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著名藝術家主理的 CD 封面, 值錢過唱片!
品嚐當代藝術!「宋冬:草圖」作品展
中外娛樂圈的隱藏明星畫家
Banksy Dismaland 超恐怖童話國度!黑心樂園,奉旨黑面!
「無名氏」畫展
德國最大型 Graffiti 畫廊之一:柏林 Teufelsberg
十大全球身價最高的藝術家
Insider

由著名藝術家主理的 CD 封面, 值錢過唱片!

by Beth Burt
by Beth Burt
0
<p>Mainstream 的 Hip Hop、pop、rock、punk 也好,小眾的 underground indie music 亦好,音樂就是藝術,而歌手、band 仔亦是藝術家。深明我們都愛 judge a book by its cover,聽 CD 又怎會例外,每張專輯的封面就是 window display,是故,滿肚子藝術家脾氣的 music artists 往往愛請來同聲同的氣藝術家,為他們貼身訂製 cover artwork,而且選擇繁多: contemporary art、fine art、oil painting、graffiti art、photography,將封面鑲起分分鐘好比 gallery 的 archive。</p><p> </p>

Mainstream 的 Hip Hop、pop、rock、punk 也好,小眾的 underground indie music 亦好,音樂就是藝術,而歌手、band 仔亦是藝術家。深明我們都愛 judge a book by its cover,聽 CD 又怎會例外,每張專輯的封面就是 window display,是故,滿肚子藝術家脾氣的 music artists 往往愛請來同聲同的氣藝術家,為他們貼身訂製 cover artwork,而且選擇繁多: contemporary art、fine art、oil painting、graffiti art、photography,將封面鑲起分分鐘好比 gallery 的 archive。

 

<p>Rihanna 是 pop icon,最 mainstream 不過,不知是為擺脫 commercial 形象,還是突然藝術氣息大發,最新專輯《ANTI》不賣性感,亦不賣時尚,反請來藝術家 Roy Nachum 以自己兒時照片為藍本,加上紅色潑墨,以金色皇冠遮掩眼睛,又貌似壓上盲人凸字。看來 bad girl RiRi 極有決心用音樂以外的 media 傳達訊息。</p><p> </p>

Rihanna 是 pop icon,最 mainstream 不過,不知是為擺脫 commercial 形象,還是突然藝術氣息大發,最新專輯《ANTI》不賣性感,亦不賣時尚,反請來藝術家 Roy Nachum 以自己兒時照片為藍本,加上紅色潑墨,以金色皇冠遮掩眼睛,又貌似壓上盲人凸字。看來 bad girl RiRi 極有決心用音樂以外的 media 傳達訊息。

 

<p>「One second I'm a Koons, then suddenly the Koons is me.」Gaga 在《Applause》內如是唱著。這歌詞絕非一時「師父到」的順口開河,因為《ARTPOP》大碟正正就由 Jeff Koons 主理,Gaga 雙腿之間的閃令令吹氣氣球不說也知道來源由何而來,而雙手遮掩胸部的神來之筆,則源自 Jeff Koons 的「Woman in Tub」。是次合作由 Gaga 一手促成,因為她從小就喜歡大師的作品。</p><p> </p>

「One second I'm a Koons, then suddenly the Koons is me.」Gaga 在《Applause》內如是唱著。這歌詞絕非一時「師父到」的順口開河,因為《ARTPOP》大碟正正就由 Jeff Koons 主理,Gaga 雙腿之間的閃令令吹氣氣球不說也知道來源由何而來,而雙手遮掩胸部的神來之筆,則源自 Jeff Koons 的「Woman in Tub」。是次合作由 Gaga 一手促成,因為她從小就喜歡大師的作品。

 

<p>老實說,Bjork 的 CD 封面跟她的音樂一樣充滿實驗性。McQueen 跟 Nick Knight 的《Homogenic》造型早已成為時裝經典,在《Volta》跟德國 designer Bernhard Willhelm 再次以出奇蛋出奇制勝,其後跟 design unit M/M Paris 及夫妻檔時裝、藝術攝影師 Inez and Vinoodh 合作的《Biophilia》及《Vulnicura》也傳頌千古,成為在音樂、時裝及藝術界不可抹掉封面神作。</p><p> </p>

老實說,Bjork 的 CD 封面跟她的音樂一樣充滿實驗性。McQueen 跟 Nick Knight 的《Homogenic》造型早已成為時裝經典,在《Volta》跟德國 designer Bernhard Willhelm 再次以出奇蛋出奇制勝,其後跟 design unit M/M Paris 及夫妻檔時裝、藝術攝影師 Inez and Vinoodh 合作的《Biophilia》及《Vulnicura》也傳頌千古,成為在音樂、時裝及藝術界不可抹掉封面神作。

 

<p>自《本能》、《罪與罰》開始,跟椎名林檎 solo 作品或東京事變緊密合作,設計造型、負責封面 art direction 及拍賣 MV 的木村豐,是日本國內首屈一指的 art director,曾憑《垂涎三尺》封面大和風格視覺藝術奪得「2015 唱片封面大賞」,連 Uniqlo 也請他合作 crossover。</p><p> </p>

自《本能》、《罪與罰》開始,跟椎名林檎 solo 作品或東京事變緊密合作,設計造型、負責封面 art direction 及拍賣 MV 的木村豐,是日本國內首屈一指的 art director,曾憑《垂涎三尺》封面大和風格視覺藝術奪得「2015 唱片封面大賞」,連 Uniqlo 也請他合作 crossover。

 

