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數王菲歷年專輯,歌曲風格跟本尊同樣自成一格
Gal Gadot 演活了神奇女俠,現實中都是神奇女子
即使「封盤」了也可以繼續觀賞!哈里王子歷年最迷人的時刻
電台 DJ、名人作家精選 2017 聖誕禮物送給摯親及閨蜜
她們的五官未必是完美比例,卻被認為是「高級臉」
2018 要入手的手袋款必是腰包款,女星率先示範以腰包襯出型格
一見鍾情的皇室愛情故事:哈里王子和 Meghan Markle 的愛情 Timeline
feature
王菲音樂演變史
Celebrity Life

細數王菲歷年專輯,歌曲風格跟本尊同樣自成一格

細數王菲歷年專輯,歌曲風格跟本尊同樣自成一格
by BRUNO 月鳥
by BRUNO 月鳥
0

王菲(本名王靖雯)由國內舊歌重唱的小鄧麗君,到後來蛻變成紅遍中港台的天后,她的音樂風格經歷過很多演變。不同年代的王菲專輯,有不同的人為她創作的歌曲,她自己的獨立個性,配合他人盡心盡力的獻技,「王菲風格」就是這樣鍊成。一直以來,王菲被公認為唱得之人。有時歌藝超凡並不代表有個人風格,而她正正是兩者兼得的 diva,實在難得。

80 年代,當王菲仍是王菲,尚未成年的她發表過數張舊曲重唱的專輯

剛柔並重
80 年代,當王菲仍是王菲,尚未成年的她發表過數張舊曲重唱的專輯,《風從那裡來》是王菲小時候翻唱鄧麗君經典作品集,稚氣卻展現潛質,在內地音樂圈子中已薄有名氣。。後來到香港發展,王菲變成了王靖雯,初出道首張專輯《王靖雯》,唱着典型廣東歌,而她那帶點鄉音的唱腔反而成了她的優點,咬字不清的唱出粵語歌詞,卻變成自成一格的味道。她的歌聲在甜美溫柔之中,又帶點冷艷倔強。她將兩樣極端的東面完全融化。

很多人說王菲的第 4 張專輯《Coming Home》和歌曲《容易受傷的女人》,是她歌唱事業上重要的轉捩點。

唱出王菲風格
很多人說王菲的第 4 張專輯《Coming Home》和歌曲《容易受傷的女人》,是她歌唱事業上重要的轉捩點。的而且確,這首翻唱日本唱作女歌手中島美雪《ルージュ》的作品,是她登上一線女歌手的重要一步。從美國回流後洗脫從前的「娘」味,多加幾分時代氣息。那時日文改編歌曲熱潮方興未艾,王菲都能把 EPO 、中島美雪的作品唱紅,而在 1995 年商業電台推行「原創歌運動」前,王菲可說是趕上尾班車。她早期每張專輯中都有不少改篇歌曲,由歐美到日都有。後來「原創歌運動」逐漸成形,對王菲影響卻不大,不論原創歌曲還是改篇歌曲,她都能輕易駕馭。她除了支持本地原創外,也依然故我地唱着別人的歌,並因此建構出完完全全屬於她自己的「王菲風格」來。

從前,《無奈那天》、《尾班車》、《多得他》等王菲主唱過的改編歌,不論是歐美還是日本,同是帶有輕盈 R&B 曲風,這成了她早期的音樂取向。直到 1994 年發表的第 8 張專輯《胡思亂想》,她翻唱了 3 首英倫作品,不但改變了音樂取向,更為她奠定日後迷離與迷幻的個人風格。所說的 3 首英倫作品,有兩首是來自蘇格蘭 Post-Punk 樂隊 Cocteau Twins的歌曲,包括由《Bluebeard》改成的主題曲《胡思亂想》和《Know Who You Are At Every Age》改成的《知己知彼》,以及愛爾蘭 Britpop 樂隊 The Cranberries 的《Dreams》改成《夢中人》。夢幻與飄浮的 Dream-Pop 氛圍,加上兩隊樂隊的女歌手:Cocteau Twins 的 Elizabeth Fraser 和 The Cranberries 的 Dolores O'Riordan 獨特的唱腔,前者不吃人間煙火的仙氣和後者無拘無束的咽音,為她日後轉向打好基礎。

中國搖滾是王菲身上另一不可或缺的 DNA ,竇唯的出現改變了她的音樂取向。

融入中國搖滾元素
中國搖滾是王菲身上另一不可或缺的 DNA ,竇唯的出現改變了她的音樂取向。在《胡思亂想》融入很多不同的音樂元素,亦有二人的合作「愛情結晶品」——《誓言》。離開黑豹樂隊歌手位置作獨立發展的竇唯,由西方的 Pop Rock 投奔到另類之音懷抱,先是 Dream-Pop 、 Trip-Hop 和迷幻,繼而再涉獵即興、實驗、電子,甚至中國民族音樂。至於他跟王菲合力創作的《誓言》,輕盈的夢幻氛圍,伴着中式樂器,為華語流行曲揭開新一頁。後來二人結婚後在北京生活,因而接近更多北京搖滾樂圈中人,這些間接的影響,使王菲對音樂抱有更開放自由的態度,從而令她大膽和進取,不需理會外界音樂潮流。

除了夫妻關係的竇唯外,來自山西的音樂製作人張亞東也是王菲另一關係密切的中國拍檔

除了夫妻關係的竇唯外,來自山西的音樂製作人張亞東也是王菲另一關係密切的中國拍檔,《浮躁》、《寓言》、《將愛》等專輯;《只愛陌生人》、《你快樂所以我快樂》等經典都是出自他的手筆。至於由他負責編曲作品更多不勝數,絕對稱得上是王菲中後期音樂風格的幕後話事人。

若然粵語專輯《Di-Dar》是王菲建立個人風格的第一步,那緊接而來的國語專輯《浮躁》,無疑是《Di-Dar》的進一步昇華。

另類風格
若然粵語專輯《Di-Dar》是王菲建立個人風格的第一步,那緊接而來的國語專輯《浮躁》,無疑是《Di-Dar》的進一步昇華。1996 年發行的《浮躁》既是王菲登峰造極之作,也是華語流行樂壇最富實驗性創作。儘管當時這碟商業成績上是王菲史上最差的,但藝術成就卻成反比,開拓一條前無古人的新路向,全盤投向另類音樂,並且是張概念化專輯,整張唱片由始至終都是統一實驗色彩。她一己之力創作大部份作品,至於別人的歌則來自 Cocteau Twins 。有別於上次的《胡思亂想》和《知己知彼》,今次的《分裂》和《掃興》是 Cocteau Twins 特別為王菲度身訂造,她亦交出優秀的表現來回饋 Cocteau Twins 的幫忙。

單看她《敷衍》的「菠蘿頭」造型已知這碟是舊酒新瓶

確立明確風格以後,王菲往後作品都是忠於自己路線。踏入 2000 年後,她開始逐步減產,對上一張專輯已經是 2003 年的《將愛》,及後只有《致青春》、《匆匆那年》、《你在終點等我》等零碎數碼下載單曲。單看她《敷衍》的「菠蘿頭」造型已知這碟是舊酒新瓶。這些作品風格貫徹如一,是很王菲的東西。不變並不代表不好,她揮灑自如的成熟表現,仍然以優美清脆的歌聲打動人心。

Graphics by Wing Chan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