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安琪的再生:審視過去,突感澄明
謝安琪封面拍攝過程全紀錄!Kay 快問快答挑戰
張敬軒 X 薛凱琪 X 方大同 • 好朋友互開玩笑!
「時尚寶寶」Ella Chen 陳嘉樺談女人、談 30
陳凱琳:演繹時尚女生最潮化妝
湯怡:跑步跟演員工作很像,過程中領略到甚麼是最重要的。
陳家樂:演戲時會代入不同的生命,從中體會不同的人生。
editing
謝安琪的第 2 次生命
Interview

謝安琪的再生:審視過去,突感澄明

謝安琪的再生:審視過去,突感澄明
by Harper's BAZAAR HK
by Harper's BAZAAR HK
0

10 年前時值 2008 年,謝安琪(Kay)誕下張瞻,以人母身份重返歌壇。成為人妻前的 Kay 紅歌不紅人,歌路還是過於小眾, 直至復出後推出《鍾無艷》與《囍帖街》,與社會「集體回憶」的浪潮不謀而合,真正踏上天后之路。一路走來,Kay 的歌唱之路愈走愈順,10 年間身價跟人事一樣翻了幾番,穩坐天后地位,卻突然想到「人生有幾個十年」,要說的都說盡了,之後呢?於是 2016 年演唱會上毫無預告下宣布暫別樂壇,後來更表示無意復出,歌迷們都以為從此失去了一代「平民天后」。誰知 2018 年,她回來了。Kay 笑言本來「真心退休,回歸家庭」,誰知離開風高浪急的前線後,卻有了新的體會,原來還有很多話想說,於是決定重新上路,帶着第 2 次生命復出樂壇,擁抱另一個十年。

謝安琪的第 2 次生命

MAX MARA 流蘇針織上衣、 圖案背心、格紋半截裙及搭帶高跟鞋。

當主流歌手是自討苦吃 訪問之始,我好奇問她為甚麼暫別歌壇?她很斬釘截鐵 地答:「累,真的很累。」的確,謝安琪 2005 年以《姿色份子》一曲出道,同年推出首張個人專輯《Kay One》,直至暫別歌壇前,共推出過 13 張專輯,平均每年一張。歐美或日韓歌手,大多兩、三年才推出一張專輯,他方的娛樂圈愛用「come back」形容歌手新碟。這樣的製作速度,對於香港歌手是奢侈不過兼遙不可及的夢。上天賦予每人的時間最公平,每人每日分配到手的 24 小時,香港歌手卻以 3 倍以上高速行駛,那種累是可想而知。

謝安琪一直很努力,13 張專輯的成績表已很亮麗。她嫌不夠,就努力爭取各式各樣的幕前演出,拍過電影、又參演過大台電視劇,為的是要躋身人氣王之列。全力上位,渴望加入主流歌手陣營。「作為歌手有種責任感,我有好些想法或信息,我希望說出來是有影響力的。而作為公眾人物,信息的傳播力正正與人氣成正比。從入行開始,我就不想當小眾歌手,所以我很努力唱歌,也接很多與音樂無關的工作。」

謝安琪的第 2 次生命

MAX MARA 針織上衣、 圖案背心、針織半截裙連吊帶、流蘇大衣及搭帶高跟鞋。

衝人氣的戰略顯然十分奏效,Kay 的音樂作品多以香港民生為題材,時常觸碰到時弊或探討當下社會政治敏感話題 —— 《愁人節》描繪露宿者悲哀、《囍帖街》談及城市保育、《祝 英台》反思當代男女平等、《雞蛋與羔羊》講及香港時局,她 的歌曲往往引發歌迷討論與思考。以自討苦吃的超負荷工作量,而贏得「平民天后」美譽。目的達到了,貼地的歌曲成了 佳話,但私生活愈來愈離地,無法照顧家中老少,陪伴囝囝成長,脫離了真實生活的人生實情過得很乾澀。

「觀眾對於『退出』這回事覺得很突然,但其實我並非一時衝動。『退出』的一年前,我已經跟公司商量,表達出我希望在慶祝出道 10 周年的演唱會後休息的想法。除了適逢合約期滿外,我真的覺得謝安琪要說的,這 10 年都說盡了,接下來我又想說甚麼呢?當時不但覺得體力大不如前,腦袋也空空如也。疲憊真的令我感到內心已經成了沙漠,難以再種出花來。所以決定在演唱會向歌迷『暫別』,為自己過去的 10 年作總結後就閉關休息。」

謝安琪的第 2 次生命

MAX MARA 條紋西裝外套、短袖圖案上衣、條紋半截裙連吊帶及搭帶高跟鞋。

人走茶涼? 「退出」之前,謝安琪一直都隸屬獨立唱片及經理人公司 Ban Ban Music,旗下藝人以謝安琪為首,餘下的就只有作曲人 Cousin Fung 較為人熟識。小型公司失去當家花旦支撐大局,難免要重整架構,Kay 坦言壓力大到不可置信。「當時的感覺是很內疚,覺得一個人的決定影響了很多人的生活,所以我們也反復用了一年時間,與公司同事溝通,希望好好安排他們的新工作,甚或是引薦他們到其他公司。可幸的是,在我離開前同事們都有了新的路向,我退下來也退得心安理得。」

