣舉辦《MOOV LIVE 陳慧琳 MUSIC STAGE》音樂會。每一項舉動,足證 Kelly 對歌迷的心思細膩,並非得個「講」字。

「一次過出八首新歌、開演唱會,不是突然而來的計劃,而是籌備了很久。只是收歌和錄音比較花時間,我又不想是是但但,才一搞就搞了好幾年。今次好多歌我都好喜歡,像《花見小路》的拖音和抑揚頓挫,以前少唱,今回算是新嘗試;還有在麥花臣開音樂會,跟紅館的感覺大不同,後者大規模也試 過幾次,坦白說已經無甚衝擊,但前者是第一次,那裏場地較小,跟歌迷的接觸親密,近到可以直接望到大家的表情,甚至馬上能知道哪一首歌反應較好、哪一首歌較能帶動情緒,對我來說是新鮮又過癮的體驗。」Kelly 娓娓述說創作和演出的感受。

Dior 提花連身裙、 金屬扣腰帶、吊飾耳環。

Dior 提花連身裙、 金屬扣腰帶、吊飾耳環。

有原則的人才能被尊重 
每一言、每一語,都聽得出 Kelly 對支持者的愛護,問題是今天她的身份始終不同了,既要兼顧演藝人的工作,又得處理家人事務,是否真的分身得來?「還好吧,我不是那種很重視獎項的人,就算細個做歌手時,曾經有過想努力後能得獎的階段,譬如第一次拿到最受歡迎女歌手,是幾興奮和緊張的。但玩多幾屆,遇上過所謂『無獎拎』的時候,噢,原來自己又不會太傷心,最多只會為付出很多辛勞但不獲認同的團體而肉緊,會反過來安慰經理人和同事別太傷心,下年再一起努力過。」她說。

Kelly 笑着解釋,「因為見識多了,了解圈中運作,知道有時得獎與否,牽涉了太多人事和機構的行政瓜葛,逐漸會對得失看得輕,還會想:如果我知道某些人是想通過手段,讓我和團隊下年幫忙做更多來換獎,反而覺得不應該配合這些情況,寧願不去參與,都試過將那些時間,飛去日本或別的地方工作,不會刻意留在香港爭取所謂成績。不是因為嬲或介意,我的心態很簡單也很冷靜,只是覺得做人做事,該保持某些個人原則罷了。」

Dior 上衣、格紋西裝外套、格紋百褶短裙、 綴石戒指、金屬頸鏈。

Dior 上衣、格紋西裝外套、格紋百褶短裙、 綴石戒指、金屬頸鏈。 

人生本應好好愛一場 
就是這態度,讓 Kelly 由天后回到媽媽角色,也沒有什麼特別的顧慮和忌諱,「我從不會將藝人看得太高,自覺要保持什麼架子或氣場,反之, 考慮小朋友的健康成長,讓他們享受開心的童年,是我現在在乎的事。例如平日親自接返學、放學,見到其他家長,我會主動點頭、微笑、打招呼,盡量讓別人放鬆點跟自己相處;囝囝要和同學去迪士尼玩,我都會陪他一起去,就算有時過夜要跟其他家長 share 房都無所謂,這是很自然的社交生活嘛;平日兩個囝囝做功課溫考試,我亦會親力親為去指導,不會只靠補習老師,或要他們天天補習之類,盡量讓生活平衡一點。雖然有時我勸他們去瞓覺,都會勸到個人忟憎(笑),但這就是媽媽該做的事。」談起母親的任務,Kelly 一派灑脫,似乎處理得相當不錯。

「我應該做得還好吧?」Kelly 一笑,然後舉了個「搞笑」的例子說明,「前排大囝可能看完電視,知道世上有『離婚』這回事,突然有一 日,無端端問我和老公:『如果你們兩個離婚,我要跟邊一個?』我偷笑說看誰做錯事啦,而 Daddy 就說當然跟他好,結果大囝想了一輪,很堅決的回答:『我還是想選媽咪,因為她不會罵我。』哈哈,那一刻我竟然有點窩心,覺得應該是我平日做媽媽表現不錯,他才會有這決定吧?」兒子的問題雖則「另類」,可是童言無忌,Kelly 回想覺得好笑之餘,也感動孩子對自己的愛,原來在日常已不知不覺地孕育了。

Dior 皮革大衣、蕾絲上衣、 拼布短裙、金屬扣腰帶及綴石頸鏈。

Dior 皮革大衣、蕾絲上衣、 拼布短裙、金屬扣腰帶及綴石頸鏈。 

帶着眾人的愛,迎向生命更多未知的考驗,Kelly 自言期待又好奇,「譬如你問我會否再演戲,真的要看時機;或說會否唱歌唱到 80 歲?也得看身體狀況,現在很多事情都說不定。」但無論前路如何,只有歌迷、至親陪着走,她相信,人生已經有了最大的後盾,「將來可以繼續和大家在一起過就好開心。其他事情?隨遇而安。」她以爽朗的笑聲回應。

Photographs by Michael Wong
Art Direction and Styling by Caylen Chan
Makeup:黑宮由美子
Hair:Minnie Cheung@ LabiosthetiqueGuest
Model:Kelly Chen
Assistant Stylist:Kitte Kwong
Styling Assistants:Vicky Wan and Pianka
Wardrobe:DIOR 2018 Fall Winter collection

WATCH NEXT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