<p>Richard Prince 作品量多,是在世藝術家當中作品售價最的其中高之一,對當代音樂及時裝文化影響深遠,當中以他的「Nurse」系列最為人熟識,Marc Jacobs 在任 Louis Vuitton 時,於 07 年時裝騷就將護士們活化於天橋之上。若你身家不夠豐厚又想擁有他的作品,則可購買 Sonic Youth 的《Sonic Nurse》大碟止癢,因為 cover art 正是這張價值不菲的護士畫作。樂隊在《Daydream Nation》大碟亦用上 Gerhard Richter 在 83 年的畫作《Candle》,大碟內亦有同名歌曲致敬。</p><p> </p>

Richard Prince 作品量多,是在世藝術家當中作品售價最的其中高之一,對當代音樂及時裝文化影響深遠,當中以他的「Nurse」系列最為人熟識,Marc Jacobs 在任 Louis Vuitton 時,於 07 年時裝騷就將護士們活化於天橋之上。若你身家不夠豐厚又想擁有他的作品,則可購買 Sonic Youth 的《Sonic Nurse》大碟止癢,因為 cover art 正是這張價值不菲的護士畫作。樂隊在《Daydream Nation》大碟亦用上 Gerhard Richter 在 83 年的畫作《Candle》,大碟內亦有同名歌曲致敬。

 

<p>見蕉如見人,不用說也看得出是 Andy Warhol 的作品。這個 cover art 本來是為 Warhol 「The Factory」駐場樂隊而設計。他本人亦有份為 Lou Reed 等人支付這隻被《時代雜誌》選為百大重要大碟的錄音費用,the rest is history。</p><p> </p>

見蕉如見人,不用說也看得出是 Andy Warhol 的作品。這個 cover art 本來是為 Warhol 「The Factory」駐場樂隊而設計。他本人亦有份為 Lou Reed 等人支付這隻被《時代雜誌》選為百大重要大碟的錄音費用,the rest is history。

 

<p>法國畫家 Henri Fantin-Latour 的這幅作品早就被收納在英國 National Gallery 展覽,不過這不代表他的 legacy 就這樣上了神台然後脫節,因為時至今日,在 Google search engine 輸入他的名字,就會彈出「flower」的關鍵字,可想而知這幅畫的生命一直在時代洪流存活下來。New Order 的 Peter Saville 當年本想用文藝復興時代的畫作做封面,後來逛博物館卻買了 Fantin-Latour 的明信片,順勢成為封面之選。</p><p> </p>

法國畫家 Henri Fantin-Latour 的這幅作品早就被收納在英國 National Gallery 展覽,不過這不代表他的 legacy 就這樣上了神台然後脫節,因為時至今日,在 Google search engine 輸入他的名字,就會彈出「flower」的關鍵字,可想而知這幅畫的生命一直在時代洪流存活下來。New Order 的 Peter Saville 當年本想用文藝復興時代的畫作做封面,後來逛博物館卻買了 Fantin-Latour 的明信片,順勢成為封面之選。

 

<p>一向行事低調,從沒透露姓名、樣貌的 Banksy,當年突改作風跟 Brit pop 大 band Blur 合作一事,一直令人摸不著頭腦。因為 Banksy 的個人行為及作品一向甚為 anti-social,Disamaland 就是好例了,最後他自己回應大眾,稱自己仍對一切商業性的活動及事物極為討厭,不過他不會跟錢作對。Banksy 對 Blur 說自己從未看過對方的演唱會,因為每次他們開騷,自己就在場外噴花他們的海報。CD 上的 graffiti 真跡在 2007 年的售價為 7 萬 5 千磅。</p><p> </p>

一向行事低調,從沒透露姓名、樣貌的 Banksy,當年突改作風跟 Brit pop 大 band Blur 合作一事,一直令人摸不著頭腦。因為 Banksy 的個人行為及作品一向甚為 anti-social,Disamaland 就是好例了,最後他自己回應大眾,稱自己仍對一切商業性的活動及事物極為討厭,不過他不會跟錢作對。Banksy 對 Blur 說自己從未看過對方的演唱會,因為每次他們開騷,自己就在場外噴花他們的海報。CD 上的 graffiti 真跡在 2007 年的售價為 7 萬 5 千磅。

 

<p>Sigur Ros 不止在大碟封面用上 Ryan McGinley 的照片,更在碟內歌曲向對方的攝影作品致敬,McGinley 亦為這隊冰島樂隊執導 mv 《Varúð》。</p><p> </p>

Sigur Ros 不止在大碟封面用上 Ryan McGinley 的照片,更在碟內歌曲向對方的攝影作品致敬,McGinley 亦為這隊冰島樂隊執導 mv 《Varúð》。

 

<p>Damien Hirst 一向跟音樂甚有淵緣,特別是 rock band,Blur 的《Country House》mv 就由他執導。 Red Hot Chili Peppers 曲風雖然 funky,但歌詞卻經常觸及社會話題,又不時在 mv 展示藝術品,或以行為藝術作拍攝主題,以 Erwin Wurm 的 One-Minute Sculptures 貫穿《Can't Stop》mv 就是例子之一,充滿人文學 ideology,跟 Damien Hirst 當然一拍即合。</p><p> </p>

Damien Hirst 一向跟音樂甚有淵緣,特別是 rock band,Blur 的《Country House》mv 就由他執導。 Red Hot Chili Peppers 曲風雖然 funky,但歌詞卻經常觸及社會話題,又不時在 mv 展示藝術品,或以行為藝術作拍攝主題,以 Erwin Wurm 的 One-Minute Sculptures 貫穿《Can't Stop》mv 就是例子之一,充滿人文學 ideology,跟 Damien Hirst 當然一拍即合。

 

Photo Courtesy of Getty ImagesGraphics Prepared by Jun Chong

Load More