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K 新 Logo 幕後英雄 Peter Saville 5 大經典回顧
「思裂」藝術家:人格分裂的天才畫家 Kim Noble
美國藝術界如何面對新一任美國總統就職?
BIG BANG T.O.P 親自拜會藝術大師 David Hockney
Madonna 麥當娜用藝術發聲!
關於「圓點女王」草間彌生的 5 件事
無限 OT 也願意!世界上 8 間最具特色的辦公室設計
Insider

CK 新 Logo 幕後英雄 Peter Saville 5 大經典回顧

by BRUNO 月鳥
by BRUNO 月鳥
0

時尚品牌轉換 Logo 可大可小,Hedi Slimane 把 Yves Saint Laurent 變成 Saint Laurent Paris 鬧得滿城風雨,而 Raf Simons 離開 Christian Dior 轉投 Calvin Klein 擔任 Chief Creative Officer,大眾焦點除了其首個系列的設計外,更關注他將 Calvin Klein 品牌 Logo 變成全大階 CALVIN KLEIN。CK 新 Logo 的幕後英雄是 Peter Saville,這 Logo 是好是壞有待時間證明,現在不如先回顧一下這位英國設計的新舊經典作品。

1. 遲來的海報 FAC 1 海報 作為設計師,最大的敵人是時間,因為遲過 deadline,所有努力都會付諸流水,不過 Peter 的成名之路卻是由一個遲交的作品開始。話說他被電視名咀 Tony Wilson 邀請一起創辦獨立音樂廠牌 Factory,首項工作是替廠牌的音樂會設計宣傳海報,不過他竟然在演出開始後才完成設計,無疑是天大的諷刺,而且他還將演出場地 Russell Club 誤寫為 Russel Club,又遲又錯罪該萬死,可是失去原有宣傳功效,卻成就了一個傳奇,這場 1978 年 5 月間包括 Joy Divison、The Durutti Column 音樂會沒幾多人記得,不過這張名為 FAC 1 的黃色海報,那帶有警告告示風格的設計至今仍為人津津樂道。

1. 遲來的海報 FAC 1 海報
作為設計師,最大的敵人是時間,因為遲過 deadline,所有努力都會付諸流水,不過 Peter 的成名之路卻是由一個遲交的作品開始。話說他被電視名咀 Tony Wilson 邀請一起創辦獨立音樂廠牌 Factory,首項工作是替廠牌的音樂會設計宣傳海報,不過他竟然在演出開始後才完成設計,無疑是天大的諷刺,而且他還將演出場地 Russell Club 誤寫為 Russel Club,又遲又錯罪該萬死,可是失去原有宣傳功效,卻成就了一個傳奇,這場 1978 年 5 月間包括 Joy Divison、The Durutti Column 音樂會沒幾多人記得,不過這張名為 FAC 1 的黃色海報,那帶有警告告示風格的設計至今仍為人津津樂道。

2. 死亡筆記 Joy Division《Closer》 由 Peter 處理的唱片封面設計不計其數,其中 Joy Disvion 和 New Order 的唱片封面全由他操刀,前者專集《Unknown Pleasures》的天文脈衝波圖到後者單曲《Blue Monday》的電腦磁碟,都稱得上是劃時代的平面設計經典,不過對其事業衝擊大的作品,始終是 Joy Division 第二張專集《Closer》。Peter 當時用了法國攝影師 Bernard Pierre Wolff 的一張墓園作品為《Closer》唱片封面主要圖案淡,並配上低調暗淡的灰沉色調,跟樂隊鬱鬱寡歡的 Post-Punk 音樂連成一體;然而唱片面世前,隊中主音歌手 Ian Curtis 吊頸自殺身亡,這設計就像「預言」般率先披露他的死亡,冥冥中自有主宰。

2. 死亡筆記 Joy Division《Closer》
由 Peter 處理的唱片封面設計不計其數,其中 Joy Disvion 和 New Order 的唱片封面全由他操刀,前者專集《Unknown Pleasures》的天文脈衝波圖到後者單曲《Blue Monday》的電腦磁碟,都稱得上是劃時代的平面設計經典,不過對其事業衝擊大的作品,始終是 Joy Division 第二張專集《Closer》。Peter 當時用了法國攝影師 Bernard Pierre Wolff 的一張墓園作品為《Closer》唱片封面主要圖案淡,並配上低調暗淡的灰沉色調,跟樂隊鬱鬱寡歡的 Post-Punk 音樂連成一體;然而唱片面世前,隊中主音歌手 Ian Curtis 吊頸自殺身亡,這設計就像「預言」般率先披露他的死亡,冥冥中自有主宰。

