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 The Beauty Journey Begins
Makeup

Where The Beauty Journey Begins

0

時裝界無人不識的 Lanvin 創意總監——Alber Elbaz,首次涉足美容界,為 Lancome 彩妝皇牌睫毛膏 Hypnose 系列,繪下三套華麗又滿載歡欣與幽默感的彩衣。我們為此到了巴黎一趟,與 Alber 及 Lancome 全球總裁 Sue Nabi 暢談彩妝、生意、女性及生活的種種。原來設計師不全是活在天馬之上,在地上一樣行動自如。

AMAZING CROSSOVER

HB:首次跟 Lancome 合作,你有甚麼體驗?透過這個系列,你想傳達甚麼訊息?

E:最大的體驗就是合作的本身,我們由零開始構思,我很享受箇中過程,從設計草圖到包裝盒和新聞稿也親力親為。過程中,我們融合理性和感性,有足夠的時間讓意念醞釀發酵,經過一輪集思廣益的研討和構思後,才著手實現提案。有別於那些純以漂亮模特兒照片、繽紛色彩作招徠的項目,我們從「需要」出發,探索真正切合現今巿場的產品,希望更能滿足個人需要,並以觸動人心作目標。

HB:這個合作計劃較強調眼妝產品,當中有些甚麽特別的原因或喜好嗎?

E:我就知道大家會問這個問題。我不會告訴你「我愛眼睛」、「眼睛是靈魂之窗」之類的說話。開會時,我們想到好幾個點子,Sue問我意下如何,我覺得眼妝很漂亮,就選了它。我們得力於一個美妙的團隊,一切來得一帆風順,整個項目就是以這種情感投射的手法展開。

S:Lancome 的睫毛液更是我們最暢銷的產品。我認為眼睛讓人展現個性,現在每個人都為美化眼眸而不惜工本,甚至去整容,那是因為大家都相信,只要擁有美麗的眼睛,人會變得更年輕亮麗,所以這次的重點是眼睛。頂級睫毛液品牌遇上全球最佳優秀的時裝設計師,這次的合作可謂饒富意義,真是非常棒!

HB:為甚麼你們會邀請 Elbaz 參與?

S:對我來說那是自然而然的。與認識 Alber 多年,打從我們第一次見面,已有老朋友的感覺。雖然我們待人處事、世界觀和工作方式都不儘相同,但也有很多共通點,所以一見如故。大概是去年的夏天,我和 Alber 又走在一起閒聊……聊這聊那就敲定了合作。雖說我們置身「經常要製造期望」的行業,但這一次純粹是出於「不如一起做點甚麼」的一時興致,這叫我怎麽拒絕,我高興得如在夢中。

EYES SPEAK WELL

HB:這個系列名為 “Put on the Show”「粉墨登場」,這裡面的含意是甚麼?你個人又有甚麼看法?

E:說到底,我其實是設計師,來自時裝世界。如我只見到衣服卻看不到穿衣的人,我就知道那是失敗的設計。如我看到的是面孔而不是衣服,那就是恰當的好衣服。而看人的面孔,我會先看眼睛。我認為透過眼睛可以看到人的情緒,開心或憂傷都無所遁形。笑的時候,哭的時候,甚至喜極而泣,眼睛都是傳情達意的靈魂。我們需要的是更貼近個人需要的設計,更樸實真摯的東西。現今的奢華品牌都不愛說笑,而我們就是為了幽默。

HB:大家都非常嚴肅。

E:的確這樣。我覺得業界太少笑容了。人隨着歲月漸老,我們生活的世界讓大家凡事恐懼、害怕犯錯,不過我們就是要勇於嘗試。在實驗室時,我們試做動畫,又畫草圖,然後寫人物故事,並構思了幾個標誌:心形、星星、眼睛和黃昏,也就是 Lancome 的世界,裡面的一切都是我所熟識的,這讓我感到舒適自在。

