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姊妹妹站出來!荷里活女星都曾經遭受性騷擾和性別歧視
天生就是 model?超模成名前珍貴 casting 相曝光
明星最近都在用這些手袋,耐用易襯的女星私心手袋大起底
Size 重要嗎?女星活得快樂,對自己感到自信更勝一切
不足為外人道的王子生活!真正的哈里王子是這樣的
相比起「小鮮肉」男星,成熟穩重的「大叔系」男星愈老愈有吸引力
就算不愛超級英雄片,都會被「雷神」Chris Hemsworth 的好男人特質所吸引
荷里活女星 Emma Stone 曾經遭受性騷擾和性別歧視
Celebrity Life

姊姊妹妹站出來!荷里活女星都曾經遭受性騷擾和性別歧視

姊姊妹妹站出來!荷里活女星都曾經遭受性騷擾和性別歧視
by Harper's Bazaar UK
by Harper's Bazaar UK
0

性別歧視在荷里活看似十分平常,每日都會發生的事,這些年來很多女性演員一直都在啞忍,到頭來眼淚只好往心裏流。但隨著更多的明星公開她們的經歷,過時且不能接受的性別觀念或者得以改變,走向平等。以下 10 位荷里活女演員都為此而勇敢站出來,大聲分享。

荷里活女星 Emma Stone 都曾經遭受性騷擾和性別歧視

Emma Stone
憑藉《LaLa Land》榮登奧斯卡影后的 Emma Stone,在荷里活娛樂圈中雖已是其中一位非常受歡迎的女演員,但她亦曾面對男女演員不平等薪酬的歧視問題。「從我開展演藝事業至今,我曾經要求與我合作的男拍檔減薪,才可以獲得相同的工資待遇。若我不提出要求的站,他們會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公平的。而這不公平的待遇是,單方面在事前的決定。我堅決認為,男女演員是平等的,應該獲發相同的工資。否則我會將來提高薪酬報價,這樣才能改變我的人生。」

荷里活女星 Alison Brie 都曾經遭受性騷擾和性別歧視

Alison Brie 
有份出演《廣告狂人》(Mad Men)的 Alison Brie 在宣傳 Netflix 的 80 年代摔角喜劇《Glow》時,慨嘆荷里活中的女性權益自那年代起也沒有進步過,「在我踏入影視圈工作的初期,我曾經在進行《我家也有大明星》(Entourage)試鏡時,穿上了比堅尼,又或短得無可再短的迷你熱褲,但其時我只有 3 句對白要說,然後現場人士的態度就好像是『不錯,你可以連上衣都脫去嗎?』,讓我感到很難受。」後來 Brie 在 Twitter 上清楚表示,她沒有把上衣脫去,因為她裡頭穿了比堅尼。

荷里活女星 Lena Headey 都曾經遭受性騷擾和性別歧視

Lena Headey
《權力遊戲》(Game of Thrones)正在熱播中,主演之一 Lena Headey 表示她多次在片場遭遇不平等的對待:在男性主導的世界,同一番說話,她必須重覆多次,別人才會聽入耳,相反其他男同事的話,說一次便可。另外她又憶起某次可怕的試鏡經歷,「那個試鏡的導演告訴我,那些男同事人把這些試鏡片帶回家看,並討論『你會上哪一個?』」。

荷里活女星 Zoe Kazan 都曾經遭受性騷擾和性別歧視

Zoe Kazan
身為《客制化女神》(Ruby Sparks)的女主角和編劇 Zoe Kazan,即使身兼要職也都經歷過性騷擾的不安,「雖然我們有自己的工會,但沒有人會糾正歪風,因為他們不想背負麻煩的名譽。我曾經向跟男朋友 Paul Dano 提過,但他不能理解,因為他從來沒有經歷過這些事。」

過去,有人提議她在試鏡時向導演或製作人做出帶性暗示的動作或表情,「曾經有製作人向我作出性暗示的提問,『要不吐出來,要不吞了它』,他們雖說只是開玩笑罷,但後來又開了一張支票給我。並在顯示器中望著我與另一個男演員。」

隨著年紀的增長,Zoe 學會了更成熟地處理這些事情,可惜過程中產生的愧疚感至今作然未能釋懷,「某程度上,我認定是自己的錯,因為我給予他們錯誤的信息,讓他們覺得這樣對我是沒有問題的。」

荷里活女星 Mila Kunis 都曾經遭受性騷擾和性別歧視

Mila Kunis
性感女星 Mila Kunis 曾勇敢站出來拒絕電影製作人的無理要求:半裸地拍攝男性雜誌封面作為電影的宣傳。及後她更被警告:「你將來不會再有機會在這城市工作」,但她仍然沒有妥協,更在網站《A Plus》撰寫文章,強烈表示反對性別歧視,希望大家正視荷里活影圈內的不平等。

荷里活女星 Emmy Rossum 都曾經遭受性騷擾和性別歧視

Emmy Rossum 
《無恥之徒》(Shameless)的女主角 Emmy Rossum 分享,曾經有導演表示願意給她演出機會,但有附帶條件。「我的經理人尷尬地致電說,『即將有一部大制作的電影要開拍,他們十分欣賞你的表現,導演希望你能穿比堅尼到辦公室找他,那麼不用試鏡也能出演。」

荷里活女星 Jessica Chastain 都曾經遭受性騷擾和性別歧視

Jessica Chastain 
著名影星 Jessica Chastain 亦面對過相同歧視問題,「我不會說『他』是誰,但他是某電影中的要員⋯⋯某次當我走過時,他們竟輕拍打我的屁股。在他們眼中,這行為正常不過,沒甚麼大不了!這的確讓我感到很傷感。」

荷里活女星 Elisabeth Moss 都曾經遭受性騷擾和性別歧視

Elisabeth Moss
身兼幕前演出和幕後制作的 Elisabeth Moss 坦言荷里活影視圈存在著嚴重的性別歧視,「當我試圖說服其他製作人投資開拍一部關於女性的作品時,我得到的答覆竟然是『一切都太女性化』,我實在感到震驚!」雖然這已是數年前發生的事,但對 Moss 而言仍然很震撼,而且「幾乎是不法的」。

荷里活女星 Thandie Newton 都曾經遭受性騷擾和性別歧視

Thandie Newton
於《西方極樂園》(Westworld)中有著出色演出的 Thandie Newton 也因性別歧視而有過不愉快的試鏡經歷,「在我早期的事業,有一名導演於試鏡中拍攝我的裙底,並叫我撫摸自己的乳頭,想像與人做愛的情景。當時我心想,『這事雖然有點奇怪,不過我時常都會做怪事,不要緊吧』,而當時還有另一位女導演在場。數年後,我從另一個製作人口中得知,這位導演把當時試鏡的片段分享給朋友看。」Newton 直指很多業內女性演員因為怕失去工作的機會而不敢說出來,她深信「如果有一個人閱過這篇報導,然後阻止這些性別歧視的行為繼續發生。」這一切將會是有價值的。

荷里活女星 Zoe Saldana 都曾經遭受性騷擾和性別歧視

Zoe Saldana
《阿凡達》(Avatar)中飾演公主的 Zoe Saldana 也難逃一劫。性別歧視和騷擾不一定要有身體上的接觸。某製作人曾告訴她,聘用她的原因是「她穿著內褲並執手槍的模樣好看」。另一位製作人則警告她「不要做一個麻煩的三八」。這些言語上無間斷的歧視,令她真正意識到「性別歧視是切實地存在,而且時常發生」。

Graphics prepared by Jun Chong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