3. 友誼之光 Raf Simons 2003 AW Closer 比利時時裝設計師 Raf Simons 請來 Peter 重新設計 Calvin Klein 的 Logo 並非偶然,二人早於 2003 年結緣。Raf 喜歡音樂是眾所周知的事情,不過他沒有像 Hedi Slimane 那樣找樂隊當 Fashion Show 模特兒,而是把音樂作為服飾設計概念,1989AW 的 Radioactivity 紅黑配是向德國電子先驅 Kraftwerk 致敬,而 2001AW 的 Riot, Riot, Rioy 則是以 Britpop 樂隊 Manic Street Preachers 失蹤成員 Richey Edewards 為創作靈感。至於 2003 年的 Closer,他把 Peter 設計經典唱片封面為該系列主要圖案,雖然美國街牌 Supreme、日本潮牌Undercover、museum neu 等都曾重上 Peter 作品,但論經典,還是 Raf 的略勝一籌——年多前其中四款 Parka 褸曾以 1,3000 英鎊價錢放售。

3. 友誼之光 Raf Simons 2003 AW Closer
比利時時裝設計師 Raf Simons 請來 Peter 重新設計 Calvin Klein 的 Logo 並非偶然,二人早於 2003 年結緣。Raf 喜歡音樂是眾所周知的事情,不過他沒有像 Hedi Slimane 那樣找樂隊當 Fashion Show 模特兒,而是把音樂作為服飾設計概念,1989AW 的 Radioactivity 紅黑配是向德國電子先驅 Kraftwerk 致敬,而 2001AW 的 Riot, Riot, Rioy 則是以 Britpop 樂隊 Manic Street Preachers 失蹤成員 Richey Edewards 為創作靈感。至於 2003 年的 Closer,他把 Peter 設計經典唱片封面為該系列主要圖案,雖然美國街牌 Supreme、日本潮牌Undercover、museum neu 等都曾重上 Peter 作品,但論經典,還是 Raf 的略勝一籌——年多前其中四款 Parka 褸曾以 1,3000 英鎊價錢放售。

4. 變身時裝設計師 Umbro England Football Shirt 說到英國的城市曼徹斯特,我們會想起三件事:工廠、音樂和足球。Peter 生於西北部城市,一生跟音樂的關係密切,原來他跟足球也有緣份。2000 年時,英格蘭國家足球隊的球衣贊助商仍是英國運動品牌 Umbro(現已被美國品牌 Nike 所奪去),請來 Peter 重新為國家隊設計主場球衣,使他由平面設計師越界變成時裝設計師。接下這工作只得少於一星期籌備時間,Peter 沒有作出翻天覆地的大改動,因白色是英格蘭的主場顏色,他不能更改,於是從細節著眼,跟 Umbro 多番周旋,最終用上了肩膊繡上大量微型 St George 十字架的設計,Peter 簡單一句回應:「無錯,這是很簡約;無錯,這是很謹慎,但它依然意味著重大意義。」

4. 變身時裝設計師 Umbro England Football Shirt
說到英國的城市曼徹斯特,我們會想起三件事:工廠、音樂和足球。Peter 生於西北部城市,一生跟音樂的關係密切,原來他跟足球也有緣份。2000 年時,英格蘭國家足球隊的球衣贊助商仍是英國運動品牌 Umbro(現已被美國品牌 Nike 所奪去),請來 Peter 重新為國家隊設計主場球衣,使他由平面設計師越界變成時裝設計師。接下這工作只得少於一星期籌備時間,Peter 沒有作出翻天覆地的大改動,因白色是英格蘭的主場顏色,他不能更改,於是從細節著眼,跟 Umbro 多番周旋,最終用上了肩膊繡上大量微型 St George 十字架的設計,Peter 簡單一句回應:「無錯,這是很簡約;無錯,這是很謹慎,但它依然意味著重大意義。」

5. 顏色四重奏 New Order《Music Complete》 在設計界打滾了三十多年,唱片封面設計早已不是 Peter 的主要業務,近十年處理的唱片作品大幅度減產,不過一直合作無間的 New Order 是例外,樂隊凡有新唱片面世,Sleeve Design 一欄依然是寫上 Peter 的姓名。雖然 New Order 經歷了兩次解散和重組,但無損受歡迎程度,2015 年找出的第十張專集《Music Complete》,這碟陣容星光熠熠,不過封面卻走簡約路線,由紅、黃、綠和藍這四種顏色和線條拼集而成,表面看似平平無奇,原來暗藏玄機,顏色組隨發表格式而改變,於是 CD、黑膠和下載版本各有不同設計,簡單卻不失玩味。

5. 顏色四重奏 New Order《Music Complete》
在設計界打滾了三十多年,唱片封面設計早已不是 Peter 的主要業務,近十年處理的唱片作品大幅度減產,不過一直合作無間的 New Order 是例外,樂隊凡有新唱片面世,Sleeve Design 一欄依然是寫上 Peter 的姓名。雖然 New Order 經歷了兩次解散和重組,但無損受歡迎程度,2015 年找出的第十張專集《Music Complete》,這碟陣容星光熠熠,不過封面卻走簡約路線,由紅、黃、綠和藍這四種顏色和線條拼集而成,表面看似平平無奇,原來暗藏玄機,顏色組隨發表格式而改變,於是 CD、黑膠和下載版本各有不同設計,簡單卻不失玩味。

Graphics prepared by Jun Chong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