謝安琪的確說到做到,揮別天后身份的她專注於家庭,鮮有在幕前露面,就連宣布懷孕也由老公張繼聰公布,一心離開鎂光 燈。粉絲要知道她的動態,唯有透過她的社交平台,她也三不五時跟老公放閃、陪囝囝張瞻踢波,全面變身家庭主婦,生活優哉悠哉。去年 3 月更誕下囡囡張靖,一家四口幸福滿瀉。自古說的人走茶涼沒發生在她身上,全面退下火線的 Kay,名字依然不時見報,社交網絡上的每個動態也備受關注。偏偏賦閒在家的謝安琪對自己的娛樂新聞,簡直可以用不聞不問來形容。

Spread The Word
疲憊真的令我感到內心已經成了沙漠,難以再種出花來。所以決定在演唱會向歌迷『暫別』,為自己過去的 10 年作總結後就閉關休息。

「我沒有刻意迴避娛樂圈的新聞,只是也沒有刻意留意。 其實每天照顧家中老幼的生活真的很忙碌,我也實在花很多時 間在自己身上,打坐、冥想、靜修、看書⋯⋯已佔據了我的時間表。從前工作太忙,一直往前衝,沒時間想太多,也沒照顧內心,所以『退出』期間我也刻意照顧自己缺失了一塊。」一直無暇打理的後花園,稍花心機施肥、播種,荒廢的樂園終究也會生 出花來。這兩年的空窗期,Kay 不但豐饒了自我乾涸的內心,朋友圈也有了一番新境象。「當了 10 年歌手,跟傳媒關係不過不失,但也只是工作上禮貌式的交往,反而在『退出』那段時間有些記者朋友在社交平台私訊我,大家開始交談起來,成了談得來的好友。」

謝安琪的第 2 次生命

MAX MARA 針織上衣、圖案背心及大衣。
對的時間遇上對的人 當初「退出」並無打算「復出」,謝安琪自問身心俱疲,當下無能為力再擔當心目中最理想的歌手職責。「很多人問我甚麼 時候會重返樂壇,我當時真的一心退休,不再唱歌,全心全意回歸家庭。」但世事往往不似預期,連 Kay 對於自己重出江湖一事 也感到訝異,一切都全因一個人 —— 麥浚龍(Juno)。

Kay 2015 年與 Juno 合唱《羅生門》後再度爆紅,歌曲橫掃 多個頒獎禮外,亦令二人由同事昇華至「密友」,Juno 更是愛女張靖的「契爺」,如今 Kay 簽約 Juno 的幻國文化娛樂有限公司復出,可說是閉門一家親。「我是被 Juno 的誠意打動的,他一直很耐心地等待,沒有逼迫我復出,只是不斷展示他對我未來工作的構想。他對我復出後的歌路、工作很有想法,好些企劃都是這 10 年來我沒有做過的事,我覺得很新鮮,而且很期待。如果早 5 年,Juno 跟我說你要做這個做那個,我是肯定不會答應的,但這一刻他的想法與我的狀態真的很合得來,所以就決定為了他復出了。」看來對的時間遇上對的人,有時不但會成就一對璧人,用在僱傭關係上也並無不可。

以往一直被工作淹沒到透不過氣的 Kay,從沒有一刻懷念工作,退出後反倒懷念有同事一起打拼的日子,那一份想念足以造就 Kay 在歌壇上的第 2 次生命。 重返樂壇的 Kay 跟新東家合作自由度更高,坦言現在做音樂更純粹,其他不必要的工作也不會接 了。「6、7 月新歌派台,我也會開始新一輪的錄音,我想做足準備,於是跟 Juno 說 5 月想休息,專心養好聲、操fit自己,Juno 也很支持。」

謝安琪的第 2 次生命

MAX MARA 針織上衣、流蘇大衣、針織半截裙及搭帶高跟鞋。

離開是為了回來 謝安琪的歌唱之路一直走得很平坦順暢,她的歌唱實力無人質疑,歌曲取向與唱片公司又來得珠聯璧合,即使歌詞話題再敏感,一手發掘她的音樂人兼半個老闆的周博賢也從不阻止, 造就一直「我歌唱我心」的謝安琪。闊別錄音室兩年半後再一次錄製新歌的謝安琪,以《人妻的偽術》打響頭炮,說的是人人得而誅之的「偽善」行為是否真的天理不容?對所愛的人說白色謊 言,又是否「偽善」的一種?歌曲主題跟過往有明顯分別。「新大碟的概念的確跟以前的大有不同,以往的視點都是向外的,常常探索社會、世界,但今次 Juno 與我也想改變一下,專輯主題會轉而內心的探問比較多。這跟我過去兩年的『退休』生活不無關係,好些在冥想、靜修時關於自我內在的一些想法將會頻繁出現在新專輯之中。」

今年四十有一的謝安琪,在正值「四十不惑」選擇隱身於焦點之後,隔空審視自己的過往,她說有一份突然澄明的感覺, 一下子很多困惑與謎團變得開朗起來。如今精神飽足的她帶着新面貌、新視點再會歌迷,令不少粉絲期待又興奮,足以證明休息是為了走更遠的路。

謝安琪的第 2 次生命

MAX MARA 半截裙連吊帶。

Photography: Michael Wong
Art Direction: Caylen Chan
Styling: Kitte Kwong
Styling Assistant: Vicky Wan, Kenson & Wilson
Makeup: Kris Wong
Hair: Sing Tam@pi4.hk
Guest Model: Kay Tse
Wardrobe: MAX MARA 2018 FALL WINTER COLLECTION

Graphics by Jun Chong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