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ndra kehayoglou 訪問:仲夏夜之草披是如何煉成的?
PMQ 出現發光的謎女郎
訪問何居怡-《淨靜空間》
Edouard Malingue 全新展覽空間
董大為的奇點啟示
Jayne Min 訪問:《Pedderzine》藝術雜誌
Art Central 藝術展首度面世
News

Alexandra kehayoglou 訪問:仲夏夜之草披是如何煉成的?

by Mite Chan
by Mite Chan
0


當筆者一把門推開,場內漆黑一片。

只見有幾盞大型的聚光燈照亮著這條仿似無窮無盡的綠色跑道,當眼晴適應了場內的光線後,驟然發現鋪在地上的并不是具有生命力的綠色植物,而是一根根粗幼不一、又顏色不盡相同的毛線。

換言之,這并不是一塊草披,而是一塊貨真價實的-地氈。 更有趣的是,這一塊大地氈上走過穿著 Dries Van Noten 的模特兒,更特地由法國空運到港,現在竟於我的腳下。究竟是何方神聖製作了這一塊長長的藝術品的呢?



在跑道盡頭的,坐著一個身穿寛鬆橫間 T-Shirt 及百摺長裙的女生,她就是來自阿根庭的藝術家 Alexandra Kehayougla。感覺她熱情隨性,雖然她挑的衣著樸素簡潔,卻與她的藝術作品一樣道盡了她的性格、背景與理念。


HB = Harper's Bazaar AK = Alexandra Kehayoglou

HB: 你能向我們簡單的介紹一下你的背景嗎?
AK: 我在阿根廷時上了一所藝術學校,但我從來沒有學習任何有關布料設計與地氈設計的專業課程。但你可能會很好奇為何我懂得做地氈,其實地氈生意是我的家族事業,我的爺爺嫲嫲是希臘人,我的公公婆婆是安那托利亞人,但經過希臘-土耳其戰爭之後,我的家人全搬到阿根廷避難,當時我的外婆只帶了絲與針到異地,單憑著這兩件工具去製作手工地氈養活了我們全家人。之後卻越做越成功,其後更設立了地氈公司及興建了自己的工廠。所以我從小就與地氈一起在工廠成長,所以耳濡目染下,漸漸愛上它們,一步一步的學習如何製作地毯。

HB: 何時始用這家族傳統的地氈去製作藝術品?
AK: 當我從藝術學校畢業,我還在尋找我個人的特點及我喜歡使用的藝術媒介。當我使用地氈作我的藝術媒介時,我并未有想到它會對我有如此大的影響。但當我不斷的運用不同的技巧去創作時,我進入創作時的忘我狀態,并有無限的熱誠去完成它。最重要的事,毛氈是伴我成長中不可缺少的回憶之一,我覺得我與它的連系很深厚。

HB: 你為 Dries Van Noten 創作的地毯背後有任何的意念嗎?
AK: 這張地氈其實是一張「草地地氈」,在阿根廷-我來自的國家裡,有很多很多的青草地。但最近,因為大規模的耕作及城市發展,令這些漂亮的景觀都慢慢地不斷消失。若然要我簡單地介紹創作理念的話,就是呼喻大家要留意這個日益嚴重的問題,并要與周邊的環境好好相處。這件作品的妙處就在於;小羊於山坡上吃著青草,青草如予養份綿羊去長羊毛,然後羊毛撚成綿絲再被我織成這塊草坪。所有東西都是一個循環,Life is a cycle!



HB:當有人在你的藝術作品上行走,你會憤怒的嗎?
AK:我認為藝術品并不一定要掛在牆上,如果有功能性的便更好。我創作的這塊地氈并不介意別人於上面踐踏,因為這是我創作中的原意。但當我看見有人并不愛惜它或粗暴對待它。我的確會感到非常心痛(大笑)。

HB:你在創作時會有什麼古怪的習慣嗎?
AK:因為我的工作室就位於我家的工廠內,製作毛毯所產生的噪音非常擾人。戴上耳機就最能讓自己集中精神,當我創作這張地毯的時候我就是不斷的播著「Daft Punk」的音樂,Random Access Memories 這個專輯令我非常著迷。每次創作一件作品時,我都只會聽同一首兩或同一隻專輯,我要保持我的心情與能量相同才能創作出一件連貫統一的藝術作品。

想窺看 Alexandra kehayoglou 的工作室嗎?想知道究竟這一塊草披是如何織成的嗎?

只能說,實在是太神奇了。

Alexandra  kehayoglou 的官方網頁:http://alexkeha.com/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