HB:你剛才說你是設計師,負責設計時裝。縱觀你至今的作品,我認為它們真的很吸引女性,因為當中帶有很強烈的女性柔美氣息。

E:你知道她們為甚麼喜歡我嗎?因為我也喜歡她們。先愛對方,對方便會愛你,這是一種很顯而易見的感情,對方是會感受到的。我喜歡女人,所以我替她們造衣服,而且參與了這個計劃。這個項目一點也不裝腔作勢,全然坦誠,充滿喜悅,還帶幾許俏皮。我認為奢華應該是要讓人感到有趣和快樂,因為我們的世界就是欠缺了這種感覺。

HB:現在只有少數設計師能像你一樣,善於透過圖畫表達設計意念。你的繪圖讓人感到很窩心和快樂,你是不是以這個方式將你的感受傳達給其他人?畫中世界是你眼中的世界嗎?

E:我很盡力做到這一點。我們的世界並不是那麽理想,但我認為這正好反映了我們欠缺了甚麼。有人說我是個逗趣的小丑,也有人說我是個憂傷的小丑,這視乎我一時一刻的心情。我是個情緒變幻不定的人,事實每個人都有情緒化的一面。

創意與空間

HB:在過往的訪問裡,你經常強調創作需要一個自在的環境。自在其實也是一種態度,可以指生活、工作的心態,還有創作方向等等。

E:自在是最重要的。你要對環境感到自在,與別人相處時也感到自在,而自在甚至可以是「奢華」的另一種意義。

HB:你認為你的設計和 Lancome 之間,有沒有共通的元素或特色?

E:我認為就是自由。意即就是那個隨意發揮想像的過程。這次合作源於即興,計劃本身是由 Sue 發起的,而我早有意念,她則在旁推動我前進。第一步就是構思一個故事,成為整個計劃內涵。然後是開始理性思考,提出一連串問題,再想出解決方案。有人說,在設計的過程中,只有 1% 是構思,其餘的 99% 都是務實地工作和解決問題。當有了定案後,就要重視審視有沒有走偏了,因為設計的重點就是不能失掉概念的原意。

夢想成真

HB:Sue,你的產品很有創意,Betty Boop 睫毛液就是其中典型。你常常會做一些前無古人的動作,創造讓人驚喜的東西。另一方面,你要管理品牌,自然要顧及業務及盈利。請問你如何平衡創意和業務?構思新意念時,你會先考慮銷售情況嗎?或是直接把它視為建立品牌形象的手法?又如何看待商業策略這回事?

S:經營這個行業,當然要考慮銷售額,我們不會做空有漂亮外表但沒有巿場價值的產品。我有洞悉產品是否能暢銷的直覺,從不做覺得不對勁的產品。我知道這個系列會大賣,所以決定限量生產,令想要的顧客有「需要」的感覺,爭相到專門店搶購整個系列,女生都喜歡這樣收藏。這就是我們常用的方法,既能貫徹產品設計的概念,又能顧及銷售情況。我深信只要有創意,有品質,而且能令人會心微笑的產品,自然暢銷。

E:你剛才問 Sue 作為商業決策者的要訣時,我想起在聖羅蘭工作時,Bergé 先生(Pierre Bergé)前 Yves Saint Laurent 行政總裁)曾對我說過世上最出色的商人,都擁有藝術家的心思,而最出色的藝術家都是真正的商人。

HB:你們花了多少時間敲定這次合作?

S:不足一年。我們在夏天開始討論,到 12 月就一切準備就緒,過程發展得十分快,從創作意念、包裝設計以至宣傳片的拍攝工作,事事親力親為,付出十分心血。

HB:你怎樣看亞洲女性?

E:我近日不斷思考類似的問題。我個人認為現代女性,不管身在哪個國度都是一樣的。世界大同,女人就是女人,她們擁有一樣的喜好,也被同樣的事情觸動。我甚至覺得男和女人基本上也沒有分別,其實我們渴求的都是簡單的東西,都在尋找愛與被愛。我眼中的亞洲或美女性也一樣,亞洲最讓人驚訝的地方是它的活力和激昂的節奏,在火花四濺的活力之中又保留家庭及歷史傳統價值。所以它既放眼未來,又不忘承傳過去,令亞洲成為一個耐人尋味的地方。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